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东林赤子周玉华:陀螺一样的工作狂

2018年06月12日 15:50:46 来源: 东北林业大学 作者: 字号:TT

67岁的周玉华早已退休,尽管两鬓添白,但她却并未停下忙碌的脚步——做研究生教学督导、受聘为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法律专家、受邀为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担任国家环境执法大练兵评审专家、国家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司法理论研究基地研究员……很多人劝她:“都退休了还这么卖命干啥?出去游山玩水多滋润啊。”可她却说:“干工作要对得起良心,人家那么多名校名师没选,偏偏选择了你东北林业大学的法学教师,这是对你和学校的信任和认可,咱更要干好。”

教师是知识的传授者,更是学生做人的引路者。黄大年用他的敬业奉献,感染了一批批学生。而周玉华也用对事业的执着,影响了一代代东林文法人。

“严师“——教师是正人君子的事业

所谓“严师出高徒”,周玉华教学的严厉是出了名的,用她自己的话说:“不严厉哪行啊,老师的言行可是能影响学生一辈子的,老师得对学生负责啊。”

治学严谨,教学认真,在周玉华三十七年如一日的教学生涯里,始终对每一名学生都用心负责。

“周老师的课千万要认真对待,上课、下课经常点名,如果考试不及格只有补考一条路,别想蒙混过关。”每次有新生向学兄学姐打听任课教师的情况,老生都会以这样的语言告诫学弟学妹。

曾经有名学生入学第一学期就在中国法治史这门课上栽了跟头,面对就差几分的成绩,他托人找到周玉华说情,被周玉华挡了回去:“孩子刚一入学,如果这次通过人情得到了提分,以后他还能好好学习么?这不得毁了孩子一辈子呀。”

时间长了,周玉华“不开事儿”的教风就传开了,大家也都知道,不管多么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不管是通过什么关系找到周玉华想要“走后门儿”,一律都要碰钉子。周玉华对大家的质疑不在乎:“教师是正人君子的事业,不能为了搞关系就损害教师的形象。”

实践证明,学生的心里还是有杆秤的,知道老师对他们严格是为了他们好。

四年后那名栽跟头的学生,毕业成绩全班第二,毕业后他特地找到周玉华表达感激之情:“正是周老师当年的做法激发了我的斗志,我才会在后来那么刻苦地学习。”

如今退休之后的周玉华依旧不改正直本色。

在她教授的研究生学位课上,有三名在职学习的学生一次课没来听过,一次假没有请过,在最后的期末考试时周玉华将他们拒之门外:“咱们学习不是为了考试,是为了学些东西,你们一堂课都没来上过,我不能给你们成绩。”最后,这三名学生在多方找人未果的情况下,第二年又重修了该门课程。

“我们的老师要有责任感,要对事业负责,在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原则,做人比做事更重要,做学问要先把人做好”周玉华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师生们的尊敬。

周玉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用心教书,悉心育人,成为最受学生们尊敬的老师。在学校历年开展的三级教学质量评估中,她是学校屈指可数的全部优秀。

“慈母”——一生无子学生们就是她的孩子

与周玉华严厉教学鲜明对比的是,她对自己的学生有着慈母般的关怀。周玉华一生没有孩子,但是她常说:“我的学生们就是我的孩子”。

在周玉华的家中常年留着一个房间,许多毕业工作的学生来哈出差、中转或者看望周玉华,经常在这里一住就是好几天。

周玉华对学生的好令人难忘感动,在学习、生活、工作……方方面面中,她都用一颗细腻的心关爱着自己的学生。

曾经有一位她的研究生跟着她一起外出到上海参加学术会议,期间接到家里父亲出车祸去世的噩耗,她抱着周玉华在上海的街头失声痛哭。为了让学生尽快赶回家安排父亲后事,在周玉华自己都舍不得坐飞机的情况下,她二话不说给学生买了机票。

一位家在外地、留哈工作的学生,在结婚当天,坚持要求一定要在周玉华家里出娘家门,在她的心中,周玉华的家就是她的家,周玉华就像她的母亲一样。

每逢节假日,学生们经常会不约而同地来到周玉华家,跟她共度一个个节日,这时候的周玉华不再是严师,而是一位母亲,欢快地和她的孩子们在一起她亲自下厨和面、包饺子、炒菜、炖鱼……一份份爱心大餐,伴着浓浓的情谊融入学生的心里。

