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最美校友”罗必良:人生的要义就在一个“勤”字

2017年12月05日 22:59:47 来源: 华中农业大学 作者: 字号:TT

1994年,破格晋升为广东省最年轻的教授,年仅32岁。

2004年,被评为全国“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2009年,受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是我国农林经济管理学界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学者。

他就是华南农业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农业制度与发展研究院院长、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罗必良。

勤学圆了放牛娃的大学梦

1962年冬,罗必良出生在湖北省监利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6岁起开始打猪草、放牛,接着是在牛背上读书,在煤油灯下写作业。受文革期间“黄帅事件”及由此引发的“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影响,小学三年级开始便没有学习多少课程,正常的教学秩序荡然无存,每天的日常就是“勤工俭学”、“学农劳动”。虽然罗必良从小生活在农村,但他在冬季参加的水利工地上知道了“工程师”这个说法,于是开始了“工程师”的梦想。他明白,如果不主动改变命运,就只会从一个放牛娃变成放牛的大叔,一生都会看不见世界的广袤。

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正在“普及”、“带帽”到他村子里的高中读一年级,但他却再次做起了“大学梦”。进入高二时,他居然才知道数学里有个所谓的“勾股定理”,也才正式开始接触化学、物理、英语。他深知,一年后的高考没有丝毫的胜算。果然不出意料,1979年的第一次高考仅仅考了198分,上中专也还差二十余分。

“那就再考一次嘛!”罗必良语气中很是坦然,可是这一年却不是在坦然中度过的。因为差两分,他只能在县级中学的复读班作为跟读生学习。那是他第一次走出乡村,来到了县城。罗必良坦言,“至今都觉得挺心酸,因为第一个学期花名册上没有我的名字”,“至今也觉得不公平,因为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切身感受到了城乡差距”。就是这个被遗忘的“无名氏”,经过一整年早晨六点钟起床,晚上十一点钟睡觉,每天清早从一个闹钟到两个闹钟将自己闹醒,从一开始的倒数到后来数学、物理在全校名列前茅。这一切,将年满14岁上高一的罗必良“磨熟”了,他比同龄人考虑问题更多,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说:“不付出不会有收获,付出也不一定保证有收获,但加倍的付出一定有收获。”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拼搏,1980年,罗必良第二次参加高考,总分378分,高出一本线二十多分,成为华中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一名大学生

勤读点燃有志青年的研究之光

1980年夏,武汉正值发洪水,罗必良坐着大卡车来到学校,曾以为县城足够“大”的他没想到外面的世界竟可以如此广阔,就连一所大学也可以如此之大。“大,是我对华农的第一印象。”此后,罗必良似乎对大的东西情有独钟,大的校园,大的书柜。“大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气势。”

而这种气势,也是初来华农的他从学长们身上感受到的。开学典礼上,华农农经专业最早的一批研究生代表上台讲话。无疑,十多岁的孩子看三十岁的有学识的人是仰望的。罗必良早已忘记了讲话的内容,只是还记得那是一位长着络腮胡的男子(1979级硕士研究生李兴稼),知识使他在台上显得是那样自信稳重。罗必良暗自发誓:我也要读研究生,我也要做研究,也要成为这样的人。要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明白有“研究生”这个说法,这也是他开学第一天做出的第一个决定。

把“我要”变成“我能”,罗必良相比较进了大学不知所措的人,目标是相当明晰的。大学四年,他把学校的资料室、图书馆当作第二个家,除了在宿舍和教室,便是在图书馆、资料室。罗必良看书几近疯狂,回忆起出去玩耍的时间,罗必良掰着指头也能算清,对他而言,书中的那方天地是一片沃土,是一片乐土。从哲学到系统论、从生态学到生态经济学,他俨然成为了“行走的图书馆”。

罗必良坦言在老师眼里是个特殊的学生,看得多,想得多,当然写得也多。罗必良每逢上课或看书碰到感兴趣的问题时,便会提笔写下心得感受甚至是小论文,不知不觉四年的时光里,罗必良写下了满满两个档案袋的文章。他的这个习惯让他收获满满。大学二年级,主讲农业技术经济学课程的沈达尊教授居然有天晚上去他宿舍指导他论文的修改。“很难想象沈教授是专门来看我的。”至今,罗必良都觉得一位教授能去学生宿舍看望学生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沈教授提醒罗必良多读书,鼓励他多练笔。罗必良说:“具体沈教授说什么记不清了,但是见到沈教授无疑是把我向未来推进了一步,因为这意味着我是一个有希望的学生。”

引得老师专门来看自己并不是仅有那么一回。大二时候,罗必良会通过写信的方式和校内外教授谈论自己的观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罗必良写信给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农业系统工程的张象枢教授。巧合的是,张象枢教授收到信之后正要来华中农大参加研究生学位论文答辩。当晚七点,他去宿舍区找到罗必良,就关于信中的观点进行指导,并欢迎罗必良将来毕业时报考系统工程方向的研究生。

从二年级下学期开始,他一直求教于从事生态经济学研究的姜学民老师。在大学毕业论文调研写作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时任农经系主任的郭犹焕教授作为他的指导老师看到了他练笔的“习作”,居然将一篇论文推荐发表,另一篇论文收入专著中的一章出版。

在考取生态经济学方向的研究生时,面对导师叶谦吉教授的提问:你读过的书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本?罗必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生态学基础》!”那可是国内刚刚出版不久的美国著名生态学家奥德姆的重要专著。已过古稀之年的叶先生十分惊讶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竟然读完自己还没读完的书,而且可以读懂百分之八十。“你不用面试了,直接报到吧。”叶教授说。                

