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兰州大学:校车调度室里的春秋

2018年04月11日 09:15:28 来源: 兰州大学萃英在线 作者: 字号:TT

校车调度室里的春秋 

当罗维刚听到要给他拍照时,他的一双眉毛不由挑了起来,推了推墨镜,他笑着摆摆手,“诶,别拍我,我长得太着急了,有损车队形象。”他给自己点了支烟,袅袅升起的烟雾将他的脸藏在后面。今天的他穿了一身墨绿色皮衣,裤腰带系得很高,皮衣敞开着露出内里藏蓝的衬衫。

实际上,这个酷酷的大爷已经是个五十五岁的“老司机”了。他初来兰大工作,年岁刚满十八,兰大尚只有本部校区,积石堂前垂柳道平整如练,而现在,三十多年岁月匆匆拂去,调度室角落积灰蒙了几回又清了几回,榆中县的荒凉土地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承接了本部大部分的职能,罗维刚从驾驶的一线岗位退到幕后工作,在校车调度室里,见证三十多个春秋交替,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我在兰大那些年”

罗维刚1981年来到兰大本部,在后勤处做有关水暖的工作,十年之后,他在兰大本部担任司机。1999年兰州大学筹备建设榆中校区,他被调到筹建小组,专任司机,负责接送小组成员往返。2004年,筹建小组圆满完成使命后解散,他便在榆中校区任值班司机,之后一直在调度室工作。现在,除校车调度工作外,他还驾驶小车,接送教职工。

刚开始担任司机时,罗师傅开的是越野车,驾驶范围不局限于甘肃,而是随着兰大教师及学生全国各地跑,研究课题在哪里开展,他的足迹就停在哪里。东到内蒙古的呼和浩特,北到高寒的昆仑山口,罗师傅的青春岁月一直在路上。而在这段时间,罗师傅的女儿正值年少,却难得见到父亲。对此,罗师傅自嘲:“说实话,女儿怎么长大的我都不知道,她是妻子一手带大的。”现在,罗师傅开车少了,但因为调度校车的工作难以休假,住在调度室里的他,一周才能回家一次,看看妻子和女儿。但是,家人都特别理解罗师傅,懂得他作为一个男人养家糊口的艰辛与难处,明白他工作的特殊性,不曾因为罗师傅对家庭的疏忽而拌过嘴、使过气。

当罗师傅回想曾经的时光,他最直接的感受还是“值得”。在他眼里,那些天南海北,栉风沐雨的日子,开阔了他的眼界。他的脚步在中国的大地有力地迈开,他的灵魂在无边的广野中自由地飞翔。这是他不曾想过的生活,是在兰大的工作给了他另一种生活面貌。

“年轻的老司机” 

校车运行的速度是有严格规定的,为了学生的安全着想,在高速公路上校车行驶速度不允许超过九十迈。学校选择司机时,要求必须持有驾驶证且至少拥有十几年的驾驶经验。

“目前校车司机年龄多在四十岁左右,最年轻的38岁,最年老的则为58岁,且一旦到达59岁便不再允许驾驶校车。”

提起工作,罗维刚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蹦出一连串的术语,他对目前运营的25辆车如数家珍,能准确地报出哪辆车对应的车次,车牌号倒背如流,提到校车车次安排,偶尔有记忆不连贯的地方,他便开始用手指敲打自己的头,想起来之后就更加兴奋,甚至于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那么神采奕奕精神焕发,让人想起讲演时的梁任公。

罗师傅总是戴着副墨镜,看起来很有精神。虽然他总自嘲自己长得太着急,可岁月的刻刀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在繁忙工作之外,他也十分享受生活,跟我们分享2015年他前往西藏的经历:在海拔4800米以上的地域,身边人都因高原反应而身体不适,他却毫不要紧,甚至能在上面跑个300米。

说到去年到敦煌游览,他忍不住描绘起鸣沙山,榆林窟的雄奇壮丽,还有那巨大的大地之子的雕塑,深深地震撼到了他的心灵。

“我没有文化,不像你们学历史的学生,看不出什么,但就这个美,是人类共同的语言,对吧?”

