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深度 | 浴室问题为何积重难返?

2018年05月09日 11:10:32 来源: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作者: 字号:TT

下午两点半,北区浴室旁,炽热的阳光烤得两旁的树耷拉着脑袋,透过树的枝叉撒下斑驳的影子,碎了一地。路人在浴室门前行色匆匆,只有几个拿着洗漱用品,早早等在门外的学生会向浴室投去企盼的目光。

兰州地处中国的大西北,兰州大学榆中校区位于偏远的榆中县,和许多北方大学一样,兰大的洗浴场所是两个公共的大澡堂,分为南北区。较南区浴室而言,北区浴室要“奢华”一点,相对完善的刷卡系统,看起来崭新的门窗,还有用隔板建立起来的更加私密的空间。对于学生来说,花同样的钱当然选择更好的服务,于是北区浴室便成了更多人洗浴的首选之地。不过这个多数人眼中要相对好一点的北区浴室也只是停留在相对好而已。自兰州大学三个年级迁入榆中起,它便投入使用,到目前已经是第18个年头,十多年的修修补补,见证了北区浴室的沧桑变化,时间在它棱角日益分明的面庞上刻下了道道岁月的印痕,如同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在一代又一代兰大人的更迭中愈发显得萧索破败。

北区浴室

1 险象环生

“这排喷头怎么又不出水了?”“这水怎么这么烫呀?”“这水好冷呀”……抱怨声在南区浴室此起彼伏,几个女生在里面不停地叫着保洁阿姨调下水温。这样的状况在南区浴室并不鲜见,屡修屡坏的喷头、忽冷忽热的水温、漏水的屋顶,加上没有隔板的暴露空间,学生诟病已久。

喷头是浴室一个老而难的问题。

浴室坏掉的喷头在喷水

对于“老是修老是坏”的现状,后勤维修师傅冯贵也表示很无奈,这肯定的嘛,这本身就是个消耗品。后勤主任孙墨给的说法则是“所谓屡修屡坏主要是由于水质太硬容易产生水垢,所以喷头经常堵塞,不到一个星期就得换”。在此之前浴室采用的是镀锌钢材质的喷头,从本学期开始,后勤将部分坏掉的喷头换成了塑料材质,当问及为何换成塑料材质时,校方措辞不一。孙墨给的说法是“实际上这个塑料的、铁合金、铝合金没有多大关系,它都在堵,它就是塑料的也在堵,那个铁合金、铝合金时间长了它还得堵。”北区浴室保洁人员说是“在做实验嘛。”而南区浴室收费人员王嘉勋则直言不讳,“现在有些是塑料的,因为,唉,塑料的便宜……”对此王嘉勋也耿耿于怀,“它这个喷头,确实啊,你们不满意,我们自己都不满意。他这个进来的东西经过热水一烫,完了它就变形,就裂开了,水就乱冒。对此后勤又欲购进铜质喷头,至于效果如何,时间会给出答案。

塑料喷头

欲购进的铜质喷头

困扰同学们洗浴的并不只喷头一个问题,冷热不均的水温引发的笑料,也成为兰大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南区浴室采用的混合阀,可以自己调节水温,但是在使用过程中并不能及时控制水温。学校使用锅炉产生蒸汽,利用蒸汽来为浴室、食堂、游泳馆、开水房提供热源,囿于榆中校区热源设备和锅炉房吨位不足,便出现了孙墨口中的“小马拉大车”的怪象,直接导致南区浴室供热不足。孙墨表示,“从北区锅炉房生产到南区,那是最末端的,中途就被游泳馆、一食堂、二食堂、清真食堂截留了,截留的过程中,我们首先保证食堂的使用,洗澡略次,然后才能考虑到其它的。”要从根源上解决热源问题,就是要增加锅炉,增加蒸汽锅炉的负荷,孙墨坦言,“现在报告也都写了,热力公司正在出新政策。”

北区浴室旁的锅炉房

喷头和水温问题只是百孔千疮的浴室中的冰山一角,相较于前者在洗浴体验上带来的不适,可能解决由于换气不及时而引发晕厥的现象才是当务之急。孙墨提到,“冬天的时候容易缺氧,出现很多次晕倒的情况。”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浴室问题层出不穷,险象环生的背后引发的是对后勤服务态度与服务质量的拷问。

2 维修申报的上传下达

诸多问题悬而未决,浴室环境的改善也并非仅仅停留在简单的救过补阙上,大规模的整体翻修已经在酝酿之中。

后勤维修主管谢林说道,“就是到2019年,110周年校庆之前把好多这个基础设施和设备更新。”他的话很快得到了证实,在被问及南北区浴室申请维修的流程时,孙墨向我们展示了一份名为《榆中校区南北区浴室整体改造项目》的活动申报书,这份申报书在三月八号也就是本学期开学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并列出了详细的预算明细。

申报书

申报机制的繁冗也是浴室问题积重难返的一个重要原因。

浴室维修的申报有一个相对严谨的流程,首先是发现问题,诸如水温不均、学生昏厥等现象由浴室工作人员反馈给后勤领导,然后查找原因,就浴室换气扇而言,孙墨给我们举了个例子,“比如我们现在还用的荷叶式的那种换气扇,功率不够,效率不够,中间的空气换不了。”对此后勤决定采用新技术,通过对三北地区高校浴室的考察,学习成功的案例,用以改善榆中校区浴室换气不畅的现状。查明问题的症结后便是进行预算,“这种方式好,我就采用这种方式,找一家建设单位,在网上询问,需要多少钱?两百万?好,那我们就预算。”有了预算明细,紧接着就是立项,列出整改项目,形成申报书,孙墨将报告完善,上报后勤总经理会,由受理者交由总经办决策,决策完毕就是资金的划拨。“谁出钱,有人出钱,那么就好办。”说到这孙墨摊开双手示意,似乎一切矛盾最终都归结到了钱的问题上。而最后资金是否下放、下放多少,则直接决定工程能否开展以及施工效率与质量的高低。在浴室维修这块领域,钱是万能的,不论什么疑难杂症,资金划拨到位总能药到病除。

