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山东理工大学:讲一个球迷的故事给你听

2018年09月03日 09:20:52 来源: 山东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泰山是我们信仰,我们不可阻挡。荣辱与共,并肩战斗,我们永远在这里。”作为球场上的第12人,每个“鲁蜜”(鲁能球队球迷)对于泰山队的情感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采访了万千鲁蜜中的一位,把他和泰山队的故事分享给你,故事很简单,人物很平凡,但是热爱很伟大。

94年,14岁的少年上初二,体育老师喜欢足球,每逢体育课就组织同学们踢球,还把泰山队的战况和同学们分享。于是少年开始迷恋足球,开始在收音机上收听泰山队的比赛。

96年,山东泰山改名为泰山将军,少年开始在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上看泰山队的比赛了。虽然泰山队的白色球衣在黑白电视机上几乎分辨不清,尤其是遇上对方也穿浅色球衣作战时,要目不转睛地分辨我方球员和对方球员谁在拿球。但他很开心,有影像总比听收音机过瘾。

97年,少年买了一个硬壳的小本子,专门用来记录比分和进球。他把每页分三栏。左边是主场,右边是客场,中间写比分和进球。这个本子不止用来记泰山队的比分,还记着其他几支“对手”球队的比分。这种手工“积分榜”,他一记就是三年。98年法国世界杯的64场比赛,每一场的比分和进球也都在这个本子上记着。在他笔下写过的进球,直到20年后聊起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图中右三为主人公)

99年,少年18岁,买了第一辆摩托车,花了五千块钱。此时鲁能电力集团已经接手泰山将军一年了,鲁能绚丽的新篇章让他满心喜悦。联赛末轮鲁能主场对阵武汉红桃K,此时鲁能积分45分,辽宁积46分。只要鲁能取胜,并且辽宁和国安打平,鲁能就能拿到甲A联赛冠军。 那是12月5日,冬晨的寒意透过棉衣让人神清气爽,少年瞒着父母,叫了一个朋友,披着军大衣,偷偷骑着摩托车从淄博桓台到省体看球。寒风从领口袖口灌进衣服里,但离省体越近,少年心里越火热。他好像已经预料到,这一天幸运之神会眷顾他心爱的主队,当然事实也的确如此。那一天上半场结束,鲁能已经将比分改写成了3:0,山东球迷转而更关心远在北京工体的那场球赛。下半场30分钟,国安球员高雷雷一脚射门将比分扳平,这个比分一直维持到裁判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辽宁和国安战平!鲁能5:0狂扫武汉队!少年跟着人群一起欢呼,省体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骑着摩托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再冷的风也吹不灭少年心里的火焰,这惊心动魄的一天让那一抹橙色将永远融入他的生命里。

00年冬天,19岁的少年进入部队,开始了军旅生活。部队的生活规律又严格,每天高强度的训练磨练着他的意志,打磨着他的体魄。他想念足球,想念他心爱的球队。部队里纪律严明,他关注足球的渠道只剩报纸和广播。他最期盼的就是拿到报纸的时候,《足球报》、《体坛周报》、《足球世界》,他总是如饥似渴地读了一遍又一遍,山东人民广播电台郑晋的《体坛风云》也陪伴着他。

01年10月,此时的少年已经20岁了,我们改口称他为青年吧。经过了将近一年的磨练,他的内心和身体都坚强而刚毅,唯一不变的是对足球的爱。他得知中国队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主场1:0战胜阿曼队进军世界杯决赛圈的时候,他欣喜得难以自胜。他爱鲁能,他也爱国足。我们很难说清这种感情到底是怎样的,对家乡的爱、对国家的爱、对足球的爱凝聚在一起,在他心里形成了这种难以言明却有无穷力量的情感。

02年平安夜,宿茂臻退役。青年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难过得不能自已。在他心里,宿茂臻应该和泰山队是一体的,是不可分割的。他想不出没有了宿茂臻的泰山队是怎样的,也不敢想离开了泰山队的宿茂臻会怎么样。他用了很久去消化这个事实,继续追随着泰山队,但是对宿茂臻的感情直到多年后也没有变过。

