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爱的微光 也能拥有炬火的力量——走近厦门大学经济学科最美支教老师

2018年11月19日 14:16:39 来源: 厦门大学 作者: 字号:TT

“你觉得你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在一堂美术课上,李煦炜向一个看上去比同龄人要高的女孩问道。女孩站起来后有些腼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煦炜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她,女孩犹豫地说她比别人高。“对,这就是你的特点呀,很好。”李煦炜笑着让她坐下。这是在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西河镇横溪学校,李煦炜正在给四年级学生上一堂主题为“我们不一样”的美术课。

李煦炜在给四年级学生上美术课

另一节课上,来上课的志愿者讲到单词“WELCOME”时,问同学认不认识,很多学生摇头说不认识。旁听的英语老师沈丽忍不住走上前去说:“大家不记得了么,我们学过的呀。”见学生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沈丽继续耐心地引导他们,“当一个人第一次来到我们学校时,我们要说什么呢?”学生渐渐明白过来,然后一起拖着长音喊“w-e-l-c-o-m-e-”。沈丽这才满意地走了下去。

沈丽正在和学生讲解单词

李煦炜、沈丽是“美丽中国支教项目”2016-2018届的支教老师。“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始于2008年,是北京立德未来助学公益基金会下设的非盈利项目。项目的愿景与最终奋斗目标——让所有中国孩子,无论出身,都能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通过“两年轮换制”,输送项目老师去到教育资源匮乏的地区进行两年长期服务,为地区提供稳定的师资力量。

她们都是厦门大学经济学科2016届本科毕业生。毕业后的那个暑期,经过为期五周的培训,她们和其他两位队友一起来到了这所学校。学校是九年一贯制,三至九年级在中学部,一、二年级在一百多米外的小学部。学校孩子不多,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个班只有二十几名学生。现任校长丘孙球说,这是附近条件最为艰苦的一所学校,所幸在学校和老师的共同努力下,现在学校的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

横溪学校小学班级所在教学楼,楼后面是一个简易操场。

刚来时,李煦炜和队友们发现,很多学生中午只能吃自带的米饭和腌菜,他们的个头也都有些瘦小。担心学生的营养问题,于是他们联系了母校医学院的学长学姐,来为孩子们做体检。为了改善学生的饮食,他们又为学校引进了“免费午餐”项目。从那以后,所有学生都吃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得知学校没有正式的图书馆后,他们开始四处募捐图书,最终把得到的五千多册图书一本本编码录入系统,建了一个小型图书室。

他们是第一批来这里支教的老师。没有前人的经验,生活上、教学上遇到困难时,他们只能自己去摸索。如今已是第二年,他们逐渐习惯这里的生活,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累,但心里是快乐的。

“种下一粒种子,二十年后再发芽” 

当被问及为何支教时,李煦炜笃定地说:“我们做的事就像呵护一株植物,把种子种在学生心里,两年可能看不到它开花结果,但你知道它总会开花的,现在做的事就是给它浇水施肥。”初见李煦炜的人,都会被她自信从容的笑容打动。从她的言语中能看出,她在做一件自己热爱并沉浸其中的事。大一大二的暑假,李煦炜就曾去过家乡宁夏的一个偏远地区支教。回来后她深深觉得,短短二十几天的支教远远不够,她想要带给孩子的还有很多很多。直到遇到了美丽中国,她才知道,原来支教也可以这么专业,于是心中的那个梦想渐渐照进了现实。

当然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也有很多事让她焦头烂额——如何和学生沟通,如何纠正他们的坏习惯,如何提起他们学习的兴趣等等。李煦炜说,沮丧之余她还是要去思考,问题在哪,又如何解决呢。第二天她仍要打起精神,元气满满地站在学生面前。李煦炜教三年级语文,三、四、五、六年级美术。她开玩笑地说:“如果不是教美术,我都没发现其实我也很有创造力。”

聊天时,李煦炜提到班里的一个小男生。因为家庭的原因,男生性格有些孤僻。他平时上课从不认真听讲,也不听老师的劝告,对老师的回应都是“我不要”。一天中午,李煦炜在辅导他写作业时,指出他写的一些字笔画不对,需要改一改。后来她发现,这个学生作业上的笔迹越来越工整了,她提问他的问题他也答得上来了。一个一直对老师有些抗拒的学生竟然开始听她的话了,这让李煦炜又惊又喜。做完作业,李煦炜递给他一块巧克力作为奖励。男生小心翼翼地接过巧克力后,对李煦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连说:“谢谢李老师!”看着孩子的笑容,李煦炜深受触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与孩子离得更近了。

有一天是她的生日,学生们不知从哪得知了这个消息,都抢着来跟她说生日快乐,还给她唱刚学会的英文的生日快乐歌。那天,李煦炜的小屋热闹极了。从早晨到下午放学,一波又一波的学生来到她的房间祝福她。讲到这里时,李煦炜眼睛里闪着光,嘴角不经意地向上扬起。她也许会永远记得这个生日。

“与学生建立一种信任,有时真是一件让人很感动很快乐的的事。”

