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广西民族大学师者杨社平:分形路上有一座团结进步同心桥

2017年11月28日 17:04:21 来源: 广西民族大学 作者: 字号:TT

广西民族大学不久前颁发2015-2017年社会科学研究突出贡献奖,登台受奖者当中,民族预科教育学院数学教研室杨社平副教授特别引人注目。广西民族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人才济济,一位预科教育学院的数学副教授领取这项奖未免有些出人意外。记者因此探访发现:与民族预科已有36年情缘的杨社平领这项突出贡献奖,典型地体现了她所在的这个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单位的分形迭代经验。

层层嵌套的预科分形元

分形是一个数理概念,起源于对传统几何的突破,几十年来已经形成跨学科的复杂思维系统,借助计算机技术广泛应用于新兴学科,其三大特征是自相似性、分维性和迭代性。如果把数学、思政等不同的学科当成不同的整数维,那么跨学科交叉则属于相对更复杂的分数维;如果把大学、中学等不同层次的学校当成不同的整数维,那么像大学预科这种过渡性的教学层次则属于分数维。

杨社平在预科数学教育实践中撰写或编著的数学教研文献

广西民族大学的预科教育历史起源于学校创办之初,作为直接凸显学校办学宗旨的特设单位,预科一成立就在民族团结教育与民族进步教育两个方面同时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功能作用。几十年来,广西民族大学培育了数十万具有现代科学素养和马克思主义民族观的各族社会主义建设优秀人才,预科教育学院也培养了数以万计(首先是合格大学生然后成为)的各族社会主义建设优秀人才。广西民族大学因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不止一次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单位,预科教育学院也于2016年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单位。预科教育学院与广西民族大学这种整体与局部的自相似性,正是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系统内部层层嵌套的自相似性。

按照杨社平的话语,她就是广西民大民族预科教育分形系统迭代生成的一个分形元。

1981年9月,侗族姑娘杨社平进入广西民族学院预科部学习,从此结下了难分难解的预科情缘。一年后升到数学系,毕业后分到广西石化技校做数学老师,1993年又调回广西民族学院预科部。12年后重回预科的她,已变成了具有一定教学经验的数学老师。

在民族预科教育学院,数学老师的职责主要是民族进步教育。然而,作为预科教育教学一线的分形元,杨老师跟分形整体的自相似性同样明显体现于民族团结教育之中。登上预科讲台后,她一直处在一种多向“跨界”的探索之中。不仅将数学和作文两者巧妙地结合起来,经过“数学思想作文实验”创开了民族预科“数学作文建导”的路子;不仅担纲把预科数学教研室建成广西民族大学第一批标准化教研室,为打造少数民族预科人才培养的“广西模式”做出了数学教育方面的贡献;同时还携分形思想和建导技术参与本科民族理论政策课程建设,推动这门课程从边沿走向前沿,成为我校第一门国家级精品课程、第一门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第一门国家级精品视频公开课和第一门通过爱课程网站推出的中国大学慕课。

这位24年坚守预科数学教育岗位的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于2017年先后受聘为广西民族大学数学和民族理论政策两个学科的硕士生导师,恰当地标注了她在民族团结和民族进步两方面已经做出和将会不断做出的教书育人贡献——作为民族教育的一个分形元,她在迭代中由前人心血育成,必将在迭代中持续培育更多的各族精英。

走向前沿的课改分形路

由于生源和学制的局限,民族预科与大学本科相比难免带有边缘性质;精品课程的慕课化,在本科教育教学质量工程当中属于显著的前沿标志;长期处在边缘一线的杨社平,却开创了一条走向前沿的课改分形之路。

