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实践故事]最后的“守艺人”:老铜匠的技艺何去何从

2017年07月31日 16:29:39 来源: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 作者: 字号:TT

7月12号,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暑期社会实践团队——铸匠梦之队的队员们专程赶往郧西县香口乡,只为寻找散落在民间传统 “守艺人”,并深入了解他们的故事,用心体会他们的精神,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现状,用笔传递他们的事迹。让更多人了解到中国的传统手工艺,引起社会各界对传统手工艺的关注。

在郧西县的香口乡,有一位技艺精湛的铜匠——钟世学,钟铜匠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铜匠,也是乡里唯一的一位铜匠。

“叮叮叮……”伴着这欢快的敲打声,队员们来到了老人的铜匠铺,看到队员们的到来,正在敲打铜片的老人急忙放下手中的活,拍了拍手上的灰,站起身来,迎接队员。

一杆水烟袋,三代传承打铜人

表明来意后,对于有人重视到他这门手艺,老人很高兴,忙招呼着队员们坐下来,就打铜的经历,聊得热火朝天。不一会儿,只见老人取下了挂在墙上的水烟袋,夹了块儿火炉子上的木炭点燃,吸了两口,盛水斗里竟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队员们对这稀奇的“古董”以及这独特的吸烟方式目瞪口呆。老人见状,笑着说:“这水烟袋啊,用白铜、黄铜做的,现在是少见,它可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得有两百多年了!”

钟铜匠拿出烟袋,趁闲吸两口  韦佳佳摄

据悉,水烟经过清水的过滤能去除大部分有毒物质,有杀菌消毒之效并且使烟味闻起来不熏不呛。

老人介绍到,祖上两代都以打铜为生,而且都是乡里唯一的铜匠,在鸦片烟盛行的年代,很多男壮年吸鸦片烟成瘾,难以戒除,导致村里的生产力急剧下降。作为一名村干部的老爷子为了减少有害物质进入吸烟者的身体,改善吸烟者的精神状态,挺高村里的生产力,从而改善村民的生活质量。就跟随师傅学打水烟袋,从此就开启了打铜家族的大门。

老人的父亲从小就受到老爷子的精神熏陶,继承了老爷子的衣钵。“平日里打铜打累了,就坐那儿歇歇,用烟袋吸会儿烟,缓缓神再接着打。那会儿穷,买不起纸烟,家里来客人了,没啥东西招待,就用这烟袋敬烟,也算是招待客人了自己。”老人回想起年轻时父亲的情景时说道。

16岁那年,老人想着种田收入太薄,就跟着父亲学了这门手艺,那会儿流行在街上吆喝,每次去到一个村子里,找个固定点儿,村民们就上前来修东西或打点儿什么铜物件,忙完一阵儿后,就和父亲靠在大树下,拿出老爷子打的铜烟袋,待父亲吸过两口,就拿过来接着吸。现如今,自己打铜也有55年了。每次打铜都得认真,不得马虎分神,打好一个东西后,方才歇会儿,拿烟袋出来吸吸烟。有时得按着客户的要求打个物件,没灵感时,就坐那儿吸两口,思索一番,等思路想出来了,再接着打。

“这烟袋啊,可好着嘞,铜做的,不怕腐蚀,烟从水过,烟味醇和,好吸不上火。” 老人眉开眼笑地说道。 当问到有没有想过拿到市场上卖个好价钱时,老人一下子急了,忙说:“这哪行,打铜累了,就吸两口正好,几代人都这样过来的,都是有感情的。再说了,我得让咱后人看到这烟袋,就知道祖上是靠辛辛苦苦打铜谋生路的,做人呐,不能忘本!”

