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HNU | 湖南大学图书馆与故宫国宝的特殊缘分

2018年11月19日 09:50:07 来源: 湖南大学图书馆 作者: 字号:TT

清代岳麓书院御书楼

湖南大学图书馆馆史已逾千年,从清康熙年间建立的御书楼到1933年建成的新图书馆,1938年4月10日毁于日军侵华战火,再经过1947年重建、1951年扩建、1978年新建,湖南大学图书馆在历史的褶皱里从步履蹒跚到阔步前行,历经疮伤,但也留存了一些珍贵的缘分。湖南大学图书馆与故宫国宝的特殊缘分便是在那段满目疮痍的历史中建立起来的。

日军轰炸前湖南大学图书馆的盛况

1933年湖南大学图书馆新馆建成,当时的图书馆是由蔡泽奉教授设计,为钢骨水泥工程,颇具欧洲哥特式建筑风格,造型宏伟,内部设施先进,是当时华中华南最大的图书馆。新馆建成后,一方面学校加大了对图书馆的投入,另一方面也吸引着学者与藏书家们将自己的图书捐赠给湖南大学图书馆。据统计,到1937年3月,图书增至69010册,价值129312元,其中孤本、珍本、善本就有14919册,珍贵文献的数量超过馆藏总量的1/5。1937年7月7日,国民政府正式通知湖南大学改为国立——这是五年“国立运动”的成果。湖南大学图书馆的发展也达到了民国时期的鼎盛。

三十年代建成后的湖南大学图书馆

湖南大学图书馆与故宫国宝的短暂缘分

根据那志良的《我与故宫五十年》记载[1],东北沦陷后,日本侵略者觊觎华北,北平故宫珍藏文物的安全受到威胁。从1933年2月开始,故宫珍贵文物开始南迁南京。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1937年8月淞沪会战,中国军队失利,战火延伸至内地。1937年8月14日又把故宫文物中的精华装进80只铁皮箱,由南京运往长沙。曾济时先到达长沙,与湖南方面协商,选定湖南大学图书馆作为故宫文物贮存地点。80箱文物从南京船运至汉口,在汉口转换火车,运抵长沙火车北站。经过一整天的转运,80箱珍贵的故宫文物安全存放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地下室。

三十年代建成后的湖南大学图书馆

日军轰炸图书馆

1937年11月24日,日军4架飞机第1次轰炸长沙。轰炸的目的地是火车北站,这可能与故宫文物有关,日军误认为故宫文物保存在火车北站。据长沙老火车北站退休职工陈嵩岳回忆:“日寇飞机没有炸到国宝,却炸毁了长沙火车北站家属区住房100余栋,死伤铁路职工居民300余人!”当时长沙的报纸曾作了这样的报道描述:“从东瓜山、小吴门火车站及经武门、兴汉门一带,所有的商店及住房被炸得无一完整,那墙倾屋塌,残肢断体,死尸累累,那伤者的呻吟,死者亲人哀哭构成了一幅悲惨血泪的情景……”

长沙遭日本飞机轰炸后,国民政府决定将文物内迁。1937年冬,湖南大学将贵重的仪器、图书资料经沅陵太子庙转运站运送至湘西,其中包括14919册孤本、珍本、善本图书。1938年春,存在放在湖南大学图书馆的80箱文物装上10辆汽车,经广西紧急运至贵阳,贮藏在贵州安顺华岩洞,直至抗战胜利。

图书馆被炸前后

1938年4月10日下午2时,日军27架飞机第4次轰炸长沙,这次轰炸的主要目标是湖南大学,日军飞机共投燃烧弹50余枚,爆炸弹40余枚,同时机枪扫射,湖南大学师生3人遇难,100余人受伤。根据湖南大学工务组1938年绘制的《湖大被炸详图》上的标记,湖南大学图书馆中了一枚重磅炸弹和7枚燃烧弹,1933年新建成的图书馆连同54091册图书(包括中文平装书2959册,线装书47044册,外文图书4088册),也悉付一炬。

燃烧中的湖南大学图书馆

美国人何爱德(中文名)1936-1939年在长沙工作生活了3年,曾担任雅礼护校校长。在她出版的1988年回忆录中,写道:“很快我们看到日本轰炸机……一共有27架!……它们向我们直线飞来,所以大家都跑到屋内寻求庇护。许多炸弹都是同时投下的,因此很难知道每架轰炸机到底投下了多少炸弹,但她们问自己:‘这些轰炸机要去哪?他们要炸什么地方?’之后,答案马上揭晓:要炸这里,什么都炸!这让她们感到恐惧,因为她们知道那边有许多学生。我们看到一枚燃烧弹投下、燃烧,接着看到一幢建筑化为熊熊火海。一座图书馆(湖南大学图书馆),中国最好的图书馆之一,被夷为平地。”

被炸后的图书馆只剩下四根石柱

当天,湖南大学在《被敌机炸毁后正告中外文化界宣言》中这样描述了这场文化之殇:

本大学不幸于四月十日下午二时,竟遭蔑视人道、摧残本校之日本Government派遣飞机投弹燃烧燃烧而毁灭殆尽已。本大学继承岳麓书院,有千年历史,自来理学名儒、不世名臣多讲学肄业其间,如宋之朱、张及近代曾、左、胡、彭其例也。而文人学士题咏纪载,留遗于附近山岩屋壁者,触目皆是,寸瓦片石,几皆于文化史有重大之价值。图书馆之改造虽新,然宋元之旧本,名人之手泽,世无复本之孤籍,近年来各处出版之专籍、调查报告,友邦捐赠(中德文化协会捐赠)之珍籍,及本国学者所捐赠及寄存之专门书籍,皆百十年继续集合四方之所有,以罗列于一处者也。科学馆所藏之仪器、标本、设备,亦自我国创办现制学校以来,四十年继续不断所增置,前后师生聚精会神,造作搜集,尤其最新式之精确器具等,皆非一时一地所能制备,亦非全部可以数十万元金钱所能重购者。今强敌以二十分钟内之暴行,一举而焚烧炸毁之,古迹碎为瓦砾,典籍变为灰烬,科学仪器标本毁成碎金坏木,于吾人之损失为如何!世界文化之损失为如何!利用文化风景区域之无防空设备,尽量低飞择准目标而炸毁,一度炸毁之不足,复再度投以烧夷弹;少数弹偶中不足,复继以密集投弹,一图书馆、一科学馆之本身与附近,共投百余弹。处心积虑之集恨于文化,明眼者目能辨之。同人等痛定思痛,不敢以人类之损失,私为一地方及少数人之损失,故缕陈本末,正告中外文化界。

日军在轰炸湖南大学图书馆时,故宫国宝转移离开长沙才不到一周,所幸这80箱国宝得以完整保存,否则,对历史乃至人类文明都会留下永久的遗憾。站在历史的今天,看到湖大的主入口那座图书馆遗留的两根石柱,似乎是在向后生学子和世人昭示着那段不能忘记的历史,也鼓励着我们从历史的痛感中走出来,砥砺前行!

[责任编辑:苏兰 ]

图书馆 历史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