学生毕业工作后,周玉华在关心他们学业、工作的同时,总牵挂他们的婚姻大事。每每有学生结婚举行婚礼,他们总是会请周玉华做证婚人或作为导师致辞。对于学生的邀请,只要没有特殊原因,周玉华从不推脱,有的甚至在很远的外地,她都克服困难赶往现场,让新婚的学生感受到满满的幸福和疼爱。在学生的心中,周玉华不是父母胜似父母。

直到现在,周玉华还关心着她在外地工作的大龄学生的终身大事,一有机会就发动身边的朋友、同事、亲戚等一切力量,帮助学生寻找终身的幸福,甚至她还把电话打到了当地妇联,让他们帮着学生介绍对象,不知不觉中大家都笑称她为“红娘”,而周玉华这个“红娘”也喜搭鹊桥,成功地将8对学生送入了婚姻的殿堂。

“恩师永不弃,师恩永铭记,是您为我的人生旅途指引方向,周老师节日快乐!”

“老师,您是我的恩师,像母亲一样的恩师怎能忘记啊,过几天有时间我再去看您,您多保重身体。”

“有一个您,时刻温暖着学生的心,画一般流过的岁月,雕刻着属于学生们的情结,也让温暖就这样恒久地温存着,老师,节日快乐!”

又是一年教师节,周玉华的孩子们纷纷发来信息,字里行间流淌着对恩师的感激和祝福。周老师就是他们的榜样,他们的力量,是最温暖的港湾,最坚强的后盾。

“狂人”——陀螺一样停不下来的工作狂人

见过周玉华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被她身上的那股“精气神”所感染。

声音洪亮、目光锐利,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年轻人都赶不上,在周玉华的身上,你看不到常人挂在嘴边的“职业倦怠”,甚至有人笑谈,如果你最近意志消沉,那么不妨找周玉华聊一聊,充充电。

在周玉华的教学生涯中,从未出现过迟到早退,除了出公差以外从来没有因为私人的事情串过课,要求学生做到的她总是先做到。

“教师是能影响学生一生的,教师的严谨体现在各个方面,在言行举止这些小事上也要格外注意。”她总是这样说。

一次,周玉华出公差,火车7点到哈尔滨,8点她就站到了讲台上。那天正好有两名教学督导员去听周玉华的课,忘戴眼镜的周玉华根本没有发现他们,只是投入地完成着自己的课程。听着周玉华略显疲惫的声音,这两名教学督导员感动地说:“按规定出差回来当天可以不上课,如果我们所有的老师都像周玉华这样有责任感该多好啊!”

“为什么工作这么卖力气?”经常有人问她这个问题。她总是深情地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我们经历了国家所有的苦难,敬业是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共有的品质。”

自从1999年周玉华成为硕士生导师以来,每年她都要带学生参加全国性的学术活动,至今,她的111名研究生都跟她出去过。“一定要走出去看一看,这是难得的机会,我希望能让他们多接触前沿的知识,开阔视野、放开眼界。”

为了给学生们多创造走出去的机会,她积极奔走联系参会机会。1999年是东北林业大学文法学院环境与资源法学硕士点申请下来的第一年,恰逢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召开第一年年会,周玉华看到了机会,主动找院校领导积极争取并成功参会。至今回忆起当年半夜到开会地武汉无人接站,自己一个人辗转到会场的情景,周玉华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辛苦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从此每年周玉华都尽量多地带学生参会,至今带领包括其他老师的学生在内的研究生累计200余人次参会,她自己也成为少数几个连续19年年会一次没落、全部参加的人员之一,周玉华也因此被任命为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谈到这么多年的坚持,周玉华有很多感触:“去年武汉发大水,很多人买完票又退了,想到学校这么多年在这种国家级年会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不易,我依然来了。”“经费有限,我经常和学生轮流睡卧铺,挤一张床,但咱上过山下过乡,比他们都能吃苦。”“那一年,开会地点在重庆山区,我带的15个学生里有12个有高原反应都卧倒了,当时我心急如焚!”惊险过后第二年,她依然坚持带着学生们来参会。

这就是周玉华,像陀螺一样停不下来的“工作狂”,心里藏着一团火,执着而坚持,耕耘并奉献。

“智者”——用毕生的经历贡献教育事业

有人说,要想给学生一瓢水,自己要先有一桶水。而对于法学专业来说,面对不断出台或更新的国家法律法规,要给学生一瓢水,就需要有“长流水”,要时时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

“我们培养的是能够适应社会发展的新型人才,总教过时的知识哪能行!”