一双老茧手  五十五载精湛艺

老人的父亲曾经在生产队打过铜,当时,老人就觉得打铜这门手艺能赚到钱。“16岁那年,我就跟随父亲打铜了。”老人不假思索地说:“刚开始那会儿,我只能打打下手,父亲在打,我就给他拿些工具,不帮忙时,我就在一旁,看着,认真得很啊。”

没等自己完全掌握父亲的手艺,老人的父亲就去世了。“我父亲四十多岁就没在了,我那时的本领和他比差远了。”老人回忆起说道:“他没在了,铜匠铺就由我来搞了。”

由于技艺还没达到出师的程度,老人自己一个人经营起这家铜匠铺时还是十分艰难的。除了价格的给定、原材料的购买等小问题之外,要面对最困难的非上门定制铜器的客人莫属了。

老人回忆道:“就那段时间啊,顾客上门定制铜器,我都不能一次性地满足客人的要求,我一次又一次地重新修改或重做来满足顾客的需求”。老人继续说到:“有一次啊,一个顾客来我这定制个酒壶,我把刚买的几十斤铜板都用完了还没得达到客人的要求,这也和我自己的性格也有关啊,我这人嘛也很怪,做不到自己满意我就重做。”当感到心疼的队员问道“那个酒壶的出售价是否更高”时,老人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客人只要一个,自己做不好怪谁呢,就当长记性吧。”

正是这种不怕失败,追求完美的精神深藏于老人的骨子里,老人的技艺在接管铜匠铺的那时起,就在一天一天中一点一滴地积累、进步。

几十年间,老人每天积累、总结自己打铜的经验和技巧,得出了适合自身的打铜手艺并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队员们从乡里人那了解到:“乡里人都知道他,乡里的每一家都有他做的酒壶。”老人很自信地说:“只要给我图纸,知道了具体的形状、大小,就能做出来。”

老人视自己的铜为朋友,能听出其“声音”,——听敲打铜的声音,就能辨别白铜、黄铜、紫铜等不同性质的铜;听敲打铜的声音,就能知道铜经过了什么热处理工艺过程。

步入古稀之年的老人已经打铜55载了。打铜,给老人带来了美满的姻缘;打铜,给老人带来了温饱的生活;打铜,给老人带来了良好的人际。令人伤心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敲打,老人出现了胳膊疼痛、手指变得僵硬等病痛。更值得一提的是老人那一双布满老茧的手,那是一双让老人打铜技艺变得高超的手;那是一双见证老人技艺成熟的手;那是一双承载历史的手;那是一双传承技艺的手。

队员体验后的手(左)和结满老茧的铜匠的手(右)   韦佳佳摄

一对深邃眼  百年技艺何处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老人生意做的最好的时候,店铺门庭若市不说,出门修补农具时更是直接找村干部把大家要修补的铜器聚集起来,铜碗、铜壶、秤杆,有时候都忙得不可开交。讲到这,老人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被人重视和需要的年代,脸上充满了笑意。

今日的铜匠铺,只是十平米的狭小空间中,布满了烟灰的“杂物堆”。不过依靠着自己的技术与人品积攒的名气,老人不出门也依然能够给自己招揽来足够的生意,更有远处的买家千里迢迢到铜匠店铺里来打一些指定的东西。

老人说着辉煌的事迹,自信满满地站起来,向队员们展示着柜子里形状各异的各种酒壶,老人感叹着,生活虽然越来越好,三个孩子们也成了家,完全不必再像以前靠打铜养家糊口,但是把锤放下,把火熄灭,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再者,三个儿子都觉得打铜这门手艺挣不到大钱,对打铜没有兴趣,只有自己和弟弟在做最后的坚守。

“孩子们不想学,出了郧西也没人了解,实在传不了就算了吧!我也没得办法。”谈起传承,老人也是面露苦色。根据调查以及老人的讲述,整个十堰的老人如今也不过几个人了,已至耄耋的更是占多数。这些仅剩着的“守艺人”们,零零散散地分布在不起眼的小村庄里,只能够眼睁睁看着传了几代的手艺从此消失殆尽。

十六学艺,至今已有五十五载,几辈人积攒的经验与技艺,或许就要在老人这里画上句号。可能是回忆与现状的巨大反差,也有可能是这手艺就要在自己手里断了的自责,采访结束的老人,望着眼前的工具,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深邃的眼睛透露的是无奈,是无望,更是无助。

铜匠陷入了沉思  韦佳佳摄

临走前,老人久久盯着为队员们制作的茶杯,凝重地说:“你说以后看到这些我打的东西,会有人记起我们这些匠人们吗?”

“会的,没有人会忘记这份平凡而伟大的职业,也没人会忘记为事业奉献终身的人。”队员们坚定地回答了老人的问题。 

[责任编辑:夏克婷]

铜匠 技艺 艺人 实践 故事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