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一曲颂秋风,曲中思远道

2018年09月25日 10:05:54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昨日,好像还在酷夏的氛围中裙裾翩翩,今晨,秋风便已袭来。校园里还是可以看到四季的服装,怪这南国的天气变幻无常,时而炎热,时而清凉。难道是秋乏在作祟,我竟一点儿没有嗅到秋的痕迹,直到发现夕阳转瞬即逝,才觉入秋已深。葡萄牙诗人佩索阿说:“秋天不是在世界里而是在我们内心中开始。”于我,秋天从心中的回忆开始,它没有刘禹锡“晴空一鹤排云上”的宏阔境界,却像一封信“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一段短暂的旅程,一路平静的风光,几个人的小确幸。

世上最美好的旅程是从坐在绿皮小火车上开始的。在姥姥家附近有一个火车站台,它和这块宁静的地皮似乎同生同长。它本是为一家化工厂做运输用的,后来,才有了载客的绿皮小火车“呼呼”地奔跑在铁轨上。我爱极了坐绿皮小火车,车程很短,从姥姥家出发到西边的大学城脚下,全程不过十几分钟,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从选好一本适合在火车上阅读的好书开始了。

小火车里是古老的木质结构,走在上面会发出“吱吱”的声响,这并不是矫揉造作的复古,它是真的很老了,就连行进都是依靠工人一铲一铲的煤块儿。车厢里的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列车员在快到站时才会出现在车厢里询问有谁要买返程的票。听着很奇怪吧!因为它走得很慢,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选择它了,于是它存在的意义也早已不是一个已知的目的地,旅程本身便是全部了,所以我们往往不会下车而是买好返程的票继续坐在车厢,等着火车变轨,等着享受另一侧的风光。

沿途是矮矮的民居,偶尔会有一栋小二楼红砖黄瓦,明晃晃地印入眼帘。我想这样富丽的房子,在古时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用吧!几百年前,刘禹锡作《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时感慨的是今昔沧桑的巨变,祸夕旦福的人生。而今,这话却可看作是翻身百姓把歌唱了,生活不在是特权阶级的专利,普通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滋有味。在我斜前方坐着的乘客手捧一本薄薄的书,从他沉思的表情看得出他入迷了。我借着起身活动瞥见了书名《瓦尔登湖》,我曾偶然翻阅过这本书,不巧,那一章讲了很多经济学概念,让我觉得艰涩难懂。从那以后它被我束之高阁,再后来知道了梭罗是超验主义的先驱,便更加敬而远之了。这位读《瓦尔登湖》的乘客约莫二十几岁,到大学城就下车了。他应该是个大学生,大概是学文学的或者哲学,甚至经济学吧!他读书时很投入,全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双眼睛好奇地观察着他。他的眼里好似有一片湖,深邃而清澈。由深邃见得所读之书定是内容丰富、意义深刻,书中所写绝不会是简单的乡野生活,应是大隐隐于市,是充满声音与趣味的别致之作;由清澈料想作者清心寡欲,开启了生活的另一条康庄大道。

小火车继续向前开,离大学城越近周围的商铺出现的越多,空气也从先前的不知名花草的香气渐渐化作了油腻的市井之味。象牙塔外的商铺建得太快,还好幸运如你我有一方安放心灵的纯净之地,一本好书,一位良师,三两挚友足矣。刚才的那位乘客一定也感受到了空气中氤氲着的是撩人心绪的油烟味了,他合上了书,抬起头望向车窗外,这时,他眼里的那片湖消失了,从他炯炯的目光里我看到一种坚定,铁肩担道义,用在象牙塔里习得的本领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快到站时我从列车员那里买了归程的车票。西边是即将落入山脚的红日,它拼尽全力绽放,给予人间敢爱敢恨的勇气。我就这样安静地坐着、观察着,直到姥姥家的屋檐再次进入视野,才想起带上车的那本书还未翻开。淳朴的景色与萍水相逢的人们升华了旅行,车窗外时不时可以看到人家的炊烟,令人向往着一家人团坐桌前享用热气腾腾的饭菜。当回到家真正坐在桌旁时,脑海里回味着的又是绿皮小火车上的故事了……

[责任编辑:苏兰 ]

季节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