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上理韩俊:信心与毅力 让学校越走越好

2016年10月08日 15:35:09 来源: 上海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口述前记

韩俊,男,1925年出生于河北省深县,1963年任上海机械学院人事处副处长,1985年底离休。

韩俊

信心与毅力,让学校越走越好

我1963年调到上海机械学院,直到1985年离休,共22年,除去十年“文革”,真正投入学校工作仅12年。尽管时间不是太长,但我见证了学校的发展变化。

我所经历的人事工作

1963年3月12日,我从闵行电机制造学校调到上海机械学院,担任人事处副处长。那时学校由专科升为本科才3年,办学层次的提升亟须行政机构的调整。我进校之初,人事处没有专职的处长,机构、队伍均有待健全。 

为了充实干部,学校重点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并培养提拔一些高水平的学生党员做指导员。另外一种培养干部的方式是到工厂劳动,那时候正好赶上“四清”运动,因此,我们的干部接受了实践的锻炼。1964年,黄耕夫做学校党委书记,他主张通过勤工俭学培养学生。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人事处选派了两名干部刘同智和车宏安带学生到工厂勤工俭学,类似于以前的学徒制。

韩俊(前排右五)等人参加培训

除了干部配备外,教师队伍更是人事工作中尤其重要的内容。学校办学层次提高了,已有的教师水平远远满足不了本科教学的需求。为提升师资水平,校领导就从哈工大、哈医大、哈军工等高校引进老师。后来,这批引进的教师大都成为教学、管理骨干。同时,学校还将青年教师送到清华等同类院校或国外去进修、学习。我从电机制造学校调来的时候,带来了几名教师和干部,后来又从清华、北京地区的研究所等请来几名教师。通过种种努力,学校逐渐扩大了师资队伍。

条件差,但可以有优秀教师

1978年,上海的大学开始全国招生。除了青年学生外,还有一批下乡回沪的知青也渴望上大学,但是由于年龄偏大,沪上高校不愿招收。为此,市里出台一个办法,那就是“大学、区、局联合招生、办学”。为落实相关政策、扩大生源,我们学校和轻工业局、虹口区三家办了一个分校,即上海机械学院轻工分院,我担任副院长。最终招收的这一批学生,年龄虽然较大,但是他们考的分数很高,甚至高于上海交大的学生,他们进校后学习非常用功,给我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

那时的分校不仅教学条件差(房子差),而且任教的青年教师当中有很多不大会教书,不是刚毕业,就是没有教学经验。因此,作为负责教学教务的干部,我的重点工作就是培养教师的教学经验,包括板书怎么写,课怎么讲。我逐个班级去听课,课后就跟教师们反馈意见和建议。针对当时的艰苦条件,我给学生们做工作:“虽然房子差了点,但我们可以有总校有优良的教师和设备,我们还可以请上海交大等校的教师来代课,你们也可以到这些高校做实验。所以说,你们的教师、实验室都不差,这是学习的关键因素。”

 发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才能走得更远

至今令我记忆犹新和引以为豪的,是我们学校在19世纪50年代就开始置办的附属工厂,一方面,附属工厂为本校学生提供了实习机会,另一方面,工厂生产的诸如齿轮箱之类的产品还可以盈利,这不但解决了学校办学资金问题,还可以接济帮助其他机械部的学校,可谓一举多得。毫不夸张地说,在机械部所有学校中,上海机械学院的附属工厂是办得最好的。当时,我们学生的特点就是,车铣刨磨都会做,无论是到工厂实习,还是毕业后就业,一上岗就能上手,这在全上海很少有大学能做到这一点。这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培养模式,得到了机械部的高度认可和表扬。在我看来,附属工厂的意义深远,作为理工科大学的学生,如果连机床都没摸过,谈何从事设计工作? 

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只要有信心和毅力,就会越走越好。我对学校的明天充满了希望,因为我们的师生具有工匠精神,比如,我们当时的一个实验员,凭着手工在一块板上刻出了一万条极其细小的光栅线,这一成果得到了上海市的表彰,还被收藏在展览馆里。正是基于这种精神,我相信学校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韩俊为退休教工读书兴趣小组讲古典诗词

对于学校发展,我有两点想法,一是要承袭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优良传统。学理工的,必须要会车铣刨磨,不然没有办法搞设计,特别是学工的,怎么能离开工厂呢?二是要加强思想建设。我们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人,不管做什么工作,都是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一点必须明确地告诉学生。

感谢22来学校给我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更感谢学校在我离休后对我生活上的关心与照顾,衷心祝愿上海理工大学早日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口 述:韩俊

采 访:王志红 孔德静 李永平 黎彬

整 理:孔德静 黎彬

[责任编辑:杨璐遥]

越好 毅力 信心 学校 理韩俊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