勤干铸就农经学家的学者之路

1987年,从西南农学院研究生毕业之后,罗必良被安排到位于河北廊坊的农业部农村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书。11月的天狂沙飞舞,初到廊坊,罗必良和与他研究生同学的新婚妻子顿时觉得失望,两间房子只有两张单人铁床拼凑的床铺、两把椅子、两张桌子,连他最为珍贵的书籍也无处安放,只能放在地上。一次水龙头出现故障,顿时房间内水漫金山,罗必良的书籍全部泡烂,这是让他最为心痛的。那个时候,他便暗暗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一定要走出这个地方。

在干部学院里任教的六年是艰苦的。先不说吃不惯大馍,就连粗糙的陈米也无法供应充足。但这六年也是充实的。在罗必良看来这是储存能量的六年,为他后来在学术界声名鹊起奠定了基础。“在干部学院,我总共上了二十一门课程。”罗必良说,这便意味着他需要广泛地阅读书籍。他每天做的事就是看书、备课、写文章。六年的光阴中积累的知识大大超越了他本科和研究生阶段读的书。

当然,罗必良的咬紧牙关走出干部学院不仅仅是单纯的离开,他要的是以更好的自己走出去。1992年,年仅30岁的罗必良破格评上副教授。

1993年,罗必良一心想带研究生,考虑到科研条件、生活环境等因素,他接受了华南农业大学的邀请。到广州罗必良可谓是顺风顺水,起初的一年,省内报社就经常找他约稿。1994年11月7日,罗必良被评为广东省优秀中青社会科学家,那时他正要年满32岁。同年11月底,他顺理成章地再次破格晋升教授,是当时广东省最年轻的教授。一年后,罗必良欲申请博士生导师,但评委们认为他太年轻,应该先去攻读博士学位。但是他说:“我一定要先做博导再读博士,我相信我的能力”。1996年,罗必良成功受聘为博士生导师,成为了当时广东省的“稀缺资源”。随之他就读博士学位,1998年博士毕业。

罗必良最大的兴趣是专业研究,在生态经济、区域经济、制度经济及农村经济组织等领域作出了创新性贡献。他首次提出“技术生态学”,倡导对技术创新及其使用的生态学后果进行研究。罗必良的研究涉猎广泛,先后研究过生态农业、农村土地制度、区域经济、贫困与发展、工业化与城市化、乡镇企业宏观调控、国有企业改革、农村经济组织制度等问题,先后主持和参加各类科研课题30余项。目前主要研究领域为农业经济与制度经济。

从大学开始便笔耕不辍的罗必良如今著述甚丰,从1991年出版《从贫困走向富饶》开始,专著接二连三问世,到目前为止共计出版专(合)著30余部。此外,还在报刊、杂志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短论与随笔近200篇。

长江学者、珠江学者、优秀社会科学家、全国先进工作者……罗必良先后获得各项科研奖励30余项。任何一个头衔足以羡煞旁人,但在他眼里,这些头衔加起来都敌不过一句“我是一名农业经济学学者”。

“最难忘还是母校那间资料室”

每每提起母校华中农业大学,罗必良心怀感恩,忘不了亲爱的老师们和同学们,忘不了母校的老图书馆,忘不了母校那红砖黑瓦的老宿舍,更忘不了母校老农经楼的那间资料室。“那段时光,真的很自在。我至今还记得当时那个资料室的格局,甚至还记得我每期必看的主要专业杂志摆放的位置。没有母校,就没有今天的罗必良”他说。

母校有所呼,学子有所应。罗必良每年都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与母校的各种活动,极尽所能为母校师生做一些事情,用质朴的方式回馈母校。

2009年,在经管-土管学院举行的2010年元旦晚会上,罗必良以神秘嘉宾的身份轻松幽默地与师弟师妹分享了在母校求学阶段的种种趣事,深情祝福母校明天更美好。

2010年,罗必良参加母校经管学院召开的全国中青年农经学者年会却甘当“绿叶”——这场学术研讨会专为青年人而办,希望激励他们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践行者和中坚力量。

2014年6月,罗必良在母校开展了题为“农业经济管理研究方法”的系列讲座,倾囊相授知识和智慧。

2014年11月,罗必良参加母校承担的两项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的开题论证会,为项目的科学推进“把脉问诊”。

2015年4月,罗必良参加经管学院2013级博士学位论文的集中开题,为学生们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2015年11月,罗必良参加母校经济管理学院“达尊青年教师学术论坛”暨研究生学术年会,从学术理论研究、宏观政策报告、微观数据采集等多个层面全方位地对青年老师和研究生进行指导,并通过分组讨论和汇报的形式,对青年教师和研究生的研究思路、方案设计、技术路线和研究方法等进行全方位指导,帮助他们转变研究范式,做好规范化、主流化的学术研究,提高科研基金和权威论文的命中率,让更多的优秀青年人才可以脱颖而出。

2016年,罗必良作为导师为经济管理学院2016级现代经济与管理理论暑期学校的学员们传道授业解惑。

2017年,罗必良在母校经管学院开设《制度经济学》系列讲座,与青年教师、研究生进行面对面、一对一的细致辅导。

……

记者后记:与罗教授的短短两小时交谈,让我们的采访有意犹未尽之感。童年的条件艰苦,大学的勤奋好学,毕业后的厚积薄发,在学术界的声名鹊起,这些人生的起起落落从罗必良的口中说出来竟变得如此轻松有趣,仿佛在听一段故事,在看一本小说。而说这段故事,写这本小说的人不是一位经过时光打磨后的中年学者,而是一位目光灵动、思想活跃、妙语连珠的“少年”。

七月的广州早已被填满了暑气,华南农业大学的绿意却没有被烈日打败依旧充满生机,在经管院楼下,那成片的热带植物正在勃勃生长,似乎不曾惧怕些什么。

[责任编辑:陶姗姗]

要义 校友 人生 罗必良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