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走过四季的工大校园

2019年05月10日 09:50:06 来源: 作者: 字号:TT

合肥的春天总是过得很快,稍不注意,便只剩下一点俏皮尾巴待人玩味。三月天气多变,白天多是晴朗的好天气,但夜里有时会落雨,小路上的鹅卵石借着那点雨滴,变得湿润光滑,反射着淡淡月光,透着一丝光泽。即便我常常会因为雨水而苦恼,但我对春天仍旧喜欢得紧。“吹面不寒杨柳风”,果真是如此。出了宿舍,沿着春华路去上课,耳机里播放着的瑞秋嗓音低沉又温柔,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会感受到九分十四秒的静谧,倒也与周遭的这些行道树相得益彰,脚步不由得轻快起来。

仲春的广玉兰,充满少女气息,带有一点点浪漫。恍然间,想起北岛的那句“玻璃晴朗,橘子辉煌。”是幻象,也是真实。

若是在下午上课,我会偶尔琢磨着不同路线去西二:我可以穿过那片小树林,绕到主教,路过喷泉再去西二;也可以穿行于两座绿茵场,绕上几个转弯,再去上课,在路上的我惬意又带着一点慵懒,午后的美好妙不可言。

五月,晴多雨少的月份,风也憨憨的。 闷热的夏天 “趁热打铁”,趁着春末的气温未降,温度火速攀升。这个季节正是吃水果的好时候,在街口的水果店买上一牙冰镇西瓜,冰冰凉凉的。为了躲避灼热天气,在那些日子里,我常躲在图书馆,在一隅享受着空调的恩赐。夏天的斛兵塘,水草特别深暗的绿,一绺绺,纠缠在水波里,流着绿玉髓般清透华美的光。我沉溺在光的变化里,也因为这美好天光,我看到池水释放出不可思议的丰富色彩,“纷总总其离合兮,斑陆离其上下。” 小鱼们来势盛大,忽聚忽离,间或光泽灿烂而变化万千,光怪陆离,甚是好看。

每每走过主教,看到池塘里的荷花,我都会想到莫奈的《睡莲》:画中安静阳光透过树丛照进来,睡莲如穿了一件色彩斑斓的花衣裳;当阳光直射睡莲时,它们又换成了金色晚礼服。不管刮风下雨、阴雨绵绵,还是阳光灿烂、微风习习;无论是白天,还是傍晚。

秋天的清晨,7点左右,食堂里人声鼎沸,而出了食堂的门,学校仿佛在片刻间,只剩下这静悄悄的柏油路,小小的广场和上面的那些长椅以及周边的树木,还有在人行道上踱步或栖息在主教门廊的鸽子麻雀。有时课上碰巧坐在靠窗的位置,午后的阳光越过肩头照进来,暖洋洋的,微眯着眼,听着老师讲课,这种感觉我很享受,很舒服。以前闲时会去斛兵塘那里静静地坐着,只是坐着,发呆,就这样虚度时光,不用说话,就很美好。微风掠过,本是平静的水泛起阵阵波澜。我有时听着冲绳民谣,有时听着《少女的祈祷》。我会想起那些翛然的日子,那些单纯为了消磨时光而消磨时光的日子,比如傍晚和妈妈散步,一直到星光满天。

合肥,是有雪的,起初我半信半疑,但在合肥的这两年,我常在年底看见白雪盖住了操场。在下课铃响后,两座操场俨然成为了游乐场。有雪的工大,凛冽而美好,透出一股子梦幻感。在一条刮着寒风的街上,捧着一杯热巧克力是再好不过的了,小酌几口,可以逐去一点寒意。透过图书馆六楼,可以看到部分工大的景色,许是因为雪的缘故,少了几分喧闹。有时在主教上着课,幸运的话可以看到树挂,望着图书馆的方向,视线穿过体育场,沿着小路就那样望着,很放松,期末的时候,总会生出一种忙里偷闲的愉悦感。

合肥工业大学 四季 校园 环境 景色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