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兰州大学:王鹏|我们生活在甘肃

2017年10月31日 22:59:00 来源: 兰州大学 作者: 字号:TT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古今中外,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印证着良好的生态环境对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影响。

——习近平

祁连山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白雪皑皑、人迹罕至的祁连山上

多了一顶大帐篷

一群探险者骑着马

迎着风雪前行

足迹深深,遍布在山

十年前,他是中央电视台编导、《南方都市报》深度记者、《时代周报》资深记者。

十年后的他,反穿着羊毛大衣,骑马携狼一次次闯进西北无人区,用镜头来记录野生动物的成长,在海拔4000多米的冰天雪地里蹲守雪豹,自封“月夜头狼”,煮雪饮茶,快意洒然。

他是王鹏

王鹏,2002年毕业于兰州大学新闻系,现为国家林业局特邀祁连山野生动物多样性调研员,兰州雪豹保护协会发起人、甘肃绿驼铃公益组织常务理事、北京高原保护者公益服务中心理事,制片人、纪录片导演。为《中国无人区纪行》、《生态中国行》等专栏写作。

2013年,王鹏和他的团队在无人区开始拍摄主角是野生雪豹的纪录片。作品有记录电影《新无人区》、《赵中》,即将推出记录电影《拯救雪豹》,央视版《寻找雪豹》、记录长篇《狼的秘密》等,作品在国际国内获得过多项最佳纪录片奖项。

2017年10月13日

王鹏于兰州大学“慧瞳杯”讲座宣传海报

为什么拍摄雪豹

雪豹是世界上最神秘、最受关注的濒危物种之一,主要生活在中亚和南亚2500-5000米的高原地区,那里大多是人迹罕至的无人区,所以少有人见到它们的踪迹。正因此,关于野生雪豹的影像资料极少。

雪豹多生活在雪线附近,祁连山也不例外

当谈到拍摄雪豹的初衷时,王鹏说:“生态保护一直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话题。大学时期我做过生态保护方面的深度调查,写过几万字这方面的研究报告,对生态环境、野生动物保护方面比较感兴趣。

祁连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是我国著名的高大山系之一,是中国雪豹主要栖息地之一,是河西绿洲非常重要的水源地。祁连山目前也面临着草场退化、动物栖息地减少等生态问题,亟待解决。

中国是雪豹最主要的栖息地,大约生活着世界三分之二的雪豹。目前全世界对雪豹的研究认识以及影像都是初步和稀少的,国内的研究也刚刚开始。我希望我们的纪录片拍摄可以引发大家对雪豹的关注,对环保问题的关注。”

王鹏团队第一次通过红外线摄像机拍摄到的雪豹

“雪豹团队”

“跟我一起拍摄雪豹的有胡彦雄,王凯,以及20多个辅助拍摄的兄弟姐妹。我们的目标是不仅仅是拍到野生雪豹,我们想通过拍到的影像讲述野生雪豹的生态故事,让人们更多地了解雪豹。这不仅仅在国内是首次,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从左到右:王凯、王鹏、胡彦雄 摄于祁连山

团队在几乎一无所有的情形下,开始雪豹的拍摄,五年来历尽风尘洗礼。“除了积累了大量的雪豹素材,我们更加锻炼了心智和体魄。”

老胡和王凯喜欢住这种小帐篷(下图),风小

而王鹏喜欢住大本营(上图)

和雪豹一起的日子

目前为止,王鹏一共救助了5只雪豹,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救助雪豹最多的人。

2017年正月十五,高原深处,王鹏将他救助的一只八九个月大的小雪豹,放归到它适于生存的地方。

“因为是在正月十五放生这只小雪豹,所以我给它取名曰十五,又名小无赖!之所以在救助过的5只雪豹中独独最喜欢十五,是因为它太小了,还不够凶狠到让我望而却步的地步。”王鹏说。

十五,是不是很萌

“一天晚上,十五捕食猎物时落入牧民的铁笼,我们从牧民得知这个消息后,毫不犹豫地赶了过去,发起众筹,按照十五吃牧民牛羊的数量补偿了牧民的损失,第二天我和伙伴们把十五带到一个适于它生存的地方放生。

它毛茸茸的,匍匐在草丛中,干燥而温暖的身躯没有一丝异味,睁着无辜的双眼凝视我们,眼神透彻沁人心扉。它闪电一般地奔下山坡、越过冰封的小河道,然后钻进了灌木,随后我就没有找见它。

