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走进离退休教师生活:离不开,退不了,不愿休

2017年12月03日 15:58:42 来源: 广西大学雨无声网站 作者: 字号:TT

离退休教师居住区附近的藤蔓缠绕在树上,这一缠绕就是三四十年。

像许多生活在校园里的离退休教师。

清晨,在东校园,动物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退休老师张育华烫着时髦的卷发,戴着墨镜,穿着素雅的衣服,推着装满食材的车子,此时她刚从西校园菜市场买完菜回家。

年近八十的她打开微信,92级饲料专业的同学们会通过这个群交流。退休至今已25年的张老师至今仍然记得与同学在一起的时光。张育华来自湖南,自中学起就与南宁结下不解之缘,她在南宁读完中学,念完大学后被分配来广西工作,大半生都在广西度过。她记得89级的学生因为贪玩,到太阳岛外宿,结果遇到想要抢劫的坏人,不慎被刺伤。作为班主任,张育华既担心又生气,“幸好伤得不重”,时隔28年,她连当时贪玩的孩子去了哪,谁带着去的都记得清清楚楚,谁说老年人记性不好?

张老师这样度过她的一天——八点锻炼以后,九点去菜市场买菜回家,为家人做饭,下午参加歌舞活动队,跳广场舞。

而在西校园,天蒙蒙亮,82岁的袁海祥老师躺在床上用手从双肩一直向下推拿按摩到肚子,这是袁老师每天起床前的第一道“工序”——养生按摩推拿。

袁老师从1960年开始教书,退休之后又教了9年高数。现在,他特别注重养生。

“这个按摩主要是疏通经络,加快血液流通,对身体有好处。”袁老师双手比划着按摩的穴位解释道。时钟的指针逐渐指到6,袁老师做完最后一遍推拿,躺在床上调整呼吸放松。休息片刻,他起床洗漱后便悄悄关上锁,出门锻炼了。

天渐渐亮起来,西大校园的道路上开始出现锻炼的人,袁老师沿着洒满阳光的校园慢跑。他每天大概跑三公里,“以前是跑五公里的,现在只能跑三公里了。”他说着摸了摸头。跑完步后就做一个保健操,疏通经络,7分钟左右。

“我还会跳广场舞呢,做完保健操之后就跳一会儿广场舞,舒展一下身体。”袁老师笑着说道。“撞大树”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老年人的锻炼方式,就是用后背撞树干,起到按摩的作用。“我们的背分为四个部分,颈椎、胸椎、腰椎和尾椎,撞大树的时候一定要把背分两部分撞,上部的颈椎、胸椎一起撞,下部的腰椎、尾椎一起,撞100-200下,大概15分钟。七点半左右回家吃早餐。”袁老师说起锻炼养生来头头是道,还用手比划这背的四个部分。

袁老师除了锻炼身体之外,还喜欢唱歌。他在2006年加入了“乐一乐”歌咏队,并担任队长。“队里的队员们都是爱唱歌的,我们平时就一起唱唱歌,排排练,有时也参加晚会的表演。”说起唱歌,他忍不住感概道,“我们歌咏队已经十一年了。”

每到晚上七点钟,袁老师就会准时做到电视机前观看新闻联播,用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要跟上形势”。为了“跟上形势”,在十九大期间,他连续十天专门买了关于十九大的报纸,“十九大与中国未来几年的发展密切相关,这个可不能不了解呀。”袁老师解释道。

袁老师除了对时事感兴趣,对国防和国史也很关注。在新闻联播之后,到外面走半个小时的路,锻炼下身体,八点回家继续关注中央7台的国防建设还有中央4台的国家记忆。

袁老师睡前的最后一道“工序”也是推拿按摩。重复着清晨的推拿半个小时后,一天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长期从事哲学、科学社会主义等学科研究的娄永清老师,先后发表过110多篇,70余万字的文章,还著有近50万字的《哲学相对论》和38万字的《社会主义社会矛盾论》等专著,他在“退休之后就搞搞文章,但是后面年纪大了就不搞了。”当记者问起教书时期的细节,娄老师频频说着“年纪大了,都记不清了”,但是说到教师这个职业,他就来了兴致,“教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每个人都要接受教育的,教师就是为国家社会培养人才的。”无论是国家分配前,还是教书过程中,乃至现在退休了,娄老师都表示自己从未后悔当老师,就像他所说的,在他心目中,教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他对此感到自豪。

大多数离退休教师都是如此,从青年到老年,都在这里度过,工作、恋爱、结婚、养育儿女都与这里有关,离不开这个充满回忆的校园;站了大半辈子的讲台,退不了,因此他们离退休后往往会被返聘,重新站在学生面前;而这一辈子的教师生涯,让他们如何休呢?

一日为师,便永远担着教师这个称呼,每一声“老师好”都在一辈子留在心里。

他们把生活过得像一首丰富却又朴素的诗。

商学院的退休老师曾纪梅身着白色衬衫、深蓝色裤子,皮带有些破损,头发花白,手里的京胡也因为经常使用而积累了粉尘,时光的痕迹分明。这一问,可不是,曾老师今年已经86岁,生于抗战阶段,抗击过日本,这把京胡也跟着他有20多年,陪他度过退休后的漫长岁月。

曾老师退休后广泛发展自己的兴趣——对京剧、摄影、电脑基础、手机应用、平面设计、Photoshop都有涉猎。他所在的京剧队每年都会参加学校的离退休老师的文艺汇演,各戏曲队之间也会进行联欢。

曾纪梅老师摄影作品《采茶女之歌》

他至今仍然记得自己上的第一堂课,他笑着说:“哎呦,大学毕业以后备课半年上课,还比较紧张,就是使劲背讲稿。”他从教三十余年,认为老师就是教书育人,是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学生,把学生培养成人才。曾老师离休后却并未“退下来”,而是和退休老师联合起来办助学班,帮助学生通过自考取得文凭,后来被学校返聘,继续教书。

当被问到教师生活对他的意义时,他说:“哎呀,我们喜欢当老师,这个跟年轻人在一起最有感情了,你把你的劳动奉献给他们,他们也成长中感到你对他们的贡献。”

采访结束,他笑着说:“你们好好干,这个毛主席说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归根到底是你们的,最后你们还要接班。”

曾纪梅老师和他的搭档孙老师合作了《空城计》中的选段《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

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业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东西战南北剿博古通今。

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汉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生。

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

戏文的结尾句是“诸葛亮”苍凉一笑,“哈哈哈……,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但戏外,他们的离退休生活处处是知音,年年皆精彩。

孙老师唱京戏《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他们离不开,你仍能在校园遇见,你或许会在早起锻炼身体的时候遇见晨跑的袁老师,在晚会的表演上遇见跳舞的张老师,说不定是你的老师曾经的老师;他们退不了,只不过他们走下讲台,继续学习;他们不愿休,不能将息的对生活的热爱使他们老有所乐,老有所学。

[责任编辑:潘韵]

离退休 教师 广西大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