杨社平利用分形思想参与人文社科实践获得的著述成果

1998-1999年,她到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骨干教师进修班学习。在进修的多门课程中,计算机图形学课程让她从应用中第一次接触到分形几何。神奇的分形概念使杨老师认识到:被今天的科学视为无法处理的复杂事物,在科学发展的明天或后天就可能找到并不复杂的处理办法。于是暗下决心,既然学习了分形思想和方法,就应当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分形人。虽然来自边疆,处于边疆院校的边缘教学层次,只要在自己所处的教学环境中切实运用分形技术,应可寻得一条联通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和中国科技大学眼镜湖的分维路线,将分形的自己从边缘带到前沿。

杨社平首先将跨学科的分维路线联通了她的事业战友、生活伴侣——龚永辉教授。当时,龚教授正因转型时期“红彤彤的学科静悄悄地衰”而面临严重的“三难”问题:受苏联解体和国际国内大小环境的影响,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公共必修课遭遇了“教纲之难、教材之难和教学之难”,课程内容陈旧、课程学时锐减,师资队伍不稳定,严重时只有“两个半”专职教师应对这门全校特设的公共必修课。课程地位的下滑使得龚教授也深深陷入边缘忧虑,因而一跟杨老师带来的分形路线联通就顺利进入分形状态,跨学科联合上千名师生共同打造了百册大型丛书《相思湖文龙》。

以《相思湖文龙》为标志的素质教育创新实验既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分形,又是一个成功的教育分形个案,该项实验推出的一百册丛书具有层层嵌套的自相似结构。丛书撰写过程及其育人方式、育人效果都与分形原理息息相通。作为一项素质教育创新实验,《文龙》的互动还包含着“读-研-写-炼”的育人内涵。每个写作小组都阅读了大量的相关文献,都受到了这场“大调研、大写作”的训练与磨炼。着眼于《文龙》实验的育人本质,“研”与“炼”的内涵远远超越了《文龙》成书自身的意义。《文龙》的育人机制,是在“爱国、开放、创新”的理念引导下,构成了“阅读、写作、实践”三连环的一个互动圈。在这个互动圈里,杨社平带领的预科学生也创出了颇具特色的分形作品:数学思想作文。

基于《文龙》育人的成功合作,杨社平一方面扎根预科数学讲台,切实推进民族进步教育;另一方面不断顺着分维路径延伸到本科、硕士乃至博士生教育实际,从民族进步教育延伸到民族团结教育,从传统课堂延伸至网络平台,从校内延伸到校外。一方面真正践行“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另一方面不断带领教学科研团队培养出许多教学能手。

随着课改分形之路越走越宽,杨社平进一步积极参与民族人口探索、民族问题研究,形成了具有分形应用特色的丰硕成果。比如:《从特色教材谈<民族理论与政策>的建导与分形》、《分形原理应用于教书育人的典型个案--写在<相思湖文龙>出版十周年之际》、《举手示月,壶里乾坤大--“民族和谐发展情趣建导课堂”分形速记之一》、《一沙一世界:习中演练合--“民族和谐发展情趣建导课堂”分形速记之四》、《“三化”课改的分形内涵--跨学科探析<让和谐化成民族的素质>及其相关实践》、《<建导纲要>与雪花曲线--关于民族理论政策特色教材的分形解读》、《民族与族群及其相关概念的分形解释》、《高校普遍开设<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课程的一条中和路径--聚焦“民族大义56讲”系列微课的分形特征》。除了标题直接使用“分形”概念的这些论文,还有不未见于少标题而实用于其中的著述或课题。

她的众多成果中,2016年广西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的《课改分形论》最具代表性。该书33.5万字,聚焦广西民族大学“民族理论与政策”课程改革与建设经验,以数学分形的思想方法进行学理阐释与归纳。不仅描述了杨老师凭着分形思想方法与民族理论政策课改实践相结合,协力推动该课程从边缘到前沿、相继成为国家级精品课程、精品视频公开课和精品资源共享课的课改经历,更全面展示了该课程教学内容改革、教学方法改革、教学团队建设以及精品开放课程体系等各方面的分形内涵;从而,深刻揭示了其中以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成果带动课改取得成功的本质原因,相继论述了借助分形思想打造的民族理论政策课程“自驭舟”、在校内跨学科生成的自驭舟模式“课程群”,以及当时刚刚提出概念后来才真正在网络开放平台上跨地区跨院校共建共享的民族理论政策课程“辽宁舰”;最终,指向分形思想方法与民族理论政策课程改革更广泛深入的结合,指向分形与课改跨学科、跨层次广泛结合的普遍价值。

