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免疫科学执着追梦人——记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教授唐华及其科研团队

2019年05月23日 14:10:08 来源: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山东省医学科学院) 作者: 字号:TT

唐华,浙江大学肿瘤学博士,美国EMORY大学博士后。现为山东第一医科大学二级岗位教授、“山东省引进海外高层次创新人才”和“泰山学者海外特聘专家”,“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省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奖”获得者。中国免疫学会会员、山东免疫学会第六届常务理事、山东免疫学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主委、山东免疫学会消化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山东免疫学会肿瘤分子标志物与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委,美国免疫学会会员。

唐华教授平日穿着随意、话语谦谦、做事率性、洒脱率真。平时待人和蔼可亲的他,会刷新人们对科研人员的新印象。2004年,在导师曹雪涛教授的指导下,唐华教授与师兄妹一起发现了新的DC亚群,并作为共同第一作者将该成果以封面论文的形式发表于Nature Immunology。这是中国本土第一篇在该杂志发表的研究性论文,引起国际同行的广泛关注,被同期Nature, Nature reviews in immunology和Nature immunology同时刊文介绍。

早在2006年,唐华教授发现脾脏基质细胞诱导造血干细胞分化为调节性DC,第一作者发表在Blood。2010年发现皮肤真皮DC和嗜碱性粒细胞合作共同诱导过敏免疫反应,以第一作者发表在Nature Immunology,并被Faculty1000推荐为“必读”文章。

2010年底他回国到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原泰山医学院),从零开始成立免疫所,开始了树突状细胞(DC)的研究,尤其关注该细胞对获得性免疫的调控在人类重大免疫相关性疾病中的作用。该研究所主持的“973”项目 (2015CB943200)中的第三课题(唐华教授任该课题组组长),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7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青年项目10项,省厅级课题10项。累计获国家级研究经费1300万元。

一路找寻爱上科学

唐华,生在湖北,小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做什么。大学本科时期的他读的是口腔医学专业,那时候刚改革开放才十来年,整个社会的经商气息很浓,所以他当时确定立志求学的目标也破费周折。

本科期间就迷茫的他研究生时候他被调剂到了病理学,就这样本本分分的读完了研究生,却始终没有找寻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研究生毕业后,唐华当了六年的病理科大夫。在做病理科大夫期间唐华感受到自己内心的一些小遗憾,他只能日复一日的观察病人切片,最主要的任务是判断疾病的良恶性。当时条件有限,不能够做一些对疾病产生积极影响的事情。所以,离开大学六年后的他决定离开医院,离开病理科大夫这个岗位,重新考取博士研究生从事科研,希望在医学研究的道路上有所突破。他说,只有做科研才可能发现潜在的致病机理,发现新的治疗疾病的方法,才有可能治愈疾病。如果不做科研他就只能判断疾病的种类,没办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和克服疾病。病理科的挑战性已然很高,但他更希望自己可以在人类健康道路上做出自己的贡献。

免疫调控  邂逅梦想

唐华教授多年来从事树突状细胞(DC)的研究,特别关注该细胞及其亚群与其他天然免疫细胞的相互作用对获得性免疫的调控在人类重大免疫相关性疾病中的作用。现在,免疫系统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妈妈们要带着孩子去打的疫苗,有很多就是利用免疫学理论研发的。但是他多年来研究的树突状细胞到底是什么呢?唐华教授给我们打个比方,他将免疫系统通俗易懂的比作军队和警察。他形容免疫系统具有对内和对外两种功能,对外的功能和军队差不多,御敌于国门之外、维护和平是其职责,类似地免疫系统就是消灭入侵的致病性病毒、细菌等这些“敌人”的,帮人体免除病原体入侵所导致的疾病。对内呢,就像警察,免疫系统也有维护内部稳定的作用。警察要抓“坏蛋”以维持社会治安的稳定,免疫系统也有类似的作用。比如,身体内出现了由正常细胞“变坏”(癌变)而成的癌细胞,就需要免疫系统把他们清除掉,两者作用非常相似。而树突状细胞就像是“司令官”一样,刚征来的新兵不会打仗,免疫系统就要培训他们怎么打仗,培训他们的就是树突状细胞。树突状细胞的工作就是把他们培训成空军、陆军、海军,让它们拥有不一样的职能,从而帮助人体有效抵挡病原体的入侵。

科研以外唐华更是一位好老师。因为有长时间的专业研究和实践积淀,唐教授能够灵活运用所学知识将书本上刻板枯燥的内容生动易懂地给同学们讲出来,知识如涓涓细流,润物无声的浇灌着同学们的心田,他生动有趣的课堂深受同学们的喜爱。他一直赞同一个观点:大学新入职的教师需要做几年科研之后,才能上讲台讲课。因为只有做科研,才可以接触到这门学科最前沿的东西,并有一定的领悟,才能讲出新东西来,启发学生,引领学生。如果老师只是天天讲书上的东西,自己一丁点儿也不敢发挥,这样照本宣科,不是大学老师应该做的。每个人都应该不断学习,每天进步一点,使自己更加完善。而做科研创新,就要不断的阅读书籍和相关资料。不做科研,触摸不到国际前沿,就没法给学生传递新鲜的知识。

