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青衿芳华|黄勇军:当独立的学者 做独立的研究

2018年11月01日 15:42:55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黄勇军,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访问学者。1998-2008年期间,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攻读学士、硕士、博士,主攻儒家政治思想。2004-2014年,完成了对湖南省隆回县花瑶民族历史、文化、社会等的系统研究。期间,赴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从事访问学者工作。2012-2015年,组织国内广场舞调研团队,对广场舞进行了系统研究。

广场舞研究第一人:我只想为广场舞做辩护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的“广场舞”算得上是非常独特的社会现象。近几年,广场上强劲的声浪不再仅仅产生于电子扩音设备,它波及虚拟的公共空间,沸沸扬扬,连绵不绝。在“欢乐”、“自由”、“扰民”、“低俗”等世人对其或支持、或鄙夷的态度中,一位极具人文关怀情怀的学者——黄勇军,对广场舞人群自费做了长达三年的深入调研。

2012年秋天,黄勇军在组织学生进行一场关于“自由主义”的主题辩论时,“广场舞”这个议题意外地引起了学生激烈的辩论,并且辩论内容远超当日主题,涉及到中国社会诸多方面。在辩论漫无边际地展开时,黄勇军索性提议建立一个“广场舞研究团队”,学生顿时引发了浓厚兴趣并踊跃报名。而黄勇军的妻子、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米莉博士也加入其中。

“这是个冷热点,说它热,是因为谁都知道,说它冷,是因为那么多人跳,但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跳。”黄勇军认为,广场舞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它的存在、发展、繁荣、困境,有着诸多的历史性的根源和时代性的机缘,这背后涉及到自由界限、公共空间、老龄化、空巢化等诸多社会问题。尽管对于广场舞的存在,调研组成员观点各异,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但黄勇军说,我们最重要的不是统一思想,而是表达自己的观点,每个人可以按自己的兴趣点切入调研。

在黄勇军与妻子米莉的带领下,由12名在读本科生和4名在读研究生组成的16人团体以长沙为中心,跟踪调研,坚持了3年。由于没有经费支持,他们采取就近原则,一是跟踪长沙市内的几个团队,比如湖南师大的0731广场舞团队、贺龙体育馆和马王堆火炬村的几个团队;二是学生利用寒暑假在家乡做研究。他们跟踪了20多支广场舞团队,深度调研了100人左右,涵盖了湖南、宁夏、江西三省的8个地区。三年来,他们深入广场舞人群,以新人身份与“大妈”们一同跳舞,打入广场舞人群内部,从而深入了解这个群体的团队运作机制与背后隐藏的更为深层次的社会因素。

2015年9月,《喧嚣的个体与静默的大众》一书出版,整理收纳了黄勇军团队三年来的调研成果,这是国内首部研究广场舞的专著。由黄勇军负责的《广场舞与湖南省中老年女性健身方式治理研究》项目,入选2015年湖南省重点研发项目。这一批研究成果从人文关怀、学术角度上为“广场舞大妈”这一群体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短时间内,黄勇军接受了美国、加拿大、法国、香港等国内外数十家媒体的采访,登上各大网站头条。期间,有人认为“研究广场舞不干正事却能得到研究经费”,一时引发争议,面对质疑,黄勇军不以为意,他一直选择的只是做好自己。

喧嚣过后,黄勇军选择回归“社会边缘”。他是一位经世致用的儒家学者,只是立足于一个学者的学术敏感度与社会责任心进行独立研究。“对于媒体的采访我十分配合,我只想为广场舞做辩护。‘广场舞大妈’这个群体需要更为理性的关注。作为一个学者,我将自己观察到的、体验到的以更加理性、客观、真实的方式呈现在大众面前,也希望我的研究在媒体的宣传下,能让社会大众关注到这个群体的真实状态与身心安放,为她们创造一个更为宽容的社会环境。”

经世致用的儒家人:我只研究“真问题”

先秦诸子做学问,不是置身于世道之外,去追求所谓“纯粹的学问”,而是做经天纬地的大学问、济世安民的真学问。“我是一个独立的学者,我只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只研究‘真问题’。”黄勇军笃定地说。尽管“广场舞”研究让这位主修儒家政治思想的大学青年教师进入了大众视线,但不太被大众所知晓的是,他是坚持将儒家“经世致用”的思想运用到学术研究上的一位极具人文关怀情怀的学者。十多年来,他与妻子米莉一直在密切关注着中国底层社会现状,不断深入了解民间文化力量,实地考查民间文化。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他与妻子米莉一起完成了诸多关于民间力量、民间文化的调研,一直在关注着中国的底层群众,而广场舞的研究只是其中一个。“社会研究的过程会让我们接触到一个更大的社会领域,了解到最真实的中国民间文化和民间力量,能让我们看到更加真实的世界。”

2004年到2014年,黄勇军与米莉带队研究瑶族独特分支——花瑶族的文化,并出版书籍《花瑶民族的历史、文化与社会》。这本书在第一手田野调查资料的基础上,对花瑶民族的历史、政治、宗教、 文化、认同和习俗等等问题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考察, 弥补了学界研究的不足。

黄勇军在英国生活期间发现“茶马古道”在西方几乎无人知晓,一股社会责任感涌上心头,回国后的他便开始自费研究“黑茶”。在内蒙古、宁夏、陕北等地区深入调查“茶马古道”背后的历史文化,充分了解中国黑茶文化背后的历史故事与现实纠结,仔细研究中国北部安化黑茶的普及和市场占有,不遗余力地在不同国家为中国茶文化做国际推广,并赴英国高校演讲。今年10月,在湖南安化召开的“万里茶道”(湖南段)文物保护与利用国际研讨会上,黄勇军《黑茶:世界渴望倾听的中国故事》的讲演获得高度关注,极大地促进了基层政府、现代黑茶产业从业者和普通民众对于中国茶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视与热情。“虽然还只是愿景,不过,讲述安化黑茶的‘中国故事’的努力,还是得到了许多认可与关注。”黄勇军欣慰地说道。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凭着对乡村文化重构的浓厚兴趣,黄勇军与米莉还一同开始了对湖南株洲地区“耕食书院·耕食日记”的跟踪调查。黄勇军始终认为,耕食书院是中国乡野故事的世界表达,在乡村文化重构进程中的作用不容小觑。在北京时求学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想弄明白的事情居然在湖南株洲的山谷里被忽然点亮,这让他十分惊讶,并决心继续研究下去。执着于田野调研、实地调研的黄勇军看到了一个更真实的世界。

热潮过后,黄勇军依然渴望立身社会“边缘”,为社会发出不一样的声音。

[责任编辑:苏兰, 王松鹤(实习生) ]

人物 社会奉献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