《课改分形论》已经得到多省区、多学科专家的关注和认可,所倡观念正在相关领域发挥积极作用。中央民大、中南民大、西南民大、大连民大、天津师大、燕山大学和广西民大共有8名专家发表了《课改分形论》的专题书评。课改分形经验不仅得到数学分形与民族理论政策教育专家的肯定,还被《国际关系学》等课程的教师借鉴。

和壮家园的平行同心桥

跳出“分形”,她的研究成果依然打着数理应用的烙印。比如参与国家社科“九五”规划重点“中国民族人口研究”课题主编的《壮族人口》,其中的数据统计与分析预测就离不开数学方法的应用。正是由于自觉应用了分形思想及其它数学方法,使得这些跨学科跨领域的探索与思考能够一气贯通,从而在民族高校课程改革与民族团结进步建设的交叉领域生成具有数学应用特色的成果系统。如果要对这一特色成果系统做一个概括描述,最好借助一个分形建导的课程环节名目:“平行同心桥”。

杨社平在“民族理论政策课程自驭舟”中与各族大学生们共同放飞“自驭舟彩凤”的场景

民族理论政策课程自驭舟模式创立早期,跨校进入广西大学的建导课堂教学骨干成员分别将自己姓名的构成要素嵌入各自主持的栏目,就形成了“永辉指月谈,平行同心桥,诸阁亮观点,明珠赛歌台”四个建导环节或要素。“平行同心桥”嵌入杨社平的“平”,那个环节是与前一环节目标一致、形式不同的民大学友“得意之作”赏析,杨社平向西大学友展示了一系列匠心独具、得意放形的民族理论政策解读作品。如今回味这个环节或要素,既可用这个概念来描摹杨社平的教学与科研比翼齐飞的“平行”发展状态,也可以从她在民族团结与进步之间的联通处发现一座“同心桥”。

“平行同心桥”的概念,让我们从她的科研与教学两条平行线中发现一个共同的核心关键词:“和壮”。把这个词拆开,又是两条精细而美妙的平行线——“和”代表民族团结,“壮”代表民族进步。她在民族理论政策课程改革中的努力,集中体现了“和”的追求;她在民族预科数学教育中的努力,又体现了“壮”的梦想。

按照分形的特征理解,杨社平的“和壮”梦不仅仅与学院、学校相通,还与自治区、共和国相通。因此,在她主持或作为骨干参与的一些课题中,在她作为第一副主编出版的《民族理论政策讲习教程》里,随处可以看到这种层层嵌套自相似“和壮”或者“壮和”元素:南宁民族团结进步经验:“能帮就帮则和,敢做善成才壮”;百色各族家园风貌:“老少边山库和,根骨精气神壮”;广西三个生态建设:“山青风正气壮,水秀路通人和”;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建设:“龙腾虎跃日壮,国泰民安永和”。

无论“和壮”还是“壮和”,都在各民族共有家园中平行联通。犹如相思湖畔的“平行同心桥”,凝聚了广西民大团结进步教育的结晶,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广西各族人民团结进步建设的成功经验。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广西时,指示要珍惜和用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的经验。杨社平说:“习总书记视察过广西民族大学,出自相思湖畔的“和壮”经验,值得倍加珍惜。”采访中她已不得不住进医院,但还表示要战胜病魔、恢复健康,希望能够进一步参与新时代“和壮”家园建设的伟大工程。

[责任编辑:潘韵]

同心桥 师者 广西 一座 进步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