浴室维修申报的上传下达,一言以蔽之,即发现问题、分析原因、解决问题的过程,在这张看似严谨的流程的面容下,似乎无可挑剔。我们对这样一套申报体系不置可否,若其间纷繁复杂的细枝末节处理及时妥当,澄源正本自然指日可待。

3 推陈出新

3月14日,后勤集团官方网站上的一则通知将浴室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各大校园媒体争相报道。

“为引导师生节约用水、合理控制淋浴时间,后勤计划于3月19日起,浴室按照淋浴时间收费。”这则通知大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效果,一时引发热议。

在此之前,浴室收费一直是2元每人次,这意味着你可以在里面待到你想出来为止。对时间的不加限制,造成的是资源的巨大浪费。孙墨表示,“这个主要是杜绝恶意在里边儿甚至把自己的衣服都拿进去洗的人,这个我们经常都能够发现。” 

新政的出台并非一气呵成,到3月19日,浴室依旧沿用旧规,孙墨给的说法是“机器还未运过来,网络通讯中心的员工还没有过来安装。”九天后,也就是3月28日,计时收费设备悄无声息地入驻南北区浴室,从此榆中校区浴室正式告别了2元刷卡时代,登上了计时收费的舞台。

浴室收费有一个阶梯标准,男生40分钟以内2元每人次,40至60分钟5元每人次,超过60分钟10元每人次,女生则在男生基础上增加了10 分钟。后勤集团总经理吕千里坦言,“我专门给女生比男生多设置了十分钟,没有给上头说,自己做的决定就实施下去了。”至于这个阶梯标准是如何产生的?有没有科学依据?孙墨讳莫如深,“这个……依据的话……这是学校财经委员会定的价格和时间段,我没有参与这个会我也不是委员。”

新政推行的当天,北区浴室刷卡处的值班室增加了一位工作人员,改变了此前男女生一同刷卡的状况。“为了节约时间嘛,实际上也是节约同学们的钱,你在那排着队,那卡里还消费着呢。”北区浴室工作人员笑着说,这其实也减轻了他们的工作负担。但是学生们的态度则判若云泥,多数同学对新政都比较反感,相较于前面的两元刷卡时代,新政在洗浴时间上的设限实质上是洗浴费用的增加,学生自然不乐意,“不愿花更多的钱洗澡”是大家的共识。

纵观全国其他高校,南方多数大学的学生公寓设有独立卫浴,普遍采用一人一卡制的计时收费模式,不采取阶梯收费;北方大学有计时、计流量等方式。

图为华中科技大学的淋浴收费标准

在孙墨看来,榆中校区目前实行的阶梯收费标准并不能达到理想效果,他比较青睐于BOTbuild-operate-transfer)模式,即建设-经营-转让。是私营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一种方式。在这种模式下,浴室收费直接与出水量挂钩,“对大家都公平。”

孙墨在微信向领导提建议

学生甚嚣尘上的反对声在新政与旧规的更迭中逐渐式微,推陈出新已然势在必行。

4 其实我也很无奈

浴室状况频出,矛头最直接地指向了后勤维修部门,然而维修师傅对屡修屡坏的现状也深感力不从心。

南北区浴室每周都会停休一天,北区是周一,南区是周四。停休的这天主要是对浴室整体检修,更换坏掉的喷头,进行大面积清洁消毒。

维修师傅在检修喷头

“咱这个喷头为什么这么容易坏呀?”

“像有些娃娃们呀,直接‘啪’调过去,手一动水就‘嘭’喷出来了,喷出的压力特别大,把那喷头就弄坏了。”冯贵满脸抱怨,在整个交谈过程中这句话他强调了三遍,并补充道“还有些娃就直接脚踢上去了。”并且用丰富的肢体动作展示了学生是如何对浴室喷头“拳打脚踢”的,表现得很无奈。

“那咱浴室坏掉的喷头为什么不能及时处理呀?”

“人少,招不来人,就那么几个人在那儿弄。”说这句话时冯贵眉头紧锁,表情很复杂,泛黄的眼珠发出黯淡的光,露出极其无奈的神情。在冯贵眼里,人力不足是致使浴室问题得不到及时处理的一个瓶颈,就五六个人,得负责浴室、暖气、下水道、化粪池等各个方面的维修,人力供不应求与浴室问题亟待解决相互掣肘,问题被搁置便也无可厚非。

当谈到为什么招不来人的时候,冯贵表现得很委屈,“工资低嘛,兰州市最低工资,一千四五,干的还都是脏活儿累活儿。”在这样一个多数人看来似乎付出与报酬不成正比的行当里,维修师傅俨然成了弱势群体,他们只是重复地做着手头的事,不会去关心喷头是不是屡修屡坏,水是不是忽冷忽热。

五六个人的维修团队,承载着多个维修领域的重担,若是事情稍多一些,便会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对于这样的现状,维修师傅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为什么现在开始整改呢,之前这些问题也是存在的呀?”

“没人提。”孙墨说的很轻松。

榆中水质的特殊、申报流程的繁冗、后勤供应的不力、学生发声的微弱,使得浴室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伴随新政的出台,它究竟会以何种形式改变,是留给时间检验的一个命题。        

(注:文中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苏兰 ]

校园 后勤工作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