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倬兰:草原上舞动的多面精灵

2017年11月12日 16:28:19 来源: 广西民族大学 作者: 字号:TT

镁光灯下,她裙摆摇曳,舞步翩翩;红幕布起,她团扇遮面,旗袍娉娉。她用身姿展现多样的舞蹈风格,用表演诠释多变的人物形象,用情感积淀传承浓郁的乡情。她是来自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2015级汉语言文学文秘班的蒙古族姑娘——倬兰。

锲而不舍,舞动青春

“妈妈,我不想再去跳舞了!”6岁起倬兰就进入少年宫学习民族舞蹈。练舞的艰辛与老师的严厉让小小年纪的她难以承受,总是忍不住向母亲哭诉。

刚接触舞蹈时,倬兰常常受到老师的“摧残”。柔韧度是舞蹈的基础,下叉时脚板绷不直,老师就用脚压她的脚背,直到脚板紧贴地板;坐位体前屈摸不到脚尖,老师用手按压她身体直至与双腿重叠。身体撕裂的疼痛令她下意识“哇——”地大叫起来,泪水扑簌簌地流下来。“哐当——”顶在头上的碗又摔到了地上,瘦小的倬兰缩了缩身子,怯生生地退到一旁。练习顶碗舞不仅需要精神高度集中,还要具备良好的平衡力和耐力。移动步伐不易把握平衡,而碗的叠加又消耗体力,掌握难度很大。“摔坏道具免不了一顿训斥,有时候也会被训哭。”倬兰回忆说。

每当倬兰哭着要放弃时,母亲总是笑着安慰,准备许多倬兰喜欢的食物,或是带她去家附近的桥头公园玩蹦床,排解她的消极情绪。母亲的支持鼓励与舞艺的不断精进让倬兰体会到了舞蹈的美好,她不再害怕练舞,反而爱上练舞。然而上五年级时,她却在一次意外中不甚摔伤了腿。看着倬兰腿上厚厚的石膏,母亲狠心说:“以后不要再去跳舞了。”倬兰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想反驳却又被腿伤的现实打败,种种原因让她直到高三,都没再跳舞。“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倬兰说。

大学伊始,各大社团火热招新,看到学院文艺部招新传单上印着熟悉的舞蹈剪影,倬兰“闲置”了五年的身体再也按捺不住想要跳舞的心,毫不犹豫地重拾舞蹈。届时要备战一年一度的啦啦操大赛,开学不久倬兰便投入了训练。时隔五年,倬兰的身体已不再如从前那般柔软,下叉有撕裂的痛感,训练中高强度的跳跃式运动导致她多处肌肉拉伤,连下楼梯都十分痛苦,但是她从来都没想过放弃。所幸舞蹈基础牢固,训练几周后,她慢慢找回跳舞的感觉,一个月的努力让倬兰所在团队在广西民族大学第十届啦啦操大赛中荣膺桂冠。此后,倬兰又学习了古典舞和爵士舞,常常参与各式各样的舞蹈表演,获得多项荣誉。当初哭诉着不想再跳舞的倬兰,如今却笑着说:“我喜欢跳舞时痛并快乐着的感觉,也会一直把这个爱好坚持下去。”

勤学苦练,演绎经典

舞蹈使举手投足优雅灵动,声音训练使语言表达充满温度,倬兰用努力好学的态度,诠释了声音与表演的魅力。

初入大学,倬兰就成为相思湖广播电台的一名实习播音员。“听众朋友们大家中午好,这里是相思湖广播电台FM79.0兆赫,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倬兰。”刚成为实习生时,倬兰光是开场白就练习了无数遍。“你的声音属于甜美型的,通过广播会显得很单薄,不响亮。你要打开口腔,把握好语调的抑扬顿挫。”听了前辈农智雄的分析,倬兰除了每天认真练习口部操,听电台节目,还经常朗诵文段,进步显著。

