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南人物 | 黄伯云:粉冶兴国 德厚流光

2018年10月31日 09:51:27 来源: 中南大学 作者: 字号:TT

黄  伯  云

粉末冶金专家,“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的发明人;

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2001年任中南大学校长。

1986年-2003年,黄伯云带领团队日夜拼搏,终于打破了国外对“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制备技术”的封锁,该技术在获2004年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2005年被评为CCTV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同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当走近黄伯云院士,才发现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褪去身上的耀眼光环,他是一个朴实的粉末冶金科研人。

 “国家的需要永远是第一选择”

1978年,黄伯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转折。他作为中南矿冶学院粉末冶金研究所教师,参加了全国首批公派留学人员统一考试,并以全校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留学资格,顺利成为冶金部出国访问学者。留美的圣诞夜,同事们纷纷离校度假,系主任威尔德教授因急事返回学校,看到漆黑的实验大楼中有一间窗户灯光明亮,推门而入,是黄伯云在认真实验,威尔德被他的钻研精神深深打动。留学期间,黄伯云以勤奋踏实的研究态度和出色卓著的研究成果让导师刮目相看,全额奖学金实至名归,黄伯云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五年后,又前往田纳西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学习。

“那时,压力大。”回忆留学时光,这是黄伯云最深刻的体会。压力来源于紧迫的学习和对国家的使命感。“我们这批留学生,都是经过选拔的,当时在国内称得上优秀。出国,都是希望能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所以对自己都有着严苛的标准。”在八年留学期间内,他获得全额奖学金,发表过许多篇具有国际影响的学术论文,以卓越的学术科研实力在美国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站稳了脚跟,美国企业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面对高额年薪和全家“绿卡”等优厚待遇,黄伯云却心系祖国,希望以自己在海外所学的知识报效祖国。“国家的需要永远是第一选择,国家在经济极其困难的情况下送我们出去,是去留学的,而不是‘学留’的,我们应该回来。作为知识分子,能把才智奉献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这才是一种真正的幸福。”回忆往事,黄伯云无怨无悔。

1988年,黄伯云携全家回到中南工业大学,成为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在美国完成硕士、博士、博士后学习研究工作的归国留学人员之一。八十年代,中美工资收入具有天壤之别,黄伯云放弃上千美元,在国内过着月工资只有100多元的清贫生活。“那时中国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好,回国时我全家没了户口,全家需要重新办理户口,由于暂时无户口证件,不能到粮店里买粮食,只能在学校周边的自由市场买高价米吃。”其实对当时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女儿的就学问题。女儿从小在美国接受教育,回国之后必须从学中文语法开始,重新适应国内的教育模式,在黄伯云的坚持下,女儿只好妥协。

经济困难还体现在科研经费上,国家给予黄伯云的科研经费明显不足,但这并没有成为阻碍他的障碍。“当时国家科研的条件与美国相比差距很大,没有像现在一样面向海外留学人才回国的优惠政策,但是我们也要跑步前进,在那样的一种艰难的情境下也要继续坚持,克服这些困难。”回忆过去,黄伯云说道:“我始终坚信一点,在这片土地,我们一定能为国家做出事业来,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动摇,就是遇到再大的困难,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一定能获得成功。时间也证明了这点,后来我们的形势也就越来越好了,国家对于科研的投入也越来越多了。”

艰苦奋斗,做务实的科研人

黄伯云回国后,首先把目标对准了航空领域中飞机制动系统材料方面研究。当时,中国大量进口飞机,但部分零件却因要更新换代而配置不齐,国内没有生产技术,唯有“拆东墙,补西墙”,从其他飞机身上替换零件。但是,对于飞机而言重中之重的配件——刹车片,一直处于西方发达国家的技术垄断之中。“科学研究一定要面向国家重大的需求,要解决重大的实际问题。习总书记曾强调科研论文应该写在祖国的大地上。就是希望我们的科学研究要能为国家服务,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而研究,而要把科技成果运用到建设社会主义事业中去。”面对国内的缺口与需求,黄伯云一头扎入刹车片材料——高性能炭/炭复合材料项目研究当中。