05年,青年在部队退役,此时的他面临着我们所有人都面临过或者将会面临的问题:生存。他开始为以后的人生打拼,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我们不清楚他到底经历过怎样的故事,但是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年轻人所有失意的时刻、得意的时刻,他心爱的鲁能都一直陪在他身边。这时候甲A联赛已经脱胎换骨成了中国超级联赛,他人生的新篇章也就此展开。

06年青年结婚了,从此他多了一个更重要的牵挂。足球已经伴随他走过了十年的风风雨雨,泰山队见证了他从一个稚嫩的少年成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他把重心更多地放在了家庭上,但是还是喜欢看球。妻子善解人意,虽然不懂足球,但也会因球队的胜利为他高兴。他有时还会叫着几个朋友一起驾车去济南,在看台上为泰山队呐喊。

08年,他注册了第一个QQ号,建立起来第一个QQ群,群友都是球迷,他开始在群里吆喝着一起拼车去看球赛。次数多了,跟他看球的人越来越多,他开始一场不落地坚守在看台上,拿着扩音器带着大家呐喊助威。这个自发的民间组织就是张店球迷会,从他开始组织球迷看球到现在,又是一个十年了。

十年里,他把一个QQ群拓展成了好多个群,原来一辆小车载十多个人去奥体,现在最多四五辆大巴车都能坐满。跟他看球的人,有白领,有工人,有学生,有情侣,有一家几口,有十几岁的孩子,有花甲之年的老人,有的人离开了张店也离开了他的大巴车,有的人来到了张店就坐上了他的大巴车,有的人后来因为太忙没时间去球场看比赛了,有的人不管阴雨都跟他一起坚守着。一开始组织看球是因为热爱,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呐喊总让人觉得幸福。后来跟他看球的人越多,他承担的责任也越大。多方的压力也曾让他想过中途放弃,但是每当有球迷联系到他,他又开始准备一下场的征战了。一个人看球的的时候简单,一群人看球的时候热烈,“我不去看球放不下鲁能,我自己去看球也放不下球迷,一个人去也是去,一群人去也是去。”

有的球迷因为工作,会在下班后自己驾车去济南看球,他就在入场口等着给球迷送球票,六点多的经十路经常堵得水泄不通,有时球迷入场之后上半场已经快结束了,他一开始心里恼火,时间久了他却平静了。“堵车不可避免,球迷也是从张店赶过来的,堵车也得来,来得晚也得来,不都是因为热爱吗?既然这样,多体谅一下又怎么样?”

二十年前自己用小本子记比分的少年如今蓄起了胡须,也很少因为一场比赛的输赢念念不忘了。泰山队取得过11个冠军,他在现场见证了8个。这么久了,鲁能之于他,已经成为了割舍不开的一部分,像是流淌在血管里的血液,朝夕相处的家人。15年,中超第13轮,鲁能客场2:2战平贵州人和,裁判判罚尺度不一,使得鲁能全队和球迷们都心有不满。主教练库卡找裁判理论的时候,竟然被第一助理裁判打出血了。那晚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他怒火中烧,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启程去北京到足协门口抗议。当然,俱乐部不可能允许,他不得不就此作罢。一个球迷的抗议,对于足协来讲是无足轻重的,但是一个鲁蜜爱护自己主队的心意,对于鲁能来说又是如此的珍贵。

16赛季鲁能很低落,连续几场不胜,每次回来路上球迷都更低落,气氛很沉重。爱之深,责之切,许多球迷都又气又急。赛季间歇期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孩子最近学习成绩不好,期中考试考了个倒数第一,自己家就这么一个孩子,总不能不让他上学了吧?”终于这个期中考试考倒数第一的孩子,在所有球迷的殷切期望下没有留级,还一年比一年更有进步。

为什么看球呢?为什么喜欢鲁能呢?每个球迷心里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是不论如何,支持着我们继续呐喊下去的,都是心底那份最简单最真挚的热爱。他也一样。

18年,每当比赛日,张店球迷会的大巴车依然满载着身着橙衣的军团开赴奥体,或是远征到北京、天津等地,他还在看台上为泰山队呐喊,一如99年冬天的那个在寒风中骑着摩托车的18岁少年。

他不被太多人了解,他被很多人熟悉。马永祥,山东省淄博市张店球迷协会会长,1982年出生的“老球迷”,爱足球,终似少年。

[责任编辑:苏兰 ]

淄博 球迷 访谈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