回归故土从零开始

说到从国外回来的原因,唐教授还是感触颇深的。一是自己的亲人都在国内,亲人间的思念之情促使着他回家。二是在相比较国外,在国内发展机会可能会更多一些。而且国内现在发展比较快,需求大,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山东省医学科学院)泰安校区给予他比较充足科研经费支持。

2010年底,唐华教授回国从零开始成立免疫所。新的实验室需要积累,就像什么事情都要积累一段时间才能有结果一样。但前期的积累也并不是说没有东西可以产出,但他的想法是没有太大用处的东西就不要产出。一个好的想法,一个别致、缜密的创意,都需要长期的思考和充足的积累才有可能产生。在他眼里,如果你没有对这个东西挖得更深、更前沿,你发表以后贡献不大,就没必要发表。所以他经常反复会跟自己实验室里的人说,在你写一篇文章之前可以这样问问自己,如果你的领域里面没有这篇文章,会不会有损失?如果是真的不可替代,就发表出来,如果科研领域里类似的文章已然很多,就没有必要发表。文章的发表、观点的提出最好是对学科的发展要有一点点的推动作用。但他也坦言,在目前的人事体制下,要完全做到有很大的阻力。

在唐华教授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牌子,写着“时间宝贵,闲谈不超过5分钟”,其实他是很不喜欢被采访和进入公众视野的,因为做科研,搞研究在他看来都需要静心凝气,全身心投入进去才可以。但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自己的经历或许对同样迷茫的同学有所启发,慢慢地转变了自己的观念,逐渐认识到这不是在做秀或炫耀,而是一种责任。他认为自己有责任通过自己的事迹让同学们了解并热爱科研。他寄语学子们:“大学时代学习正当时,要目标明确的持之以恒的前进!”

工作中的唐华严谨认真,工作多,娱乐少,但唐华教授说他虽然很少出去唱歌跳舞,但并不代表他不会,他略带骄傲地说到自己打乒乓球也是经常胜出的,唱歌也挺不错的,只不过目前科学研究阶段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做那些事情了,一门心思扑在工作和科研上,才能笨鸟先飞。

我们都知道科研这个东西对普通的人来说真的很难,但唐教授却说这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他说,做科研肯定要发现新的东西,世界上最前沿的东西,这是基本的职业要求,也是自己内在的驱动,每个真正的科研人员都是这样的。在外人看来,科学研究可能会很苦,在唐华看来,做科研跟艺术创作一样,是很美妙、很激动人心的事情。做科研时的简单、轻松、自由也是他热爱科研的一个原因。他说:“在实验室里我很轻松,不用去想任何其他事情。我会感觉到,这个世界就是我的,没有其他任何限制,总之是一种挺美好的感觉。” 只要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能坚持住。如果你自己都不喜欢,肯定是坚持不下去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兴趣也是可以培养的。虽然很难,就像稻盛和夫先生说的工作本身就是一种修行,要在工作中找寻乐趣,排斥工作是没有意义的,那样只能让自己更难受。最好的境界就是把兴趣和事业有机统一,醉心科研就是他的精神追求。

唐华教授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实验室,都留给了科研,对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的教育也不能做到事必躬亲,常常想起来也是很内疚。当问及孩子的教育的时候,他说,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你陪伴他成长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方式是努力成为他的榜样,比如在家里,父母自己看书不看电视,孩子潜移默化的也是爱看书不看电视。好的父亲会对孩子有正向的启发,对他对自己人生有清醒的规划和决定,专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并快乐的进行,这也是对孩子的陪伴和对家庭的责任,也是自己浅浅的安慰。

科研无涯  孜孜以求

积累了如此之久,唐华和他的科研团队终于成功申请到了“973”项目。唐教授回忆到,他们当时申请“973”这个项目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成功。他们当时是三个免疫学教授一起申请的,一位是独立的免疫学教授,还有一个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免疫学教授,他们都来自清华。其实,当你知道有一个很强的教授去申请了,很多人就会放弃了,特别是对于“973”这样的大项目。他们做十足的充分努力,认真去做预实验,认真去做可行性分析,却没有把握一定会胜出。

对于唐华来说,做科研是孤独的,需要自己鼓励自己,依靠自律,因为理想,所以才能坚持下来。在他看来,人只要有理想,坚持自己的事,踏踏实实的做,总会成功的。每个做科研的人肯定是对自己所在的领域感兴趣的,因为人不可能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还做出成绩来,只有喜欢才去动脑子,才去琢磨他,才能做出来。在研究的过程中遇到瓶颈的时候,他会用阅读文献的方法来驱散迷雾,降低压力,有多少沮丧,有多少百思不得其解,都在阅读和求助同行中豁然开朗。

