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三峡移民陈晓晨:习惯了角色变更

2018年09月27日 10:20:19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为响应国家“百万工程”的号召,出现一个特殊的群体——“三峡移民”。十几年过去了,他们生活的怎么样?安徽师范大学“赴江北:关注三峡移民,助力乡村振兴”社会实践团队走向他们的“前世今生”,探求他们人生的几重梦与影。

2003年以前的陈晓晨还在重庆钢铁厂做车间主任,每天在家和厂房来回奔波,以为会一辈子重复这种虽无聊但稳当的日子,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变化来得太快,他即将要迎来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在船上的几天基本上没合眼,最大的想法是到新家以后能睡个好觉,谁知道却怎么都睡不着。”如今正傲然屹立的三峡大坝,物理构成上是坚不可摧的钢筋混凝土,而精神基石则是百万移民的无私奉献。陈晓晨就是百万移民中的一个,平凡却伟大,2003年8月23日,陈晓晨坐了4天4夜的船从重庆开县辗转来到了马鞍山含山。当然,从船上一起飘过来的除了行李,还有他对故乡、对亲人难以割舍的眷恋。

当地政府早已派车等候,直接把分在含山县林头镇的6户移民带到了他们的新家,包括陈晓晨在内的20多人就这样在附近村民的注视下走进了家门。这一刻,几乎几天都没合眼的陈晓晨却没有丝毫困意,有的却是对未来的无限迷茫与郁悒。

“钢铁厂没了,我只能另寻出路,我知道像我们这种情况很难,但是再难也要咬牙干。”经过短暂的适应后,陈晓晨还是觉得要做点什么,看到附近中学有很多在外租房的学生,再看看自家的房子,他毅然决然地拿出了几年的积蓄,扩建自家菜园租给学生,来赚取一些租金。

但是总不能靠一个月几百元的租金养家糊口吧?他开始找寻新的出路,想利用重庆火锅的味道在镇上开个火锅店,既能给自己留下一些过往的痕迹,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呢?仔细考虑后,他便和侄子风风火火地开起了火锅店。但好景不长,由于当时镇上风气不是很好,加上陈晓晨没有什么“帮衬”,经常这些人吃完饭就要求赊账,久而久之也就不给钱了。他作为一个“外来户”更是有苦说不出,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不仅如此,他们饭店的垃圾都无处处理,入不敷出的火锅店也只好关门。

陈晓晨带记者参观他和其他三峡移民的房子

含山县因为地理和历史原因,和巢湖显得十分“亲近”,因此,村里更多人选择去巢湖谋生。火锅店的失败经历并没有打消陈晓晨的创业念头,他决定去巢湖闯闯看。几个月的观察期过去了,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巢湖学院,他决定在那儿开一家饭店。几年顺风顺水的生意让他在巢湖成功买房安家。即使后来因为巢湖学院改制而被迫关停这家饭店,他还是为当初的决定感到庆幸。

谈起现在的职业,他笑了笑,似乎很满足,就像他说的那样:“以前我在工厂管理车间,现在我在公司管理运输,好像回到了过去,莫名的亲切感!”

“女儿说,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村里的三峡移民说,我是他们的一片天。”坐在小轿车里的陈晓晨看着不远处自家的二层小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说他从来没有想过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会那么难。他的婚姻之路并不顺畅,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第一任妻子意外去世,儿子发烧成了脑瘫;第二任妻子嗜赌成性,以离婚惨淡收场;直到第三任妻子的出现才让他有了家的感觉。妻子是全职太太,女儿今年刚刚考上大学,所有的家庭开支都系在自己身上,虽然有时会很累,但是至少人生有个盼头,年老也有个伴,算是大半的圆满。

说起村里的三峡移民,当初搬来的6户人家已经走了大半了,住在巢湖的陈晓晨也不经常回林头镇,但是一有什么关于三峡移民的事情,当地政府还是会首先联系他,虽然很多都是像签字之类的小事,但是他再忙也会赶回来。他说,希望这些情感的牵绊能再多一点,这样才会有更多“不得不回来”的机会。

陈晓晨的邻居田农碧虽然已经搬过来十几年了,但是她还是不能适应这个地方,气候、吃食、邻里关系都是她内心的隔阂,大小事能自己干的绝不麻烦任何人,但是如果做不了的,她首先想到的还是陈晓晨,她觉得看到他总有一种看到重庆的感觉。

从“本地人”到“外来户”,从“普通人”到“奉献者”,从“从业者”到“创业者”,从“顶梁柱”到“一片天”,陈晓晨早已习惯了角色的变更。

天色已经渐渐变暗,刚在村子里转了一圈的陈晓晨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大步往车里赶,那个卖包子的老头已经开始在那吆喝,公园的广场舞音乐也萦绕在耳边,黑色的轿车和往常一样渐渐消失在过山车式的小路间,越行越远。

[责任编辑:苏兰, 王瑀璇(实习生) ]

安徽师范大学 民生调研 移民现状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