在授课中,周玉华总是把最新的内容传授给学生,每一轮教学中,只要有国家的法律颁布,周玉华就会调整自己的课程,马上加入新法的内容。

“老师是个良心活,在讲台上讲一堂课才50分钟,可是为了讲好这50分钟,需要在背地里准备好多资料,辛苦都在背后。”

周玉华是教法律的,为了把枯燥的法律讲得鲜活、生动,她不仅平时注意材料积累,对各种典故信手拈来,更愿意在课堂上加入大量新鲜的案例。为此,她订阅了大量法律方面的报纸、书刊,每天晚上都仔细阅读这些材料,把与课程相关的一些时事性新闻收集下来,第二天讲给学生,让同学们能够及时了解到国家有关法律政策的相关信息,真正做到理论与实际相结合。

“周玉华的课讲得好,因为在她的课上,不仅可以学到最新的法律知识、最前沿的学术观点,而且她妙语连珠,让人感受到她的渊博,听完这节就想下节。”学生们由衷地评价。

随着周玉华主讲的课程行政法学成为省级精品课,她也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全省教书育人先进个人、杰出法学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三育人先进个人,东北林业大学教学名师等。

现今已过花甲之年的周玉华,依然停不下忙碌的脚步,她被学校返聘担任研究生教学督导员,并坚持在文法学院上学位课,一堂课下来要讲4个小时,同时,她还在很多单位、机构担任法律专家、顾问、评审员、研究员。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安分,家里还有个9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我照顾,就是在家看个电视我都觉得太奢侈了,很少有这个时间。” 

2017年4月份,中国人民大学环境资源司法审判理论研究基地主任周柯教授在环境资源司法理论研讨会开会前三天打电话找到周玉华:“我们这里要开个关于林权制度改革方面的研讨会,咱们东三省这么大个林区,黑龙江省得派个人过来,希望周老师能来参加。”于是,周玉华连夜加班,甚至在坐飞机的路上都在改稿子,最终拿出了七千字的论文《黑龙江林权制度改革的经验与教训》,并在大会上做了主题发言。

2016年周玉华受聘担任环境执法大练兵评审专家,作为黑龙江省唯一一名代表,对各省的行政处罚案件进行网评:“评委里面数我年龄最大,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在网评之前,把评语一一写在纸上,反复斟酌考量,咱出来就是代表黑龙江省代表学校,一定要认真。” 

驻村书记范青山是周玉华的学生之一,前不久找到周玉华,请她到贫困县给农民讲课,周玉华二话不说,拎包就走,来到兰西县的红光镇义丰村给农民们讲土地承包法,坐下来与农民们促膝长谈为他们答疑解惑。

一个从东林毕业十几年的学生,现任某贫困市副市长,慕名找到周玉华:“周老师,我们没有钱请律师,想请老师帮帮忙。”于是,周玉华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多方走访探讨案情,形成了辩护意见,还自掏腰包赶去该市跟进案件进展情况。

无偿做了这么多事情的周玉华回答得很简单:“学生在困难的时候,总是会想到找老师,这是一份信任,学生找你你不能不管呀!”

认真做事,用心做人,周玉华就像一团火,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燃烧得那样灿烂、那样热烈。

如今周门弟子遍布各地,工作在学校、公检法等战线,黑龙江省高校行政法学方面的教师大部分都是周玉华的弟子,仅留在林大任职的弟子就达21人,这是周玉华一生最大的财富,最大的幸福,也是最深的牵挂。

《礼记》说:“师者也,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在教师这个行业中,能被称为“先生”,是很高的赞誉。“德高为师,身正为范”,周玉华正是通过自己的“言传”,尤其是“身教”来感染着学生,得到了大家的尊敬和爱戴。

[责任编辑:苏兰 ]

玉华 赤子 工作狂 陀螺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