沈丽虽是北方人,身材却比较娇小,给人一种邻家少女的感觉,说起话来软软糯糯的。这样的老师自然是压不住学生的。沈丽教的是初一英语和初二历史,很多学生正处于叛逆期。聚众打架、和老师顶嘴、吸烟,这些情况在学生中也屡见不鲜。

一开始,因为管不住学生,沈丽感到非常痛苦,有时还会被气得大哭。其他老师都劝她要“凶”一点。也许是性格比较温柔的缘故,即使她严厉了一些,依然管不住学生。到第二学期,事态越来越严重。来自学校和其他老师的压力,以及对自己的怀疑,让沈丽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沈丽觉得,这个方法并不适合她。她开始寻找自己的原因。这段时间,沈丽看了许多关于教育学、心理学以及关于沟通的书。经历得多了后,她渐渐明白,学生只是自制力比较差,而她能做的,只是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沈丽自嘲到,以前的自己,太固执也太着急了,总觉得在自己的教导下,学生会立马改变。现在她却更加“超脱”,或者说平和了。相处久了后,学生能慢慢理解她了,沈丽与学生也就达成了一种和解。

沈丽班上有个男生喜欢吸烟,上课时,他会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跑出去吸烟。一次沈丽向学生们推荐了《曾国藩传》这本书,班里立即掀起了“曾国藩热”。男生看过后,主动和沈丽说,他想做一个像曾国藩一样优秀的人,请求老师监督他。之后,每当他忍不住又抽了烟,都会告诉沈丽,言语间满是懊悔。“他的一些行为确实是不好的,但他的内在并不坏。”沈丽说,“他时常和我说,感受不到来自家庭的爱,身边的同学好像也不喜欢和他玩。有时他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吧。”沈丽能理解她,所以从不当众批评他。

儿童节前一天,放学后,班主任组织他们班拍集体照。这个男生一直不愿意拍,沈丽就去劝他。劝了很久后,男生才告诉她,他不想和其他人拍照,只想和沈丽老师拍。“哇!你知道吗,他竟然说,只想和我单独拍合照。”说到这,沈丽开心得像个孩子。她说,他们对自己的这种信任,是最让她感动的地方。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逃跑计划的这首歌,也许最能描述她们和孩子之间的联系——就像是彼此人生中出现的一颗星星。最近,学生知道她们要走了,都来找她们拍照,还送给她们一些小礼物。知道学生平时没有多少零花钱,沈丽就和学生说,不要送她礼物,给她写信就行。“他们平时也会给我写信。”沈丽说,“你知道吗,你做的每一件事,他们真的都清楚地记得,然后会在信里写到。那时你就会觉得,原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对,有一次学生塞给了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祝李老师永远年轻漂亮,很好玩。”李煦炜笑着说。孩子有时就像天使,给她们带来很多感动。那一刻,经历过的痛苦、煎熬、矛盾,对她们来说就都无所谓了。

“有人说,短期支教会给孩子内心留下伤痛。可我怕我们两年的支教,给他们带来的痛苦,会更大。”沈丽有些迟疑地说。今年7月份,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她们就要走了。离别的气氛越来越浓。尽管不舍,可她们知道,之后还会有更多和他们一样怀揣梦想、充满干劲的老师,通过“美丽中国支教项目”来到这里。在这座四面环山的学校,度过两年时光,影响他人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

回望这两年,李煦炜和沈丽依然能想起很多情景—去学校的山路上,心惊肉跳地坐在车里,生怕一个转弯把自己甩了出去;第一次上台讲课,看着下面几十双眼睛,捏着粉笔的手渐渐出了汗;难眠的夜晚,和队友在星空下畅谈,谈人生也谈理想;学生都走后,坐在台灯下看书、备课,享受一天难得的独处时光;家访回来的路上,骑着单车飞冲下坡,迎面的风真是凉爽啊;正因学生做错事而生气,却在批改作业时,看到最后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老师我们错了。那些快乐的、痛苦的、孤独的、感动的时刻,仿佛还近在眼前。

结束,也是再出发

李煦炜说,支教结束后,她准备加入“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招募团队,参与支教老师的招募选拔工作。沈丽则已经考取了教师资格证,这个暑假会去深圳参加培训,之后,她将在深圳一所九年一贯制的学校任教。沈丽说,她已经和学生们约定好了,以后会在深圳见面。“两年,去做一件八十岁想起来都会微笑的事,有些变化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李煦炜这样说道。在那个青山环抱的地方,她们种下的种子,也许早已悄悄发了芽。

在中国在大城市,考入大学的学生比例为80%。而在农村,这一比例仅为5%。美丽中国10年多来,1500多名像李煦炜、沈丽一样怀揣梦想的项目老师走进云南、广东、甘肃、广西等200多所乡村学校的课堂,给约43万人次的学生带去优质教育的同时,也收获了一段无可比拟的青春。今年是研究生支教团组建20周年,也是西部计划实施15周年,愿广大青年学子在毕业之际,追随自己的梦想,听从内心的召唤,以“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一两年的时间不长,却可以改变孩子的未来。

[责任编辑:朱艳艳 程天琪(实习生) ]

支教、梦想、青春、奉献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