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我的老师在湖大 | 朱郁森:处方纸上的“课堂”

2019年05月17日 09:06:06 来源: 湖南大学 作者: 字号:TT

“这种方法你们现在可能还不太理解,老师教一种更适合你们的……”综合楼里,朱郁森正在给学生们上《线性代数》,她的声音柔缓而又富有穿透力。思路清晰”讲课有方法”“上课氛围很舒服”,这些都是朱老师给学生们的印象,但学生们不知道的是,此时讲台上的朱老师腰部和腿上贴着近十片膏药,腰上也带着钢条护腰带……

朱郁森上课

“痛还忍得了,但课必须得上完”

从2006年开始,朱郁森就一直患有腰椎盘突出。2018年6月初,朱郁森腰椎盘突出疾病突然发作,这次发作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彼时正值校历第14周,临近期末,还有两周的课程。“那会儿上课的时候,站着站着,腿就会发麻、胀痛,我就意识到是腰椎的问题发作了。”当时,有同事看朱郁森情况不对劝她赶紧去医院做理疗,但朱郁森决定坚持到课程结束后再去就医治疗,“只有最后一周多的课了,而且还是很重要的复习课,还是得把课上完。”

坚持上完第14周的课,到第15周时,朱郁森的小腿已经是又胀又痛。“上课时,我完全是靠着讲台做遮掩,不停地晃动胀痛的右腿,用左腿撑着身体,基本就保持着‘金鸡独立’的状态。”但朱郁森依然决定坚持上完最后的课程,“我还忍得了,但课必须得上完,这本来就是我作为老师的工作”

坚持上完第15周最后一堂课后,朱郁森才前往医院就诊。在去医院的路上时,朱郁森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一步都走不了。

住院期间,在处方纸上为学生解题

拖延就医,让朱郁森的病情一下子恶化了,住院后只能躺在床上,疼的厉害时,止疼片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医生对于她没有及时就医而是坚持上完两周的课,感到无法理解;她最好的朋友也特地从外地赶来看她,觉得她傻,不应该。但朱郁森却觉得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就觉得把课坚持上完了再去医院。”

住院期间,朱郁森依然还惦记着学生们:“考试前夕,有学生在群里问问题,我当时还躺在病床上,住院又比较仓促,只有笔没有纸,就在医院的处方纸上面解题,然后拍照,配上语音,断断续续地给学生答疑。”

考试期间的监考和最后的试卷评阅,基本都是同事和助教帮朱老师完成的。而《偏微分方程》这门选修课的试卷,因为课程的缘故,只能朱郁森自己批改。平时能够迅速完成的工作,此时却变得异常艰难,每改一会儿朱郁森就得躺床上歇一会,缓解一下疼痛,然后才能接着改。最后整理卷子、录入成绩等工作,朱郁森也是在助教协助下,趴在床上完成的,“最后也算自己收了一个尾。”

现在回想起当时住院时的感受,朱郁森觉得就一个词:难熬。但对于自己当时的决定,朱郁森始终觉得这是自己作为一个老师应该做的,“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坚持上完那两周的课。”

我是在做“叶”的事业

自2018年6月初发病,一直到2018年国庆期间,朱郁森一共住了三次院,而到目前为止,朱郁森都没有恢复到2018年6月初发作前的状态。这学期刚开学时,她还一直在服药,但药物的副作用又让她咽炎发作,影响上课,于是她只好停药。

这学期,朱郁森承担了八节《线性代数》课、两节《高等数学》课的授课任务,“有时候上课久了,腿都会发麻发胀。”腰椎盘突出的疼痛时刻伴随着朱郁森,尽管每天都需要贴上十来张膏药来维持基本的活动,上课的时候也时不时地需要保持“金鸡独立”的状态。但是,朱郁森带给学生的一面,完全是一种年轻态、亲切温柔、值得信赖的样子。

“朱老师是一位很风趣的老师,有时候还会把数学知识点与某些人生道理结合起来。”

“朱老师会带着我们举一反三,我会不自觉地跟着老师的思路走。”

“老师讲课讲的很细致、很投入,很在意我们懂没懂”“课后在群里问问题,朱老师都会抽空一一回答,很耐心。”

为师近二十载,朱郁森最大的感悟和收获就是“喜欢”:喜欢当老师;喜欢看到学生听完自己的课后恍然大悟的样子;喜欢看到有学生想要活成自己现在的样子。

“泰戈尔说过:果实的事业是尊贵的,花的事业是甜美的,但还是让我在默默献身的阴影里做叶的事业吧。我觉得这么多年,我就是在做‘叶’的事业。”朱郁森说。

[责任编辑:苏兰 ]

课堂 老师 朱郁森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