唐教授的科研论文《Eosinophil recruitment is dynamically regulated by interplay among lung dendritic cell subsets after allergen challenge》发表在国际知名综合类学术期刊 Nature Communications(J01)上 , 影响因子 12.353。该工作阐述了哮喘再次发作过程中嗜酸性粒细胞浸润的细胞学机理。这些理论为过敏性哮喘的嗜酸性粒细胞靶向治疗提供新思路。该工作还曾获邀在2016年国际DC大会(上海)做大会报告,并获得与会专家好评。科研论文《Deleting MyD88 signaling in myeloid cells promotes development ofadenocarcinomas of the colon》首次用实验证实了,髓系细胞 Myd88 信号通过阻止肿瘤抑制性微环境的形成和肠上皮基因的改变等机制来发挥抑制结肠癌发生的作用。该工作有助于结肠癌防治药物的研发。该研究成果发表在肿瘤学杂志 Cancer Letters上。科研论文《Batf3-dependent CD8α+ Dendritic Cells Aggravate Atherosclerosis via Th1 Cell Induction and Enhanced CCL5 Expression in Plaque Macrophages》通过实验明确了 CD8a+DC 细胞在动脉粥样硬化形成过程中的重要调控作用,为动脉粥样硬化疾病治疗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该研究成果发表在 Ebiomedicine上。诸如此类的成果还有很多。

但这中间付出的辛苦劳动又有谁能真正体会得到?对于自己的成绩,唐华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骄傲,他总是说自己笨,需要笨鸟先飞,要比别人更加努力才可以。他认为外界条件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自己要勤奋努力。世界不乏聪明的人,一个人的先天条件有作用,但更要靠后天努力,持之以恒才能做出成绩。

科研这条路固然很崎岖,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选择了“一条路走到黑”,科研就是在黑暗中探索。他说,目标可以不用定的太精准,但一定要在自己的领域努力探索,力争取得一定的成绩。不要定一些不切合实际的目标。就像杨绛先生说的“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每个人都是为自己而活的,活在别人眼里容易迷失自我。

团队合力  脚踏实地

做科研工作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团队梯队凝聚力量。”唐华教授信仰一句话“人心齐,泰山移。”免疫学研究所成立以来,唐所长着手培养梯队,根据专业结构,发挥每个科研工作者的长处,用榜样示范力量带动年轻老师不断成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要发现别人的长处并对其多加鼓励。现在平台这么好,学校给予研究所大力的支持,不认真做科研,成长自己,争取作出突破性成果,那才是真的傻!”唐华经常鞭策年轻老师,助力他们的成长成才。至于未来的奋斗目标,他答到:“现在我正带领实验室成员,特别关注免疫调控在人类重大免疫相关性疾病中的作用。以这些疾病高发器官为重点,探讨树突状细胞及其亚群与天然免疫细胞相互作用对获得性免疫反应的调节在人类重大免疫相关性疾病中的作用和机理,为研发针对这些疾病的预防和治疗策略提供研究基础。唐华教授所在的免疫研究所是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山东省医学科学院)泰安校区重要的科研和人才培养基地,人才队伍配置以博士为主要青年骨干,实验室在唐华教授的引导下,培养了优秀的青年教师和硕博研究生,青年教师中有11人拿到国家基金项目,3个晋升副教授,一名博士和一名硕士在Cancer Letters以共同第一的身份发表论著。截至目前,各研究小组已成功建立了自己的实验技术体系,团队相互协作共同推进研究格局,近三年科研工作得到国内同行一定程度的认可,相关研究工作陆续发表在不错的杂志上。但要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仅2018年,实验室成员就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实验室成员伊淑莹等在Nature Communication上发表的《Eosinophil recruitment is dynamically regulated by interplay among lung dendritic cell subsets after allergen challenge》就获得了12.353的影响因子。宋俊华等在Cancer Letter发表的《Deleting MyD88 signaling in myeloid cells promotes development ofadenocarcinomas of the colon》获6.491影响因子。

唐华的科学研究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团队,在团队建设中,他觉得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做好自己的同时也在努力帮助别人,天道酬勤,他相信只要够努力,就会有收获,越努力,越幸运。用心培养人才梯队,团队和个人相互成就,团队合力完成一个又一个短期目标,进而完成一个又一个五年规划。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细想起来,人生能有几个五年可以用来登攀科研的高峰!虽然科研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也有艰难险阻,也有瓶颈周期,唐教授说:“只要能对人类对国家做出自己的微薄贡献,再苦再难也是值得!”

[责任编辑:苏兰 ]

唐华 山东 医科大学 免疫 科研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