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杏花雪 梨花月 晕开泰医春色

2018年03月28日 10:35:00 来源: 泰山医学院 作者: 字号:TT

陌上花开,春风十里,尽染繁花春意浓。阳春三月,东风情柔,醉把树树百花俏。泰医的春色,潋滟在岁月的枝头,在云水深处,折叠成一处风景,葱茏了一季的花事,写意着一季的明媚。

春天是属于花朵的季节,与山水相逢是缘,与花朵相遇便是美好。站在春天三月的渡口,看肆意泛滥的樱花醉人眼眸,看一簇簇桃花热闹纷繁;看一树树梅花红烈似火。杏花也不甘示弱的争相开放,煞是温柔可爱,在风中摇曳起一树繁华。小楼一夜听风语,一片春光藏不住。从春天的每一个晨梦中醒来,花朵的世界,全然泛着鲜活与别样。

“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三月春意浓,具有别样新妆,艳溢香融的杏花儿,在春风温柔眼神的注视下,在人们的久盼中,就这么一丛丛、一簇簇、一朵朵,嫣然地笑开了。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半黄且绿的柳梢和非白不红的杏花呢喃成了诗,绿柳飘飞,杏花芬芳。伴着淡雅的春意,湿漉漉、绿幽幽的春色,浓而淡,淡而又深,深而且远。有杏花的春天,都枝枝上薄妆。没有了杏花,泰医的春天都要少一层胭脂。宋人史达祖的《阳春曲》里有唱“杏花烟,梨花月,谁与晕开春色。”这样的杏花春,是上帝铺开的浣花纸上晕出的一朵又一朵的春色。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梨花开时,细细小小,雪白雪白的挂满了整个树枝,远远看上去只有一束束雪白的花,碎碎的贴着枝淡淡的开在春天里。不妖娆不争艳,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一阵春风吹过,片片花瓣如雨落,一片小小的花瓣跌落在掌心中,细细的小小的精巧巧的,带着醉人的芬芳,不禁使人陶醉在春意里。当见梨花初带夜月时,那梨花就成了“梨花月”,花上擎一枚月,就如美人秉烛夜游。那月泼色到人间,是一朵一朵梨花布地的溶溶月色,花月相应,满地雪。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春生桃花艳,桃花不似玉兰般高贵而含蓄,不若梨花般低调而内敛,她总是灼灼般绽放,灿烂,如霞,如缎,热烈非凡。桃花枝头笑春风,桃花开的热烈而喧闹,每一簇花团都仿佛是从红褐色的枝头喷涌而出,一朵朵簇拥着,挤压着,重叠着,染红了天际,晕透了晚霞,暖了帘外春,醉了风中人。桃花的艳丽与柔情,是春天与浪漫的象征。春风不解情人意,三月桃花寄,清风缓缓徐来,少年仍在,十里桃花开外。当有是: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在心上,足矣。

红日摇春,靓了眉眼中的风光。在这场春暖花开的盛宴里,捡拾一路阳光与感动,让所有的欢喜和遇见都在春天抵达,岁月有爱相伴。在泰医春暖里,醉在树树繁花下。(摄影:王然  杨宏伟  杜宝萱  赵晓红)

[责任编辑:苏兰]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