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晚春有呢喃

2017年04月25日 16:32:58 来源: 我们编辑部 作者: 字号:TT

阳春三月在别的城市里,早已是春日朗朗,春花烂漫。可延安的春来得羞涩,迟迟不肯现身。于是,每个人都在内心期待春的到来,就像是豆芽在土地里等待了整个深冬之后迫不及待渴望春的来临。

清明时节雨纷纷,在延安,这时候来的雨,没有让路上行人欲断魂,反倒行人驻足,对这场雨打心里觉得欢喜。于是,雨过天晴,暖暖的阳光把春羞涩的面纱掀开了――延安的春终于来了。

路旁的迎春花开了,且慢,也可能是连翘。就算我没有分清这两种花,反正黄色花海告诉我春来了。你会怪我吗?就算我总是要写玉兰,你会怪我吗?

让我察觉到延大的春,迎春花并不是第一个,而是洁白无瑕的玉兰。玉兰率先绽放,给人的观感总是特别的,除去它带来了春的消息。迎春花哪是玉兰的对手,玉兰一来,爆竹似的炸开,把延大里路人的眼光都聚集了在它的身上。它先含苞成一枝笔,春天里的一枝笔,手腕一转,行云流水。于是乎,粉的,白的,大的,小的玉兰一时装点了校园。有时,我望着枝头姿态做尽的玉兰,总觉得玉兰有种居高临下的架子,不是举着酒盏把酒临风,就是鸽子似的要振翅,把整株树乃至树下看花的我都晃荡得不安了,却又飞不起来。

只是,这暖阳竟不能阻挡春雨的脚步,奈何听完了雨,再看教室窗外荡漾的绿意――初芽的柳是尤物,像刚了浸水的青石,绿盈盈的,最为清新。芽一老,线条之美就消失了。芽一老就是叶,它们之间有个曼妙的过渡。只是短暂,刹那芳华。

马路两旁的柳,嫩于金色软于丝,远远看着像烟雾一样。想起红楼梦里贾母说的软烟罗这种纱的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一样银红。春日的嫩柳,就同“烟丝醉软”一般让人倾倒,仿佛闻到迷醉的气息,整个人都软了。

春天有说不尽的花事,更何况是晚春,它的呢喃现在才开始。光未暖,花未满,桃花还小,青杏未结,头顶的天空蔚蓝而美,寂寥的水面上写满了期待。

下一页翻开,听晚春呢喃,就能听见那声湿淋淋的“欸乃一声山水绿”。晚春也会马上像一滴浓稠的墨,滴在一杯清水中,氤氲开来,扩散在每个角落。只是延安的春仍然料峭着,大风连续吹,呼呼做响。

对春天,我总是怀着巨大的隐情,想倾诉却又说不出来,就像思念只是一种状态,不具形,说不出,道不明。春天也是,它不是名词,是虚词,只在意象中。不论是谁,说出它,写下它,都会有轻微的战栗,仿佛“自由”两个字划过脸颊。

春景不长,春光很短,晚春很晚,轻声呢喃。一年只有一次春天,如果听到了春的呢喃,如果有呢喃让你内心有痒痒的东西在发芽、在生长,比如梦,比如爱,就趁着晚春,去做吧!

[责任编辑:杨璐遥]

春色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