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安徽师大学子:自打尖山支教过,从此不再是过客

2018年09月13日 10:38:25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向两边望去,目之所及基本都是连绵起伏的山脉,山脉上覆盖着杂草和树木。同去支教的人说,这里看着真美,像世外桃源,我很赞同这个说法。那些时而聚拢,时而消散的云,以及那错落有致的土坯房,都让久处城市中的我产生一种恍惚感。只有那突然打响的下铃声,孩子们在教室外嬉闹的玩耍声提醒我,这里是达州市大竹县尖山村,一个被大山环绕的村庄。

支教21天,有太多值得回忆和感慨的事情,我常常想起刚到尖山村保利时希望小学的情景。

从皖南到川东,近20个小时的奔波,作为安徽师范大学“情川皖圆梦巴蜀”山区留守儿童支教团的一名志愿者,对于我来说,与疲惫相比更多的是不安与期待。背着沉重的包裹,第一次来到保利时希望小学,落日的余晖洒在学校里仅有的两栋教学楼上,住得离学校近的孩子听到有动静便跑了过来,稚嫩的脸上满是好奇。孩子们默默地帮着志愿者们收拾打扫起来,看到这些孩子,我心里有些激动,心中暗暗坚定:“这里是我即将生活一个月的家。”

大山环绕下的尖山村

 留守是一个不能触碰的话题

 山区的蚊子极多,很多志愿者的腿上都起了很多包,我也不例外,整个腿都肿起来。“你这么大意,被蚊虫咬了太多包容易生病啊!”母亲打电话来半是生气半是忧虑的关怀到。这虽然让我有些担心,但每当和孩子们呆在一起时,我就忘了这些疑虑。

“他们和别的同龄孩子没什么不同”,对于我而言,这些山区的留守儿童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一样。他们会爱漂亮,女孩子会在辫子上扎上小花;他们也爱玩手机,十二三岁的孩子爱在朋友圈里发自拍,配上这个年龄专属的“非主流”文字。

可是在日常相处细节中却又能感受,与城市的孩子相比,他们的不同确实存在。孩子的思想动态和成长环境是紧密相连的,为了找出他们的特别之处,我与其他志愿者一起利用周末开展“心连心”家访活动,试图开辟通往孩子们心里的路。

“爸爸妈妈平常在外面做什么啊,会经常给你打电话吗?”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无意间触碰到孩子心中的伤疤,聊天时要避免提到“留守”这二字,旁敲侧击地了解孩子的家庭情况。“爸爸妈妈离婚了。”佳佳的回答让我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把握接下来对话的尺度。不同于我的沉默,佳佳对这种情况十分坦然。“姐姐,妈妈走了好多年了,我都快忘了妈妈长什么样子了。”像佳佳这样的孩子村里面还有很多,在聊天过程中,有的孩子会跟我说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但却回避自己是留守儿童这个事实。

成年人都会自己我保护,而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在小小年纪经历一次次的分别,提前学会了这一点,他们远比普通孩子要早熟,要敏感。在他们的世界观里留守是被抛弃的近义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我们这些前来支教的志愿者给予的信任和依赖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在缺失的陪伴中,这群孩子努力保存中每一份关爱,努力长大。

村民用热情的笑容接待者来家访的志愿者

还会再相逢

离别的那天,几个小女孩找遍了各种理由赖在志愿者们的办公室,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在门框边扒着向里面偷看,一会又来递上自己做的贺卡。

离开尖山村后,我还和孩子们保持着联系。在支教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短期支教的意义,作为一个来自象牙塔里的支教者,要时刻保持痛苦和清醒,绝不能以爱心之名标榜自己的崇高。短期支教绝不能来时匆匆,去时空空。短短21天,我逐渐明白了陪伴的力量。我添加了孩子们的微信,孩子们会经常发来一些没头没尾的消息,有时候甚至只是一句“姐姐姐姐”。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孩子们想我们了,他们渴望陪伴,哪怕只是来自网络的另一端的安慰。

我们在孩子身上看到了社会的现状,看到了瓶颈与冲突,看到了渴望关怀的眼神,我们自己也从中得到了成长。川队赴川支教已有十年之久,十年的经验,让团队并没有停留在单纯的陪伴和支教上。渐渐地,川队通过一次次的走访,力图给每个孩子建立成长资料档案库,精确到爱好,性格特点,课堂表现,家庭情况。同时,川队通过十年的积累,也带动更多的人开始关注支教,关注山区儿童,而“关注本身就是改变的开始”。为了孩子,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这是我们志愿者们共同的初心。

志愿者和孩子的合影

离开那天,成成扭扭捏捏的递给我一张纸条,叮嘱我在她离开之后才可以看。等孩子走远了,我打开了纸条。她才5岁,认不得几个字,那纸条上有各种拼音和划掉错别字的痕迹。上面写着:“姐姐,请你不要走好吗?”放心,姐姐明年一定再来!我把纸条叠整齐,放进上衣口袋,在心中许诺到。

[责任编辑:盛楠 ]

尖山 安徽师大 学子 过客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