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贺予飞:最美好的时光,是求学的这整十年

2019年02月01日 14:56:24 来源: 中南大学 作者: 字号:TT

 

贺予飞
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2015级文化产业学博士
从2008年进入大学
到2018年博士研究生毕业
此十年
贺予飞走过的是一条稳健扎实的求学之路
“在矛盾中寻辨自我,爱诗与评”
她说所行之路
没有什么挑战,又处处都是挑战
但还好,她手中有诗

求学不易
但遇到了最好的老师和伙伴
以及自己

谈到对十年不间断的学生生活的感受,刚踏入工作岗位几个月的贺予飞说,是庆幸,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2012年,贺予飞考入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开始攻读文艺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对她来说意味着全新的起点。从正式成为一名硕士研究生那一刻起,贺予飞便在心中暗暗埋下一颗种子:要成为一名学者。“这是我非常明确的目标和未来的方向,我很享受读书带给我的快乐,更享受科研带给我的快乐。”

硕博期间,贺予飞共发表论文30篇,其中CSSCI来源期刊3篇。主持中南大学自主探索创新项目2项,作为项目主要成员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3项,作为项目核心成员负责及参与地方级项目7项。她步步扎根科研,六年按时按质完成硕士、博士研究生所有课业,顺利毕业。2018年,贺予飞的十年求学生涯结束,进入湖南商学院成为一名教师,梦想的种子得以生根、发芽,最终破土而出。

这是我们的可知。不可知的是,在贺予飞被冠上“学术大神”之名的背后,掩盖的是一名严谨刻苦的研究者,在20余岁的年纪里,从文学跨学科到管理学,在行至海中央又几乎从头再来的勇气和不易。

贺予飞本科读的是汉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选择了文艺学专业,这两个专业之间的差异对她来说并不存在难度,但博士研究生所选择的文化产业,对高中便已选择文科的贺予飞来说,跨度很大。这是一次逼着自己跳出以往专业“舒适区”的选择,需要“破茧”的准备和决心。

开弓没有回头箭,九层之台,起于累土。读博的第一学年起,贺予飞便开始频繁往商学院跑。

“那时候我已经是一名文化产业专业的博士在读研究生,但是商学院本科生所需掌握的一些基础的理论,我可能都一窍不通,关于管理学方面的知识储备可以说是为零。博一开始,我开始去商学院旁听他们的课程,在掌握基础知识之后,博二我在继续学习理论的同时开始研读相关论文,慢慢学习建模的方法。回想起来好像也就这些,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我真的要感谢我的同学、师兄和老师,多亏了他们的帮助,我才能这么快地进入到这个学科。”

贺予飞轻描淡写几句话,说完了跨学科之初最难的那段日子。而有一个细节是,为了弄明白一个数学运算公式,她对着那个公式盯了整整三天,晚上躺床上闭着眼睛也想着,整个人沉浸在里面,很痛苦,但问题一定要想透彻。

常常有人问她,如何沉下心来坚持做科研?本来在她看来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被提问的次数多了,她也真的正儿八经地想过几次。“我在坚持什么?其实我回答不上来,坚持的前提是不是应该存在客观上的某种阻力?但是我没有,因为我愿意啊。但你问我这个过程会痛苦吗?我会肯定地告诉你,会。但是痛苦是学习过程中的情绪而已,和快乐一样。”

 

整座山没有任何的路
荆棘丛生 荒原一般
你必须靠自己

贺予飞博士期间的导师是欧阳友权老师。她说,你很难想象,一个60多岁的人,那么忙也要坚持运动,从不拖沓,你给他发信息他一定很快就回复你。

2016年,欧阳老师带着学生一起去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调研,贺予飞是其中一员。从神山、神湖一路行至黄河流域、荒漠,地域变化所带来的风土人情的变化、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的原生态的自然风貌,直击她的内心。山里面没有路,山高坡陡、荆棘丛生,调研团队没有任何登山工具,就靠徒手翻越,贺予飞体力不支,靠着队员的帮助才走出荒野一般的山坡。


“我的导师和师母都已年过半百,却独自翻越了我翻不过去的那座山,他们身上那种不畏难的劲儿,震撼了我。在那种非常艰险,每个人都很困难的情况下,你要靠自己,那次爬山有师弟帮我,那下次呢?以后的人生呢?爬山和做事一样,光有精神挂着不够,还需要日积月累的练习。”

那次爬山,正值贺予飞产后半年。对于平衡学业和家庭的不易,贺予飞感激于家人、特别是先生的支持与体谅。她说有时候回想来时走过的路,竟没有丝毫遗憾,有一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感觉,一切都刚刚好。
 
贺予飞是手里拧着一股绳的人,绳线不粗,却结实牢靠。

“愿意”、“喜欢”、“庆幸”是在短暂的采访过程中,贺予飞始终挂在嘴边的几个词。她成长在一个自由的家庭环境里,父母都开明,从小让她为自己的事做自己的决定。这让她勇敢独立,也乐观坚韧,懂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懂得将自己的生活化繁为简,知晓感恩,明白因果。

 

人就是人
一定要活得顺畅
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啊

贺予飞有另一个低调的身份——青年诗人,诗作散见于《星星》《中国诗歌》《草堂》《诗歌世界》等。2014年,贺予飞的诗开始发表在国内知名诗歌刊物《诗刊》上。2017年,《诗刊》11月的“中国好诗歌”推荐了贺予飞的诗《剥橙》,当时的诗评这样写道:“捕捉日常性的,一闪而逝的诗意,它需要写作者沉静而敏锐,也需要干净而准确的语言和表象之下暗藏的诉求之核。贺予飞的这个短章自然、从容、圆满,令人过目难忘。”

贺予飞开始喜欢上诗歌,是在大一的时候。那时的她整日泡在图书馆里,一本一本地抄别人的诗,抄着抄着就开始自己写了,写着写着就碰到一群文朋诗友,久而久之,诗便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这沓书里包含了部分贺予飞的科研成果)

“贺予飞的诗歌写作恰恰反映了一个诗人开始尝试叩击语言的良心之门,试图获得有效回应的例证;贺予飞的诗歌对世界充满了悲悯。她关注社会底层挣扎的生存状态,同情的理解和自我矛盾构成了她诗歌写作的基石。”在《诗刊》的综合性评论文章——《语言的良心》里,看到了这样的评价。

“诗歌是抒发内心的方式,在表达的过程中可以放下自己,变得平和。它像我的信仰。”贺予飞与诗歌的相遇像是一场缘分,源于爱,继而才是纯粹与坚持。
 
贺予飞爱上诗歌说到底是因为她爱生活。她说诗歌像是她的信仰,实则爱才是。

“人就是人,一定要活得顺畅,幸福就是把自己活好。生活是根,比什么成绩啊、工作啊还要重要,学习是使命,但前提是你要先把根扎牢,不然人是飘着的,静不下心来的。望大家好好学习、好好生活、好好爱。”在采访的最后,被问到有什么建议给学弟学妹时,贺予飞如是说。

 

贺予飞的诗:

   剥橙

他不知道,橙子在茶几上放置了多久
他静静地剥开
空气中有皮肤撕裂的声音
肉分离的拉扯
他一根一根挑去拢起的经脉
递了一小瓣给妻子
 
这失水中夹带的苦涩
是他们迟迟未开口的原因 

 

 

[责任编辑:苏兰, 董骁(实习生) ]

中南大学 贺予飞 博士 优秀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