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冯巧梅:比起拿国奖,微积分100分更让我开心 | 达人志

2018年10月22日 09:20:00 来源: 华农鑫巴公众号 作者: 字号:TT

前一段时间评奖评优才过去,要我说,还有什么比拿到国家奖学金更开心的事吗?

如果有,那就是拿两次。

而拿了两次国奖的本人就站在我面前,下午三点的阳光打在她侧脸,蓬蓬的蘑菇头显得温柔无“害”。

可下一秒从她口中蹦出的是,“说实话,可我觉得比起拿国奖,微积分满分会让我快乐一些。”

让站在旁边的鑫巴为自己询问学霸上学期微积分成绩的行为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冯巧梅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16级专业排名第一、第二年转入资源与环境学院17级专业排名第一、微积分A下册100分、国家奖学金获得者。

“不过比起满分呢,好不容易放晴一次的武汉,更让人开心呐!”

对着太阳眯着眼的女孩活像一只猫咪,我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带有学霸光环的女孩,也不过是一个会被好天气逗笑的女孩。

微积分100分很难吗?

采访刚开始有些干涩。我刚想找个轻松的话题,可冯巧梅突然来了一句“其实我挺普通的,大概也就成绩好一点。很难找角度吧。”说完她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我憋住没吐出来的一口血,成绩,好一点?你怕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吧!

大一进入植科院,专业第一。大二毅然而然转专业,照样第一。

拿国奖于她就如囊中探物。

这就算了,还是那个微积分课上老师念叨“你看看,怎么别人就可以拿满分,你们就做不到?”的别人。

“要不然你跟我们说说怎么学微积分好了。”

“我觉得最基础的还是上课听课,下课复习,再完成作业就可以了。”

“这样就行?”

“及格是没问题。”

“……”

“至于100分,肯定还要多做卷子。”

不瞒你说,在冯巧梅身上,总是透露着一股高中生的气息。

那股子气息我愿意把它形容为对学习抱有一种异常虔诚的状态。

不得不承认,在上大学之前,学习是大部分学生的重点与主体。但是上了大学之后,大家都有默契地共同松了一口气。仿佛这个时候就可以很有底气地拍着胸脯说“学习虽重要,但课外发展也少不了啊”。

而冯巧梅不是,每次看见晦涩难懂的课上倒了一大片,唯独她那颗小蘑菇头立在那。我就想到“虔诚”与“孤独”二词。

没有一定的学习信念,也做不到微积分这样的科目拿满分,对吧。

我也不是没见过成绩优异的同学,往往在难倒普遍大学生的微积分上,拿到满绩点就很让人羡慕了。

我特别想拉住她说,有些书本上的知识,现在学了也没有用。微积分100分也不代表以后的路一帆风顺。为什么,你就不放松一下呢?

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不好意思的试探

“那你就没有不想听的课吗?”

本以为会是让人密不透风喘不过气的“没有啊”。

结果到耳边却是——

“怎么会,当然有啦,比如XX课我就听地超级费劲。”

“那为什么还要认真听课呢?这不就是一种浪费时间吗?留着这些时间可以看自己想看的书,可以休息,甚至还可以出去散心……”

我抓紧一切机会想要说服她。

“因为,我想锻炼自己的接受信息的能力。”

“每个老师讲课方式都不一样,我们不可能适合并喜欢每一个老师的说话方式。”

“之所以一直听课,是想看看自己在这种不适应的状态下,到底能接受多少有用信息。毕竟以后,无论是工作上是生活上,我们遇到的,不一定都是自己喜欢的。难道就因为不喜欢,要错失这么多有用信息吗?”

我听到内心发软,这场博弈还是输了,我被她说服了!

坐在第一排的人永远是她

还记得看过一篇有关华中农业大学大学生标兵的采访。文章中提到,因为那位标兵常年偏爱第一排的某个专座,久而久之,大家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就算来的早也会特意不选择那个座位。

据我观察,同样的事情,在好几节课上发生在了眼前这个女孩身上。

我像是发现了某种人与人之间的秘密一样,兴奋地问道,

你相信自己是有磁场的吗?大家会自然而然地避让你习惯的那个座位。”

对方向我投来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真看不出来我是每天都会早到来占座吗?”

为了掩饰尴尬,我只好顺着话题往下。

“哇,每天都能做到早到,还真是了不起呢。”

但说完这句话,可以看见她嘴角轻微地扯动。

“你别笑,坚持于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容易的。”

这世界最不缺的不就是热情吗?可能就是在某个瞬间,数以万计想要变优秀的想法涌出你的脑海,顺带着给你燃了一壶热血。

‘我以后一定要早起,不熬夜!’‘这个月我一定要每天都去晚自习’‘不瘦十斤不换头像!’这些口号你熟悉吗?

可当真正实行起来,挽留你的则是早晨温暖的被窝,放大的也是夜晚的清醒,晚期最常伴随在脑海的不也是“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开心啦”之类的说辞。

俗话都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可事实却是,大多数人与水一样,都乐意靠近使自己舒坦的位置,最好不要花太大力气。就凭着自然赋予的重力就够,再不济还有一句“遵循自然规律,不要为难自己”用来开脱。

而真正做到意志战胜身体的,就是那些日复一日坚持的人。

冯巧梅听我夸了这么多,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我只是习惯从一而终。”

“那,你有没有因为,经常是第一名,害怕被赶超?”

