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石大学子三下乡 寻访非遗文化饽饽磕子

2018年08月06日 15:02:42 来源: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作者: 字号:TT

7月24日,调研队前往即墨图书馆,搜集与饽饽磕子有关的资料。经图书馆管理员介绍,队员们查阅到饽饽磕子相关资料,并了解到葛村是饽饽磕子发源地。

刻刀飞转雕记忆

一下、两下,手起锤落,刻刀灵巧地飞转着,原本平实无华的木头上鱼纹恣意地生长着。

“每个人的制作方式都不一样,手工制作品是不可复制的。要多看多听,一次是不可能成功的,要多尝试,多琢磨。”王志超师傅一边细细雕刻,一边向队员们讲到。

7月25日至26日,调研队前往葛村拜访饽饽磕子年轻一代的手艺人王志超师傅。据王志超师傅描述,饽饽磕子在葛村已有几百年历史,曾经家家户户都有饽饽磕子制作人,可谓是规模宏大。但如今坚持下来的人越来越少,饽饽磕子也逐渐没落。

当成品摆放在队员们面前时,细腻而精致的模具让每一个人都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王志超师傅擦了擦脖子上的汗,和队员们说:“做这个要耐得住寂寞,一刀不注意,整个磕子就毁了。”

王志超师傅又表示,一个手艺人至少要跟师傅学五年才能出师,而现在有很多人只一两年便急于求成,做出来的东西终归是少了几分灵气。

走街串巷访村民

七月流火,即便是月末,可即墨的天气依旧是热得惊人。而这种天气里,树下、墙角总少不了聚在一起乘凉聊天的村民。

7月26日,调研队前往即墨葛村采访当地居民。经采访了解,村中曾经有许多人手工制作饽饽磕子,可因售卖无路等原因,大多老一辈制作者早已放下刻刀。这令人十分惋惜,而他们大多也没有再教出徒弟,把自己的手艺流传下来。同时也有少部分年轻人表示在制作饽饽磕子,他们通过淘宝等网站售卖可以获得不少的收入。

饽饽磕子面临后继无人的主要原因还是销售途径窄、手工成本高,同时宣传度不高叶世德少有人知道这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也急需一批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的新一代手工雕刻者将其传承,使得这门手艺不会失传。

即墨古城寻传承

    7月27日,调研队拜访了即墨古城中的技艺传承人王丕文先生。王丕文先生十四岁开始学习饽饽磕子的雕刻,这一坚持便是四十载。他说:“一直做下来的人少啊,更别提往下传了。”说着他又向队员们展示了他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以前电刨子给弄断了,这接上了四根,食指接不上了。当时是真的想放弃。”王丕文先生笑的笑中隐藏着辛酸,“之后政府找上我,说这手艺不能丢啊,还要靠你发展着呢。”同时他也表示,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它得一辈辈的传下来。

当问到传承,王丕文叹了口气说到:“我以前带了五个徒弟,现在全都不干了。现在收益少了,挣不了多少。要学也只能逼着他们学。我儿子他白天上班,我逼着他学,他必须学,可以不以它作为谋生手段,但是得会这门手艺。等他将来退休,还可以把它制成工艺品。”他和队员们讲,这几年机器生产对他们这些手工艺人影响太大了,挣不上钱,做的人就越来越少。但他又十分肯定:“在青岛这儿,饽饽磕子我们一定不让它失传,机器会慢慢的淡出去,相比与它,手工更加优秀。”

离开古城,队员们心里都震惊于王丕文先生对饽饽磕子的执着于热忱,同时也为饽饽磕子今后的命运而担忧:即使有政府支持,可饽饽磕子宣传依旧不到位,而近几年机器生产的饽饽磕子大量出现,买家分辨不出两者区别又致使大批客户流失,手工制作者便越来越少。但如同调研队之前拜访的王志超师傅所说:“手工雕刻是有灵性的。机器造不容易做坏,但机器制作的就比较死板。”机器制作不应取代手工制作的地位,而社会也急切地需要如王丕文、王志超师傅一般、有工匠精神的新一代传承者,来继承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记忆。

民俗展馆存过往

7月28日,经过一路奔波,调研队来到了青岛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

一进大院,明晃晃的铁锁阻挡了队员们的脚步,经打听,队员们找到了展馆负责人王女士。王女士十分热情地接待了队员们,并表示由于这里少有人参观才会锁门。在展馆三楼,调研队找到了展出的饽饽磕子。这些饽饽磕子看起来年代久远,木头都已经微微发黑。此外,队员还发现王丕文先生的个人介绍,还看见了他制作的巨大的鱼型饽饽磕子。展馆中不仅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饽饽磕子,还摆放着一些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工具,那斑斑锈迹仿佛在诉说着饽饽磕子的兴衰沉浮。

从王女士那里得知,民俗博览园已经很少有外来游客参观了,只有一些学生来进行调研学习。从这一点也可以发现人们对于饽饽磕子等民俗文化的关注度可以说是越来越低,而社会关注度不够,就会加速这一门手艺的消亡。

综合本次实践调研,调研队总结出如下几点致使饽饽磕子手工技艺不能传承发展的原因:1.政府有所支持,但支持宣传依旧不广泛,很多人还是不了解饽饽磕子;2.年轻一代多选择上学读书,而不愿继承饽饽磕子制作手艺;3.手工制作难度大,耗时长,并且前期需要跟随师傅学习很久,多数人缺乏持之以恒的决心而半途放弃;4.机器生产成本低、利润高,并且消费者难以分辨手工与机器两者的差别,这使得手工销售的门路越来越窄,匠人无法养家糊口,只得放下刻刀另寻出路。由于这些因素,饽饽磕子的手工雕刻技艺仅仅限于在即墨及周边地区发展,并不能为多数人认可、继承。而我们正需要一批赤诚而热忱的新一代工匠去继承它、发扬它,同时也在一定范围限制机器生产,以最大的可能保护这门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

[责任编辑:张洪涛, 王熙岩(实习生) ]

三下乡 非物质文化遗产 饽饽磕子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