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师者|兰州大学杨许波:真心用心开心 生命所以盛开

2018年05月24日 10:33:00 来源: 兰州大学萃英在线 作者: 字号:TT

2018年3月的某一天下午,榆中校区天山堂的B503里依旧如往日一样的洒满阳光。此时还不到上课的时候,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们正和往日一样地陆续走进教室。这些青春可爱的姑娘们还没走到座位,耳边已响起悠扬的古典音乐。

学生们顺着声音向教室的前面看去,才知道放音乐的人正是本学期的古代文学史老师杨许波。窗外的阳光正暖,他却仿佛没有注意到春天的将至,也并不打算在这段课前的时间里再看看自己的讲义。他只是温和地注视着眼前这些低头窃窃私语的学生们,脸上写满了自信。

“一年之计在于春”,此时站在讲台上的杨许波老师显得年轻而阳光。他穿着浅蓝的衬衣,乌黑的头发映衬出坚定的眼神。今天是他给2016级汉语言文学的学生上的第一堂课,但并不是他与榆中校区的第一次遇面。回首过去的日子,杨许波老师用谦谨和勇敢编织出了独属于自己的青春。

“求医不如求己”

“我对兰大的感情很深,在南京大学读博士的时候,我常常会打开兰大的官网浏览相关新闻。每当看到母校取得新的进步,自己总会感到万分的幸福与骄傲。”坐在天山堂某层楼的教师休息室里,杨许波老师这样告诉记者。

饮水思源,我们会在什么时候感到思念母亲、思念母校呢?想必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比如生病、比如成功、比如团圆的佳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当人们为眼前的生活感到焦虑、觉得无法安放自己的时候,一定会十分想念当初那个最温暖的怀抱。

这是2008年的冬天,突然袭来的冷空气让古都南京瞬间被冰冷与严寒笼罩。“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正在攻读南京大学许结先生博士的杨许波也似乎正经历着成年以来最辛苦的一个时段。远离故土本就已使学子饱受思乡之苦,这无情的风雪又在此时此刻增加了离乡人的忧愁心情。

南方不同于北方,这里没有暖气。纵有寒风过境,空气中的湿气却也丝毫不减。杨许波蜷缩在寝室的被窝里,在床上支起小桌板,只露出几个手指用来翻阅书页。一夜落雪未满,眼前没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温暖场景,伴随杨许波的只有无情风雪的冰冷和潜心学术的寂寞。

现实与想象中的文学之路迥然不同。在南京凄冷寂静的冬夜里,令人疼痒难忍的荨麻疹又在此时缠绕于杨许波的左右。舞文弄墨之人大多感性,夜里的风不仅使得荨麻疹在皮肤上四处蔓延,更惹弄起寒门学士的无尽忧思。正是青春年少的日子,如此的境遇却令他陷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低潮期。荨麻疹虽并非大病,患病处却十分瘙痒,身心皆疲的状态令他感觉眼前的生活一片灰暗。当时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繁琐事宜围绕在许波老师周围,他显得有点疲惫,也倍感生命的孤单。

杨许波去校医院看了医生,但荨麻疹仍旧未见起色。走在金陵冬日的蒙蒙烟雨中,这位来自华北平原的年轻博士显露出了他“提剑出燕京”的果敢一面。在同学的推荐下,杨许波买了中里巴人的中医普及类书籍《求医不如求己》。在午后安静的思索时光中,杨许波了解到自己患上荨麻疹的原因可能是体内湿寒之气过重,于是开始调整生活规律与日常作息。下午四五点,他会按时去操场跑步。在那一圈又一圈的循环重复中,许波老师对未来的定义也开始清晰起来,他开始扪心自问,什么是自己最想要的东西,“真的猛士”绝不会因眼前的消极现状而遗失最初的梦想。

正如医著书名所示,“求医不如求己”,没有人可以真正地走进我们的内心,只有自己才可以找到救赎心灵的良药,从而不断地积蓄能量,成就更美好的自我。

2010年7月,杨许波回到母校兰州大学任教,同年聘为文学院讲师。成长的豁达让他愈加开朗,文学的滋养令他气质儒雅。走在古代文学的青路两旁,一路鲜花陪伴,他在自信中走向未来。

“为你歌唱就是我要的人生”

春天的阳光暖似年轻人的面庞,今天的杨许波老师和往常一样的帅气而睿智。他时而点击着投影在黑板上的课件,时而又拿起带来的相关书籍进行讲解。在请同学回答完问题以后,许波老师开始讲起了千年之前的“竹林七贤”。诗情画意中,他一往情深,轻轻唱起林俊杰的歌曲《一千年以后》。