“当然会啊。”对于这个回答,她毫不犹豫。

“大一的我其实并不开心的。”

“怎么?”

冯巧梅的笔记本

“因为我一直在拿自己和别人比较吧。我擅长学习也喜欢学习,所以在学习方面,我一直很上心。”

“当然,我也很幸运,我大一所处的学院学习氛围也很浓。但是……我很累。我会下意识地关注别人地学习习惯,就好像暗自在参加一项比赛。别人熬夜学习,那么早睡会使我不安,别人早起学习,我总想起的更早。”

“但是你还是做得很好,不是吗?”

“确实……还不错吧,但你知道那段时间人有多累吗?”

镜片下她的眼睛泛起光,但神情坦荡。

就好像一个赤诚的孩童领你到一块大石旁,坦诚地说到“你看,这是我上次摔过跤的地方,你也要小心一点哦。”

焦虑确实是存在与我们身边的普遍现象,无论你是大众眼中的卢瑟或优秀者,想必都有过为未来日子而睡不着黑眼圈。

可我们又常常会疑惑,为什么有些家伙足够优秀,却好像贪心不满,还是一天郁郁寡欢的样子。

之前的我也对这样的家伙嗤之以鼻,但后来我发现他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贪心不满,亦或是装模作样。

他们只是太在乎。

就像——体弱多病的人往往最知道怎么健身,感情不幸的人最容易写出百转千回的爱情故事,每个胖子都是减肥大师,以及,学霸们觉得98分是考砸。

因为在乎,所以义无反顾地投入,因为在乎,所以小心翼翼地维护,因为在乎,所以更加看重认同感。

因为在乎,到后来反而成为一种执念。

冯巧梅的笔记本

比起说他们“贪得无厌”,我现在更加愿意形容他们是丢失标尺的孩子。

人在寻求认可的时候第一想到的总是比较。与比自己强的比,与比自己弱的比,比完一圈,精疲力竭不说,还对自己产生怀疑。所以愈来愈不自信,不自信则又陷入比较这样的循环。这样都不焦虑,还有怎样才焦虑?

“你现在…感觉怎样?有好些吗?”

“谢谢,我现在很开心。”

“那你是怎么走出来的?”

“我……我也是花了一些力气的吧。但总体来说,就是对自己疯狂暗示。”

“你很棒,你今天做的足够了,别人是别人,你是你。”

“无非就是这几句话,翻来覆去地在脑海同自己讲。如果没有用的话就写在显眼的纸条上,暗示自己”

“然后朋友也有给我很大鼓励,每当我跟他们说身边有很多大佬觉得自己很菜时,他们就会打断我说我也很棒。”

“最后就……多跑步吧,对,我想不到其他的了,哈哈。”

佛系少女其实是一根筋

“总的来说,就是变得越来越佛?”我打趣道。

“算是的吧……但是有一件事,我不佛。”

“什么?”

“转专业”

“你是大一上就打定主意要转吗?”

“对,我高中就想好了要学与环境有关的专业。高考进来被调剂了,但我一直对现在的专业念念不忘。”

“你就没想过万一没转成功呢?”

“没有万一。”

学霸找照片的难度与其学习难度呈反比

我看了看她坚定的眼神,竟生出些感动。

“在某种方面,可以佛,但在某些方面,我是个很轴的人。”

“那要不,你给我们迷茫的大多数一些建议?”

一说到提建议,她又害羞了。

“我觉得其实某种方面,我也迷茫。虽然我打定决心学与环境有关的,但在大类分类我也没考虑清楚。”

“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尝试。我是那种脑子一热什么事都会去做的人。就是因为以前看见垃圾成堆,处理不当,一时脑热,当时关注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

“然后就热到现在,下定决心就是要学环境。所以说嘛,就是多尝试,才会知道自己是喜欢什么的。”

“我一直觉得年轻的定义就是永远不怕犯错地去尝试。回头看看,很多东西都是脑子一热的结果。”

“比如说?”

“比如说......我加入了军乐团啊。当时也不会想自己不会乐器怎么办啊,排练累不累啊,就觉着喜欢就去吧。”

采访结束后,冯巧梅又和我多说了几句。

她说,其实她一直觉得,真的觉得自己很普通。只不过是在大众的评判标准下,成绩好,好像很了不起一样。但是她一直很羡慕,也很欣赏,那些有着兴趣爱好,并为之付出时间精力心血的人。

她也想让所有知道她故事的人知道,可能你眼中优秀的大佬,背后也会有慌张无措,怀疑自我的时刻。

所以如果看到这里的你曾有或以后有慌张不已的时刻,她麻烦我转告你一声,你从来不是一个人,而且快乐真的很重要。

说完这些话她又匆忙地收拾书包,我看了一眼她的小蘑菇头嵌在阳光里。

果然好天气,是真的会让人很开心呢!

[责任编辑:张洪涛 ]

冯巧梅 学习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