高性能炭/炭复合材料耐高温,质量轻,能让飞机刹车片的质量从2.8吨减小到0.8.吨。对于航空领域而言,无论是作为导弹推进器材料,还是作为高超声速的飞行器装置材料,其重要性都不可言喻。然而当时,国内研究的困难显而易见的:技术封锁,人才稀缺,科研经费缺乏等种种困难,与国家对新材料的迫切需求,使黄伯云肩上的担子愈发沉重。“那时候压力的确是巨大的,经费用完了,小阶段目标还没有达成,我们的团队成员寝食难安,甚至睡觉都借助安眠药。” 黄伯云感慨,即使过去三十年,艰辛岁月仍历历在目。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20年的不懈努力,黄伯云主持研究的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的技术装备打破了欧美在此技术上的封锁。此技术在2004年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结束了该奖项连续六年的空缺。黄伯云本人也被评选为CCTV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

这远远不是结束,到现在,年过古稀的黄伯云仍在为“中国科研迈向世界一流水平”的目标奋斗着。2017年5月,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成功,实现了几代中国人的大飞机梦,作为C919飞机刹车系统的研发者,黄伯云骄傲地将具有自主制备技术知识产权的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运用在刹车片上。仅仅相隔一个月,黄伯云团队在大量实验后研发出能耐3000°C高温的陶瓷涂层及其复合材料,这一研究成果在《自然》上发表后,3天的下载量就达到了5000次,而同日刊的下载量仅有300—900次,同时也引起了各国同行高度重视。一个月以内,专业媒体的新闻条目达到5万多条。黄伯云表示,此材料可以运用在导弹上,使导弹推进器克服超高温,使高速运行不受影响,如此一来,飞行器的速度能达到5马赫。

黄伯云用切身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诺言——只要坚持,就能为国家做实事。

“紧绷一根科研的弦”

黄伯云始终认为:“搞科研要有一股子坚持不松懈的劲,要勇于把冷板凳坐穿。”初回国开展科研项目时,黄伯云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状况。在有色总公司的部门申请一个科研课题时,“我说我是在美国读完博士后回来的,希望得到资助。他们当时也不知道博士后是什么,就说好多博士都没有得到资助,你是博士后,那就等在博士后面吧。”

粉末冶金研究院副院长张国栋说:“黄院士除了去外地出差以外基本上都呆在办公室里工作,中秋节、国庆节等法定节日时也几乎从不休假,甚至在过春节时也在初一、初二就开始新一年的工作了。”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黄伯云几乎没有业余爱好,每天与外界的联系仅仅依赖晚餐时间,通过新闻联播了解。即便如此,黄伯云仍乐在其中,“奋斗才是最幸福的事,不应该把工作当做是一种强迫,我最自在的时候就是在办公室和实验室工作的时候。”

“黄伯云心中总是绷着一根科研的弦,”中南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刘建华回忆说:“有一次黄院长难得休假,和我们一起打扑克牌放松一下,其中有一盘黄院士拿到了大鬼,结果突然有感而发:‘我们这些做科研的也要勇于拿到大鬼,要做大研究,不能一味的跟跑发达国家,要努力钻研,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争取与发达国家并跑,甚至要领跑!’”休闲时间仍然句句不离科研,黄伯云的一番话令同事面面相觑,又对他那纯粹的科研精神由衷敬佩。现今73岁的黄伯云早已达到了我国法定退休年龄,但他却笑称:“退休并不意味着不工作,退休还需努力奋斗。”

黄伯云对待研究非常严肃,对待后辈却从不严厉。粉末冶金研究院副院长张国栋说:“在我们的印象中黄院士非常平易近人,从不发脾气,从不批评人,他就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像长辈一样关爱着我们。”粉末冶金研究院的学生也很爱戴这位慈祥的老人,“黄院士在给我们讲课的时候丝毫没有架子,他会结合创新的方法,以风趣幽默的方式给我们传授知识,黄院士的课总是座无虚席。”

回忆峥嵘岁月,黄伯云说道:“中国是我们成长、生长的一片沃土,我们在这里一定能够生根发芽,一定能够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事业,能够为国家担当起科学研究的重任。”扎根在祖国最需要自己的地方,为祖国和人民多做一些实事,这是黄伯云院士最初的心愿,也是他一生的写照。

[责任编辑:苏兰, 邱枫(实习生) ]

奉献 科研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