播音与表演都离不开声音的力量,在播音方面表现出色的倬兰,又大胆尝试话剧表演。

彼时广西民族大学恰逢迎接教育部的教学评估,为了展现“读研写演”审美体验工程的成果,文学院组织排练话剧《雷雨》,倬兰接演繁漪一角。起初,倬兰并不了解繁漪的性格特征和命运走向,在与周萍的扮演者农智雄对戏时,她总演不出繁漪的复杂情感,她既着急又愧疚。“演活一个角色首先要变成那个角色。”农智雄认真地对倬兰说。倬兰仔细地听“周萍”如何理清人物关系,如何将适当的感情放入每一句台词。倬兰反复观看电影版《雷雨》,揣摩在不同场景中“繁漪”的神情动作与情感变化,倬兰渐渐进入了角色。而民族舞与古典舞的积累让她饰演的“繁漪”气质温婉,韵味平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积累,倬兰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2016年文学院举行“读研写演”审美体验工程文艺汇演,倬兰在《闯关东》中饰演少奶奶秦岚。

“你放开我!啪――”正式演出时,倬兰不慎摔倒在地。剧中要求她在被小混混调戏时,要挣脱对方的怀抱并向他扇一记耳光,然而倬兰没站稳,自己把自己绊倒了,说时迟那时快,“小混混”董运铎顺势推了她一把,让观众认为这是剧情需要,倬兰默契配合,继续表演。直到结束,观众都以为那个意外摔倒是剧情需要。“每一部话剧都倾注了大家的热情与心血,我有责任把自己的角色演好。”面对突发状况,倬兰认真地说。

目前为止,倬兰已参演了《桃花扇》、《寸草春晖》、《我叫安德烈》、《闯关东》和《驴得水》等多个话剧和小品,出色地演绎了多个让观众记忆犹新的角色。

心系草原,传承乡情

无论是舞蹈还是表演,文艺和热情的气息都离不开大草原给这个蒙古族姑娘的熏陶滋养。

幼时,倬兰生长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但是长大后她便跟随父母来到了城市居住。尽管如此,她却一直铭记草原习俗。每年七八月份是草原最热闹的季节。呼啸而过的骏马,威武雄壮的赛马汉子,跳着“狮子、鹿、鹰”的舞步入场的摔跤手,射箭手手指轻放,“嗖——”箭穿过长风正中靶心。这是别开生面的那达慕大会,只要在家,倬兰必定会与父亲回草原上参加,这些都是她记忆中最鲜活的一面。而祭敖包是蒙古族传统的祭祀活动,敖包上挂着许多哈达,圣石上放着硬币、奶制品和油炸果。随后,人们会围着敖包顺时针走三圈。“这些仪式都表达了人们对草原的热情与苍生的敬畏。”倬兰说。

离开家上大学后,倬兰时常惦念家乡的味道。每天清晨的蒙古族特有的熬奶茶还有从小饮到大的锅茶,家乡特制的牛肉干和奶制品,总馋得她恨不得飞奔回家。倬兰说:“习惯了家乡味道,在广西又买不到这些内蒙古的传统食品,只能从家里多带一些。”

潜移默化的民族文化熏陶,使倬兰的民族情感根深蒂固。2016年11月,意在促进各少数民族文化的交流与传播,广西民族大学开始筹办首届“寻找金花”大赛,倬兰激动得赶紧报名。她说:“我想让大家了解蒙古族,为传播民族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倬兰特地给母亲打电话,托她从家里寄来两套传统蒙古袍,并选择了大家熟知的蒙古族民歌——《鸿雁》作为才艺展示的配乐。倬兰说,舅舅在家庭聚会时常唱这首歌,这让她感觉温暖而熟悉。她还邀请了同是蒙古族的罗健演唱歌曲,并充分发挥自己的舞蹈优势,编排了一段民族舞蹈。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随着音乐响起,倬兰身着蒙古袍背对着观众舞动柔软的双臂,身姿摇曳,灵动如雁。浑厚的歌声伴着马头琴拉出悠远的旋律,舞姿与歌声互相映衬,让观众领略到独特的蒙古族风情。由于表演出色,她在此次大赛中获得了第二名,并荣获“蒙古族金花”、“最佳民族风金花”及“最美金花”等多个称号。赛后倬兰说,在传播本民族文化的同时,她感受到了其他少数民族的文化,深感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毕业后她打算重新学习蒙语,将民族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从北疆来到南国,从粗犷豪放到温婉细腻,这位从大草原来到相思湖畔的舞动精灵将继续用舞蹈和声音演绎属于自己的带着浓厚民族气息的多彩人生。

[责任编辑:陶姗姗]

广西民族大学 蒙古族姑娘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