然而事实上,这位歌声迷人的年轻讲师,更是著名歌手周华健的忠实听众。当笔者问到他关于课上唱歌的细节时,杨许波老师含蓄地一笑,说道:“当时只是说到‘千年以前’这个词语了,于是就那么一唱而已。其实说起音乐,我最喜欢的还是周华健。”

杨许波长于河北省的一个小小村庄,幼时的他流连于村南的乡间田野,那时的乡村生活赋予了他纯净的心灵世界,头顶的艳阳天指引着未来的阳光之路。山水不问过路人,姥爷的一间小小的租书铺为他开启了一片全新的空间。

笔者曾在香港参加过金庸文化陈列展,这位上个世纪末风靡华人世界的著名作家金庸,在童年杨许波的心里悄然埋下文学的种子。80后受访者中,他是少见的可以将武侠小说讲的如此熟练与精彩的年轻人。杨许波谦虚地说道:“长于农村,让我在学习方面本就‘先天不足’,自小的语文教育让我知道了开卷有益的好处。那些年在家乡的村子里,我不停地阅读,不停地想象与思考,才有了今天。”

许波老师的哥哥是个很酷的人,除了定期去姥爷的租书铺里看书、听书,他更可以从哥哥这里了解到新鲜事物。不仅武侠小说,哥哥还带回来了录音机。于是,周华健的音乐开始走进他的生活,在洒满温馨的农家小院里,杨许波老师成长得多么纯粹与快乐!

一个人的旅途是孤单的,在与世界相遇的过程中,有多少人和事给予了我们意外的慰藉,从而使得肩膀单薄的年轻人重新出发。大一第一学期的寒假,许波老师在回家的途中来到邯郸转车。陌生的城市里,熟悉的孤独感。在异乡的火车站,他突然从附近的音像店里听到了周华健的歌声,少年一瞬间竟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走进去,花了9块9毛钱买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张正版曲带。这是用粤语演唱的歌曲,隽永的歌词和细腻的曲调化解了杨许波的所有心事,青春正是年少,自是一路晴方好。

在采访过程中,许波老师提及了多首周华健的代表作,如《江湖笑》《刀剑如梦》《难念的经》等。人的内心总会通过喜欢的事物表现出来,武侠小说和周华健的歌曲一起陶冶了他的情操,丰富了他的精神世界,从而使许波老师变得更加坚强和勇敢。

一路走来,他最想感谢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母亲虽不识字,但却给了许波老师无尽的宽容和温柔的体恤,关照着他一路前行。今天已过“而立之年”的杨许波谈起从前的所有,脸上写满了对所得的感恩。正如周华健在《花旦》中所唱:“为你歌唱就是我要的人生”,杨许波和他的真实内心正在踏实刻苦中不断发光。

是的,为你歌唱、为自己歌唱,就是最好的人生。

真心,用心,开心,生命所以盛开”

结束采访之后的一个月,许波老师突然在某天的凌晨发出了一条文案为:“旧时庭院旧时路”的朋友圈,配图为萃英在线摄影记者的作品。照片上的他与榆中校区毫无违和感,仿佛他一出生就是这里的人。许波老师走在校园的角角落落,摄影记者很轻松就可以抓拍出最佳的图片,因为他走出半生,依旧是这里的少年。

记者跟随他的脚步来到了隆基大道,他在这里驻足了几分钟,然后开始聊起了他与这条街的故事。记忆里的榆中校区,远比眼前的样子荒凉,除了萃英山和这条街,其他的事物仿佛都换了模样。

那一年春光和暖,这里安静的没有一丝叨扰,在早操签到之后,许波老师总会来到这里读书。日复一日,鲜有停歇。他读的最多是朱东润先生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大声的诵读带给他的不仅是扎实的基本功,更提升了自己的个人能力。在当时刚刚弱冠之年的同学之间,杨许波常常与朋友一起作诗交流,生活充满着诗情画意。不仅如此,写作和阅读的习惯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当记者读到他在《苏舜钦研究论稿》中所写的后记时,更因文中许波老师饱满的内心而感动。与文学作伴的人当该如此,生命因真心而花繁美艳。