最后它终于又出现了,在那个悬崖的山洞,它肆无忌惮   的冲我们摇头摆尾它知道我们到达不了那个高度的悬崖,所以它成了胜利者。在山洞中为所欲为,一会儿头靠着东边睡了,一会又调整了身姿,直接背对着我们安然入睡。

“估计谁都想抱这只萌宝宝,虽然它一口一只羊”

对于我们,十五还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天真而多动。我从来不曾幻想十五能对我温柔一点,反倒是更凶狠一些,我才感到更多的安慰。十五不是家犬、也不是乖猫,而是这座山无可争议的王者(除了人类)。它行如闪电、利爪胜刺、眼神略带杀气,偶然张开小嘴,尖牙霍霍如刀如魅。

“这才是十五,这才是我喜爱的十五。”

王鹏放生十五

职业选择:兴趣与决心

 

当被问到如何抵抗漫无边际的忍耐和等待,坚持守候着雪豹时,王鹏说著名野生动植物生态学家乔治·夏勒在1977年曾为雪豹写下一段美好而又伤感的话:

“在未来的许多个世纪中,那些山峰仍然会矗立在这寂寥的风景里,但当最后一只雪豹在峭壁间消失时,一簇生命的火花将随之而逝,山峰也将变成沉默的石头。”

“我最初的职业是记者,致力于深度报道,积累了许多经验。而且我对生态环境、野生动物研究方面具有浓厚的兴趣。想成功做好一件事,就要有足够的兴趣与决心,要有一种永不放弃的韧性。”

“开始拍摄时,我们在雪山上蹲守了10个月,此时我们的资金也快用完了,此时最大的煎熬是来自心理上的压力,甚至有一种一无所获的绝望。但我们咬咬牙,心想既然选择了,而且付出了,就没有理由轻言放弃。想告诉学弟学妹们的是,时时刻刻要保持一颗永不言弃的心,坚持就是胜利。”

在西北无人区,他们到达了海拔6300米的高度寻找雪豹

“兰州雪豹保护协会”

随着纪录长篇《拯救雪豹》第一部日渐尾声,救护雪豹的面纱逐渐揭开。

经过一段时间的审核,由王鹏团队申请的兰州市雪豹保护协会(以下简称雪豹会)名称核准环节已经通过,即将进入到筹备登记的环节。

雪豹会以保护雪豹为主的青藏高原野生动物为己任,将在全年开展雪豹等野生动物的救助等一系列保护活动:

在雪豹活动的重点、难点区域进行雪豹食物链的调研;在雪豹和家畜矛盾冲突严重的区域,和牧民进行进一步的沟通和疏导,实地解决牧民的生计和雪豹在冬春季的食物匮乏问题;尝试减轻牧民对草原的依赖,寻求有效方式提升牧民的经济收入;和牧民、志愿者一起保护雪豹;在国内外合适的平台宣传雪豹的保护。

“2018年元旦后我们将再次出发,开始雪豹的冬季拍摄。欢迎热爱野生动物的朋友们加入我们冬季的拍摄中,一同拍摄雪豹,保护盐池湾,保护大家的家园。”王鹏说。

《拯救雪豹》

环保,我们在路上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10月23日下午的十九大新闻中心记者会上介绍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进展情况时表示,过去,涉及自然资源管理的部门几乎都各自设置了自己管理的保护地,数量很多、面积很大,但监管不到位,有些形同虚设。

“总书记亲自主持审定了三江源(12.31万平方公里)、东北虎豹(1.46万平方公里)、大熊猫(2.71万平方公里)、祁连山(5.02万平方公里)等4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要求保护这些区域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目的就是把总面积21.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还给自然,把全国2%的国土空间还给大熊猫、东北虎、藏羚羊,给子孙后代留下更多净土。这件事无疑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

2017年9月10日至12日,兰州大学党委书记袁占亭组队带领草业、生态、环境等领域专家,直奔祁连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肃南县康乐草原,详细了解该县退牧还草工程项目、草原生态保护情况,并对水电站日常运行及生态放流情况进行深入了解;深入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考察调研,看望慰问坚守科研岗位的全体师生。

我们生活在甘肃,我们关注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正如王鹏——

用镜头来拯救雪豹

用金钱来拯救雪豹

用呼吁来拯救雪豹

这是一位雪豹守护者

对环保事业的不变决心

关心生态环境,关注环保问题

亦是广大学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环保,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

[责任编辑:潘韵]

王鹏 兰州大学 甘肃 生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