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宪法日】于欢案一审:关于正当防卫司法认定偏差研究

2017年12月04日 10:24:29 来源: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通讯站 作者: 字号:TT

从案件相关内容来看内容来看,聊城中院对“于欢案”做出的一审判决: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 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未免过重,因此该案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争议,主要争议在于:

(一)、于欢的行为是否是故意伤害

按照本案一审判决书的说法“被告人于欢持尖刀捅刺多名被害人腹背部,虽然当时其人身自由权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辱骂和侮辱,但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和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利被侵犯的现实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所以于欢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于欢的行为,确实属于故意伤害而非正当防卫,然而如果结合不法侵害的定义来看:不法侵害即因犯罪行为或其他违法行为侵犯法益的行为。也就是说,只要对人身自由、财产有侵犯就属于不法侵害。综上,在我看来,于欢的行为明显不是故意伤害。

(二)、于欢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在于欢不是故意伤害的条件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然而,如何定义“必要限度”,在不同的情况下,“必要限度”必是不同的,因此,若没有一个详细的标准去定义“必要限度”,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界限是相对模糊的。由此,本案中,于欢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难以给出答案。

二、相关原因

“于欢案”并不是第一例存在司法认定偏差的案子,造成这种正当防卫司法认定偏差的原因有:

(一)、普通百姓所掌握的案件信息量与判决书上陈列信息量有不同

本案中,判决书对杜志浩对于欢的母亲苏银霞实施侮辱的情况只是讲杜志浩等人对于欢母子有“侮辱言行”,并未消息描述,侮辱的真实程度,我们无从知晓,且于欢身上的伤是判决书中未提到的,这在某种程度上,引导了判决结果的走向。

(二)、法律对正当防卫的定义存在缺陷

(1)、难以界定

正当防卫须满足的条件之一是“必须是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的时候”, 以本案为例,本案中,从判决书结果来看,对于不法侵害结束时间的认定,是警察来了之后,然而实际上警察到达之后并未作出有效举动,那么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不法侵害是没有结束的,然而,法院判定,警察到场时不法侵害结束,争议由此产生。

(2)、要求严苛

中国司法实践中,常因“自卫者是否对不法侵害起因有责任”来判定是否正当防卫。如被告的自卫者在纠纷起因或纠纷升级上具有责任,那么则认定为“相互斗殴”,那么按照这种说法,于欢及其母亲借高利贷可视为对不法起因有责任,以致这是一场“相互斗殴”。法律之规定“对不法侵害起因有责任”,却没有规定根据引起不法侵害起因的责任与施害者应负责任的相对大小来决定结果。虽说“执法必严”,但这里的“严”并不是指完全死板的按照条文判案,况且是面对有一定缺陷的条文,而是指一种以严谨的态度去判案。

这种两缺陷存在的后果是:

(1)、舆论对判决结果有导向性

比如说当年的“邓玉娇案”,事出后,网上大批网友出来赞颂邓玉娇,最后导致判决结果与理论不同,发生偏差。然而,许多舆论的制造者对法律并无很多了解,可能就会导致判决结果不公,可能冤枉一个无罪之人,也可能放过一个真正的罪犯。

(2)、容易产生争议,法律公信力会受到一定程度的质疑

本案的一审判决结果令很多人为于欢抱不平,在社会上引起较大争议。鉴于本案的影响力,或多或少对法律的公信力产生负面影响,“正当防卫”并不是唯一一个会引起较大争议的定义,于欢案也不是唯一一例因“正当防卫与否”产生争议的案件,长此以往,罪犯钻法律的空子,本应无罪的人被加以罪行,这样是不利于法治社会的建设的。

[责任编辑:张洪涛]

司法 正当防卫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