说起许波老师的苏舜钦研究,则必须提及他的硕士导师文学院教授庆振轩先生。在杨许波看来,庆老师非常地勤勉刻苦,多年以来的庆老师一直坚持着早起看书的习惯。回忆起那段上研究生的日子,杨许波坦言道自己常在睡梦中被导师庆先生的电话唤醒。在科研方面,庆老师对自己的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今日事今日毕,来不得半点虚假。正是由于导师的不断敦促,才成就了今天的许波老师。“凡是皆有因果”,因缘于对宋代文学的喜爱和对杨许波本人的了解,庆教授为许波老师确定苏舜钦为硕士论文选题,他的苏舜钦研究由此开始。那时师生共勉,成就一段佳话。

后来,许波老师不断深入了对苏舜钦的研究,2016年,他将一本名为《苏舜钦研究论稿》交给了庆振轩老师,庆老师为其欣然作序。在序言中,我们读到了为师者对青年学子的关爱以及一位资深研究者对待学术的专业。这本凝聚和见证着杨许波心血的《苏舜钦研究论稿》是目前学术界出版的第一部苏舜钦研究专著,是兰大文学院的学术成果。今天,许波老师又将这本书赠给了正就读于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记者,这是一份老师的期许,更是一份责任和传承。

不仅如此,庆先生还十分关心许波老师的生活,了解到他出身于农村,导师便常常喊他到家里吃饭。在打印学术资料的时候,庆先生也总是接济当时还是学生的许波老师。采访间隙,许波老师刚好与庆先生通了电话,在交流完主要的事情后,庆先生还询问许波老师在榆中上课的时候都如何吃饭,场面十分温馨。

事实上,课上谈笑风生的许波老师骨子里更是一个内敛含蓄的人,在这些优秀的成果背后不知收藏了多少他的暗自努力。许波老师被保研古代文学方向的那年正是兰大硕士培养的改革时期,他与同期的伙伴们仅仅在两年内完成了所有的硕士学业。在毕业之际,他不顾众人的眼光,下决心报考了南京大学莫砺锋教授的古代文学博士。

由于名校报考人数较多,所以考生在考前先与导师联系者众。但许波老师只潜心备考,既不给莫先生写信,也不私下联系。同学和朋友们都很替他担心,许波老师却说:“我读了先生的文章,我相信他!”原来,莫砺锋教授曾在文章《遇到名师是缘分》中写道自己当年报考南大程千帆教授的故事。备考阶段的莫先生砥砺自我,从不曾联系程教授,他凭借优秀的成绩和出色的能力在考试中脱颖而出,最终被南京大学录取。

后来,杨许波老师在报考莫砺锋先生博士时成绩名列第四,因为招生名额有限,他有幸来到了许结先生门下继续深造。后因许先生赴韩讲学,他如愿在莫砺锋教授的带领下学习一年。人生没有弯路,当初伏案桌前的所有努力都为明天的图画铺陈了墨笔。机会,永远属于有准备的人!

这段经历,让身边的人了解到了藏于杨许波心中的厚实与真情,也让硕士导师庆振轩先生更加对他寄予厚望。顺利完成博士学业后,许波老师回到母校兰州大学,成为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讲师,继续着他的教育和学术之路。

庆振轩教授在电话采访中这样评价杨许波:“他为人敦厚,求学勤奋,在学业上非常努力。我旁听了他这学期为本科生开设的课程,他准备的非常充分,对课堂的把握和各方面的发挥都很到位。杨许波是西部高校教育精神的实践者,是兰大‘勤奋、求实、进取’校风的传承者,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之一,我为他感到骄傲!

临别的时候,许波老师赠给了记者他珍贵的作品《苏舜钦研究论稿》,翻开扉页,上面工整的写着:“墨逸学棣惠正。”红色的题章印迹还未全干,师者的殷切期望尽显其中。韩愈在《师说》中写道:“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作为晚辈的我们,更当庆幸和感恩这份相遇,从而不断努力,开拓未来。

今天的古代文学课依旧如往常一样地按时结束了,杨许波老师整理了自己的教案,面带微笑地走出天山堂,准备乘六点多钟的校车回去了。在一分部并不宽敞的青年教工公寓里,等待他的仍旧是四壁的图书和永恒的君子之道。

天山堂C区的侧门入口处,有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李政道先生的题词:“兰州灵气自然生,大学英才代代出。”杨许波老师作为第一批来到榆中校区就读的兰大学子,是“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精神的体现与传承者。他们手不释卷、继晷焚膏,正为着母校的明天而不断努力着。

文字 | 蔺墨逸

摄影 | 邓凯月

执行编辑 | 王若男(广告)

责任编辑 | 高一铭

[责任编辑:苏兰 ]

兰州大学 师者 真心 生命 杨许波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