他的话语洋溢着激情,回忆一旦拉开便不愿停止,从他的描述中不难看出生活对于他是那么的阳光和美好。

“回望三十年”

作为兰大一名普通的职工,罗师傅只想勤勤恳恳地工作,顺利地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他的三十多年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辉煌,但也没有经历什么大风大浪。那些辛苦却充实,踏实又丰富的日子,构成了他满意的回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平凡的罗师傅,见证了兰大这不平凡的三十年交通变迁史。

自从2001年来,兰大配置了校园大巴,十几年来,车辆质量越来越好,安全系数越来越高。

“原来驾驶校车时司机还得随身携带配件和工具,以应对突发情况,而现在则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谈及此,他感叹连连。十几年来,物价上涨,可是校车的车票钱一直未改,六元钱的车钱虽然很少,仅能赚回成本。但学校为了学生的出行方便,一直保持着低价状态,实为对学生的关怀和补贴。

罗师傅的烟灰缸

“另外,从2017年起,我们增设了从榆中到机场的特殊班次,这也是以方便学生为宗旨而采取的措施。这个用你们的话来说,就叫那什么,人文关怀,对,就是这个。”

对于当下的生活,他充满了感激,从过去到现在,他不曾感到遗憾。唯一只剩希望:尽快抱上外孙。“我那个丫头,已经28了,还觉得没玩够,不想成家。兰大的教师也帮着介绍了好几个,我看着条件都还不错,她没同意。我也只好慢慢等了。”说到这里,罗师傅很有些无奈。

任职多年的罗师傅把兰大当做自己的第二个家,他真心地想做好工作,为所有兰大人提供贴心的服务。再过几年罗师傅就要退休,他的心里满是不舍和留恋,新的生活即将到来,但兰大却是他的青春岁月最好的注脚,这里安放着他稳稳的幸福。

接下来我们问了罗师傅几个问题,一起来看看吧~

Q:驾驶员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A:周一至周五采取轮班制,双休日不轮班,从早上六点半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除去在本部与榆中之间行驶,有需要时还得在全国各地穿梭。校车司机们的工资算法为基本工资加车贴,如在榆中与本部之间往返一趟车贴为36元。这也是为了增加司机们的工作积极性,以便他们主动积极地多跑几趟。在常年的驾驶历程中,司机们往往都有职业病,如胃病、痔疮、脊椎和腰不适等病症。

Q:学校校车配置是怎么样的呢?节假日和平时是否会有不同?

A:兰大现在共有26辆校车,基本满足师生出行需求。若车辆再少些,就难以满足每天正常九班车的需要,若多些,则会造成车辆闲置和资源浪费。况且,校车调度具有一定灵活性,我们会根据乘车人数与各位司机联系,安排车辆停靠位置及时间。若逢节假日或其他人流高峰期,校车调度极为紧张时,调度室还会租用旅游大巴,旅游大巴跑一趟需要支付1000元左右的租金,但能有效缓解出行拥堵的问题。

Q:我平常等校车总是会等很久,为什么学校不增加车数?

A:对于学生们反映的校车排队问题,我们也觉得忧心,但又很为难。校车运行一趟耗时较长,受限速、红绿灯、路况、天气等影响,往返大约历时两个半小时,流动换班就会较慢。且同学们乘车的时间较为集中,在同一时间段必然会造成供不应求的情况。若说增加校车则会造成车辆闲置,且于实际问题无补。我们也比较无奈,其实校车工作就和食堂差不多,“一直在努力,总是不满意”,希望同学们能够理解,我们一定会一直想办法,以车辆调度的方式减少同学们的排队时间。

Q:校车末班车为什么在六七点这么早呢?我有时候赶回来很着急,赶不上就只能在本部过一晚。

A:有些同学提建议,增加校车班次,早上时间前移,晚上时间后延。但这样不够科学,因为司机们一天到晚驾驶,极易疲劳。现在的情况是司机们八点半到达本部,再进行对车辆的清洁和检查,之后才可休息。如果增加晚上的班次,司机们可能就要到十点多才可完成所有任务,第二天早上还需早起就位,很难保证充分的休息。从而影响第二天的驾驶,对同学们的出行安全不利。况且,国家规定驾驶员一天驾驶里程不得超过400公里,如果增加班次就会冲破规定。

Q:榆中的黑车产业可以说是很“兴旺发达”了,您怎么看?

A:同学们一定要注意安全问题。因为黑车司机的驾驶技术参差不齐,车辆的维护保险难以保证,对交通规则的认识与遵守因人而异,我并不建议同学们选择乘坐黑车。为同学们的人身安全着想,宁愿大家乘坐公交车。

最后,罗师傅想对大家说的话:

我代表所有司机呼吁同学们保持校车清洁,不要随意将垃圾留在车上,这样会增加司机们的工作负担,且不利于车内卫生,影响健康。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潘韵]

兰州大学 调度室 校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